[sladejay]雙面鏡(1

有鐘叔獲得神速力的劇情提及

帶點惆悵的清水向……(講得很心虛)

短篇

-----------------------------------------

1.


  雖然喪鐘在殺敵的時候只比豬肉販還優雅一點點、留著一頭只要放進他的頭罩裡頭就會看起來像好幾天沒洗頭一樣的髮型,但若要Jason評價的話,SladeWilson並不能算是個老粗。

  至少他會把鬍子整理得很有型也不會讓多餘的鬍渣跑出來見人,至少他平時的衣裝都是乾淨而沒有老舊衣櫃味道的。


  至於為什麼Jason會這麼想,大概是因為他跟他在很奇妙的地方遇到:高譚第二傳統果菜市場。

  ——好吧,有可能他的味道只是沒有比市場裡頭的魚腥味還嚴重。


  Jason看了看喪鐘,男人的內裡穿著一件白色無袖背心,外頭是牛仔外套,搭配淺色系的牛仔長褲,如果不去看他的黑色眼罩,他與一般人無異。

  「呃……」Jason本來要去拿番茄的手停在半空中,如果遇到喪鐘是某種陰謀,應該不是在傳統市場內。

  「呃什麼?孩子?」男人沒做什麼表情,自顧自地拿起一顆青椒。


  Jason一聽見他對自己的稱呼就不自在地紅了臉,他早已不是被稱作孩子的年紀,對方那自然不覺突兀的表現好像他真是個孩子。

  ——或者在說他是個初出茅廬的小鬼。


  「如果你的目標在這個市場內,你就不會只穿這樣就來吧?」Jason覺得自己問了個蠢問題,「還在滿地血水的地方穿著皮鞋。」

  「你們B開頭的從上到下智商都高,就是不能理解即使是個一流殺手也需要填飽肚子。」Slade觀察了一下青年,旁邊跟他一條手臂距離的青年很輕鬆地穿著一件紅色T恤,也完全不像一名會到處拿槍懲罰壞蛋的紅頭罩。

  「B開頭的跟我無關。」Jason給了他一個白眼,「我不懷疑你需要填飽肚子,超級戰士並非超人,但你賺取賞金的渴望比上市場買菜更甚,你可能會叫外賣而非……真的?你下廚?」

  「如果我有個舒適的假期,我會享受我的單身生活。」

  「在高譚?」

  「沒有我不能度假的地方,高譚沒什麼不好,我是指白天的時候,但只要我純度假沒突然接委託,你家那個尖耳朵的老大也沒必要在我純睡覺的時候來盯著我看。」

  「……」Jason聽著聽著有些刺耳,「你居然擔心那些?喪鐘?」

  「那不是我擔心的意思,小鬼,」男人笑了,「還有你可以叫我Slade,終結者在渡假。」

  「是什麼讓你選擇放假?你應該是全年無休。」拿了選定的那顆蕃茄,「有了神速力你就更不用休息了。」

  Slade繳了他那顆青椒的銀子,「我把神速力還回去了,你的情報有點晚,那是上週的事情。」

  「然後這週你就來高譚渡假?」

  「兩天前來的,尖耳朵的那位也知道,他連著兩天站在我窗外擾人清夢。」說到這個就連是喪鐘也難免有點煩躁,「但高譚的好處是再怎樣的江洋大盜都能在這裡合法購屋。」

  「……」Jason的肩膀垮了下去,「你也知道你是江洋大盜……」

  「我是比喻,雖然我不否認。」Slade抖抖手上的塑膠袋,裡面早已裝滿他買來的食材,「如何?」

  「如何什麼?」

  「來證實我是否自己下廚的疑問。」

  「……」


×


  Jason在想自己為什麼會同意這件事,尤其當喪鐘的腳步在他熟悉的門牌號碼前停下時。


  「我開始懷疑這是陰謀了。」Jason跟著走進電梯,看著男人在他面前按下八樓。

  「為什麼?」

  「不,應該跟你無關,我只是太久沒回來了而已……」青年抹了把臉。

  「你在這棟樓有屋子?」Slade說驚訝也不完全驚訝,他在世界各地都有巢穴,當然不懷疑羅賓們也是。

  「八樓6號。」

  Slade點點頭,「現在換我覺得有陰謀了。」

  Jason反而笑出來,「你是5號還是7號?」

  「7。」


  這個區域屬於市民居住區,交通方便、居住性能高,加上商業大樓少、六樓以上的房子不多,傍晚的時候可以看見沉進高譚河岸的夕陽,對不想被日照打擾的紅頭罩來說,位置很好。

  當初Jason會選上它是因為對這區的淡雅生活感到憧憬,一個街區以內能想到的休閒場所都有,只是他真的沒空回來,所以根本沒注意到隔壁什麼時候搬進來一個喪鐘。


  「既然你就住我隔壁,你不介意我回去開啟一些電器、存放我買的肉類吧?」Jason站在6號的門口說,指指自己的門。

  「當然。」Slade站在7號的門口,拿出他的鑰匙,「我有咖啡跟啤酒。」

  很快就會意過來的Jason打開門,「咖啡。」走進他的安全屋,他的上方立刻響起一聲:【歡迎回來,Jason。】


  Slade抬高一邊眉毛,他喜歡這個功能,不過他想他得檢討一下自己為什麼不曉得旁邊住著一個紅頭罩——還是這是蝙蝠俠每晚來盯著他的原因?


×


  Jason稍微整理一下才從相連的陽台進去打開喪鐘的玻璃落地窗,他本來想帶上剛買的花椰菜正正經經地去敲門、等待房子主人放行,但仔細想想住在他隔壁的可是喪鐘,這好像不是一個友善的鄰里活動。


  「除了剛剛以外,」Slade嘆了口氣,嘴角彎上一個無奈的高度,「我沒見過你們這群小鳥走正門,對你們來說『門』的用途到底是什麼?」

  「這是為了你的門鎖著想。」

  「看來我需要教你敲門的禮儀。」

  Jason手環胸,有點好笑地歪著頭,「你還打算再邀請我?」

  「如果你是個對食物不挑剔的客人,或許。」


  Jason跟著他走進廚房,這間房子的格局跟他的一模一樣,但他那裡只有蓋著防塵布的家具。

  「你打算做些什麼?」

  「不會讓你我餓死或難吃死的東西。」

  Jason咯咯咯地笑出來,「我能稍微解決『難吃』的問題。」

  「但這是我的回合,孩子。」

  「老實說只要是能吞下肚子的食物我都不介意,只是你會給自己下廚真的超乎我的預期。」

  「那麼你的預期是什麼?」攤開他買的那塊厚厚的牛排。

  「跟你做任務時一樣,把廚房弄得像是炸爛了一整箱蕃茄。」

  Slade彎起嘴角,他能想像蕃茄熟透的味道跟他潔白的廚房噴濺鮮紅的顏色,那是他狂野無畏的戰鬥風格。


  「目標人物跟食物的差別在於,前者是有人花錢請我料理,後者是我花錢自己料理,我不必大張旗鼓讓任何人知道這是喪鐘幹的。」

  「你現在就準備讓我知道你能在廚房裡頭幹些什麼。」Jason發現旁邊的咖啡機下方好好的放著一杯濃縮咖啡,「這是我的咖啡嗎?」

  「是的,冰箱裡頭有牛奶。」

  「謝了,我只需要再多一點的熱水。」

  於是Slade空出一隻手幫他按了熱水鍵。

  「……我還沒跟你說按這個鍵我要給你多少酬勞,你這樣會破壞行情。」

  「不用擔心我的行情,紅頭罩。」

  「Jason。」青年脫口而出,「你知道我的名字。」

  「跟你一樣。」


  Jason一邊拿起加了熱水的黑咖啡,一邊翻了個白眼,「好啦,Slade。」

  「很好,Jason。」


×


  Jason不是沒看過白髮蒼蒼的人在廚房中展現他的絕活,但跟永遠穿著燕尾服的Alfred不一樣的是,Slade並沒有那麼優雅,他的牛仔外套在餐桌邊的椅子上,脖子上掛著他的軍籍牌,在鍋裡頭倒紅酒的動作會讓人想到他輕輕放下一顆拉開保險的手榴彈,伴隨而來的是嘶嘶的蒸氣聲跟香味。


  「看起來有模有樣的……」Jason忍不住說,Slade的年紀應該跟Bruce差不多,但要Bruce做出一樣的東西只是浪費牛排浪費紅酒還浪費鍋子浪費瓦斯,最可怕的是老頭子還有可能浪費廚房……

  「你呢?小鬼,你自己下廚?」

  「……」Jason的目光從鍋裡的牛排來到喪鐘帶著眼罩那邊的側臉上,「我就算沒有一個舒適的假期,我也能享受我的單身生活。」

  「你滿20歲了嗎?」

  「享受單身沒有年齡限制。」


×


  Slade或許不全是個好人,但也不能完全歸類到壞人那邊去,他是個雇傭兵,只有錢能使他辦事;相對之下簡單許多,至少他不把折磨目標當作樂趣。

  Jason會喝下那杯咖啡大概是因為他很清楚如果Slade需要拿下他,那他們之中一定會有人受傷,喪鐘對自身的驕傲不允許他做下毒這種小動作,當然更不會在牛排裡面放不該放的東西。


  「哇喔,我真的意外。」Jason加重了口氣,「居然不難吃?」

  「這是我聽過最好的評價。」Slade點點頭,「你得到我再次邀請你的資格了。」

  Jason大笑。



  會翻過陽台去到紅頭罩的安全屋絕對不在Slade這次假期的任何一個行程中,但才踏上紅頭罩的陽台,陽台上的警報就開始尖叫:【有人入侵!有人入侵!】


  「噢噢!等等!」Jason衝到落地窗旁邊,彎下身關了警報,警報是個非常小的裝置,藏在玻璃窗的軌道中,不仔細看不會看見。

  「……」Slade真的想在自己陽台上裝一個了,拿來嚇嚇蝙蝠俠也還不錯。


  「好了,進來吧,」Jason比出一個請進的手勢,「不走正門的傢伙。」

  「彼此彼此。」Slade踏進去,跟他隔壁已經裝潢好的房子比起來,這間還存在『家具』這種東西就偷笑了。


  「這間我大概是去年買的,要不是那群傢伙準備把這裡當成他們的遊戲屋,我差點忘了它的存在。」

  「『那群傢伙』?」他大概知道青年在說誰,但不是那麼確定……

  「就是你說的蝙蝠們。」

  「你跟他們不同路。」Slade直接了當地說,紅頭罩跟所有蝙蝠家出品的小蝙蝠們都不一樣,他的正義準則會實施在槍口上,就這點來說喪鐘並不覺得他讓人煩躁,否則他也不會出現在這裡。


  「我們不同路,沒錯。」Jason說,他背對著男人,小心翼翼地拉開沙發上的防塵布,「但我們都有需要彼此的時候。」

  「如果你們不總是來擋我的道,我會想起你們只是一群男孩,偶爾需要天真無邪的家人團聚時間。」

  「呃,其實我要說的是情報交換,紅羅賓提議的。」Jason回頭,「還有,呃……很遺憾那些發生在格蘭特身上的事。」

  「……」


  Slade本以為自己會反駁Jason任何一丁點無謂的同情,才要說出口時想起這個男孩跟泰坦根本沒半點關係,他們甚至不怎麼交手,會在這裡遇到純屬意外。


  「如果是你,你會阻止我嗎?」

  Jason想也沒想地回:「不會。」

  「……」Slade又沉默了一會兒,「很遺憾發生在你身上的事,孩子。」

  「那就免了,」Jason摺起防塵布,不太喜歡話題落在自己身上的感覺,「你過去的時候看到他了嗎?」

  Slade從他褲子後方的口袋拿出一盒菸,悠緩地退到陽台上去,「有,我……抱了他,」想著自己該不該跟紅頭罩說這些,「我們還打了一架。」

  「他不曉得你為什麼過去找他,你也沒時間解釋?」

  「不,」Slade點了菸,「格蘭特崇拜喪鐘,而他不曉得喪鐘是SladeWison。」

  「這尷尬了。」

  「是啊……」

评论(6)
热度(106)

© 白灰灰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