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jay]見光死(18

jason過去提及

-------------------------

17.


  「嗨,大紅。」


  看著已經囂張到從自己本部門口直直會議室跟他打招呼的紅羅賓,紅頭罩就特別頭疼。


  ——怎麼沒人告訴他紅羅賓特別特別難纏?

  倒是一堆人告訴他紅羅賓比較像智將一般的存在,但是這幾天他特別特別特別覺得紅羅賓蠢到他都不忍殺他的地步。


  「我查到LexLu——」

  「那在大都會。」紅頭罩一點也不給面子地打斷他,五天內紅羅賓已經來找他五次了——對,就是一天一次——每次都有一到兩個特別特別特別特別無辜的黑道據點要遭殃。

  「我知道,大都會,大都會也在地球上對吧?」

  「人體實驗、販賣人口、染上毒癮、欠債逃跑——這些理由前幾天都用過了,這次又是什麼?」

  「呃……」紅羅賓偏著頭想一下,「Lex製作了足夠堅固的反超人裝甲?」

  「我猜猜,沒有保護頭部措施?」

  紅羅賓給他一個淺淺的笑容,「Yap。」

  「那干JasonTodd屁事!!

  紅羅賓突然一臉正經,「JasonTodd有格鬥的體術底子,Lex需要一名有同樣條件又低調的人來穿他的戰衣。」

  「LexLuthor才不讓人穿他的戰衣!」

  「……」紅羅賓安靜下來。

  「……」


  氣氛一度顯得尷尬,但紅頭罩一點也不覺得自己吼了一個小自己幾歲的義警有什麼不對勁——不對,仔細想想,紅頭罩不是塑造了兇猛狂暴、威震四方的反派形象嗎?幹什麼好聲好氣跟代表正義的英雄紅羅賓一起跑來跑去?


  沈默一陣子後紅羅賓點點頭,在會議室的其中一個位置上坐下,有點沮喪地抬手撐著下顎。


  「我還查了……」

  「我不想聽。」紅頭罩再次打斷他。

  「不,這是關於Todd。」

  「……」紅頭罩搖搖頭。


  「他本名叫做JasonPeter Todd。」

  「……」


  「在我當羅賓之前有過一次小丑綁架一群街童的傷人事件,Todd也在其中……他曾經因為小丑而昏迷超過半年……」紅羅賓的聲音漸漸小了下去,「如果我當時就是羅賓……」

  「那你可能不會活下來,小丑會殺了你藉此證明他贏了蝙蝠俠。」


  紅羅賓抬起頭,朝紅頭罩露出一個苦澀的微笑,後者沒辦法分辨這是為了什麼,但能看出紅羅賓握著拳頭似乎有點激動,只是在隱忍著。


  「是啊,但至少,我能幫忙查出小丑把那些孩子關在什麼地方。」

  Jason在頭罩底下瞇起眼,沒有接話,「這跟他失蹤有什麼關係?」

  「在那個事件後一年,有一群激進份子認為電子醫療紀錄不夠安全,向政府反應卻不被重視,就用洗白整個高譚醫療紀錄來證明他們是對的,之後雖然高譚政府一直在搶救紀錄,可還是有些漏網之魚,JasonPeter Todd就是其中一個。」

  「……」

  「沒有醫療紀錄的人可以做很多事,」他語重心長地嘆了口氣,紅羅賓向後靠去,「再加上他有過大難不死的經歷,無論是誰都會改變的吧?」

  「……」紅頭罩深吸了口氣,「例如呢?」


  紅羅賓琢磨了一陣子,紅頭罩的心跳在這之間有比平時多跳兩下。

  「……執法者。」紅羅賓說,看見似乎也在等待答案的紅頭罩頭向後仰去,「真失禮,讓我說完。」


  紅頭罩點點頭比出一個『繼續』的手勢,卻非常不耐煩地撐著腦袋望向著他。


  「不一定是勵志成為警察,他可能會成為一個不能讓別人知道他在執法的角色,你想想看,連兩個事件他都受到波及,肯定對高譚的司法失望透頂。」

  紅頭罩可能要改變對紅羅賓的看法了,對話的轉向不禁讓他警戒起來,「……這有點意思了。」他說。


  「我接下來的推斷是建立在JasonTodd是自願消失的狀態下,你同意嗎?」

  「要看你準備說什麼。」


  「如果JasonTodd是自己消失的,他肯定有不能出來的理由。他消失的時間點剛好是TimDrake向他求婚之後,如果他消失是因為婚約,那他很有可能……」稍微停了一下,「非常愛他的男友?」

  紅頭罩的手指開始敲桌面,「……我需要一點邏輯的指引。」

  「好吧,我舉個例子,你那位愛玩的躲貓貓的小混蛋——」

  「只有我能叫他小混蛋!

  「抱歉,」紅羅賓忍不住笑了出來,「你那位愛玩躲貓貓、不作姦犯科的好人消失的時候你也心急如焚瘋狂找他,你會想到什麼?如果他是被針對那麼原因應該是你,你有那麼多仇家,黑白兩道都在找你,說不定哪天你也會自己消失因為不想要你的親密友人受到傷害?」

  「……」操。

  「因為你不相信你的伴侶有自保的能力。」

  「不作姦犯科的好人哪來的自保能力?」

  「我就有。」

  「或許我們的條件還要加上晚上會在家乖乖睡覺的那種,」紅頭罩煩躁地拍一下桌子,「等等,你在試探我?」

  「舉例,我只是在是舉例。」

  「……」

  「……」


  他們看著彼此未果,紅頭罩最終敗下陣來,「那你得到什麼結論了,紅羅賓先生?」

  「……JasonTodd是……」

  「……是?」

  「……個特工?」

  「夠了!」紅頭罩的忍耐到了極致,他起身大步往紅羅賓走去——願意從頭到尾聽紅羅賓說話的他也絕對他媽有病!

  「你生氣了?」被拽起來的時候紅羅賓還有點不明所以。

  「你睡覺的時間到了,小鬼!」把人拖到窗戶邊。

  「現在才一點,而且我們還沒開始搜尋……」

  「你再不走我就打電話給你的蝙蝠爸爸叫他把你拎回去!」硬是把紅羅賓推上窗框。

  「你是要我從哪出去?這裡是18樓,我可以從門……」紅羅賓話還沒說完就被紅頭罩給推下窗戶,「你這是謀殺——!!」

  「18樓才摔不死你!」紅頭罩一邊在頭罩裡頭翻白眼一邊甩上窗戶,心情跟著窗戶一起沈重起來。



  時間回到TimDrake終於與紅頭罩會面到的幾天前……


  Tim屢屢找紅頭罩都被爽約,回到莊園的他一如往常灰心,以前只有醫療數據可以向他證實過於思念真的會拖垮一個人,現在他覺得自己的案例也能列入數據中了。

  相思是種病,他茶不思飯不想,已經有一陣子沒有出現在Wayne家的餐桌邊了,他也知道Alfred很擔心、所有人都很擔心,但是他滿腦子是Jason。

  沒有他紅羅賓找不到的人對吧?……沒有才怪,他的Jason就這麼消失了。


  「你到底在哪……Jason……」Tim吸了吸鼻子,他從未想過有個人能讓他變得如此脆弱,他真的不敢想像當Jason出現的時候已經是一具屍體的狀況……

  他頹廢地走進房間,心裡的焦躁已經升溫到他快控制不住的地步了……


  「我還沒跟你步入禮堂……也還沒告訴你我是紅羅賓……」早知道Jason有天會消失在他的生命中,Tim一定會不顧一切說出自己的秘密,他最不想隱瞞的就是Jason啊……


  Tim坐到床邊,最近其他蝙蝠家的人雖然嘴上什麼也沒說,但紅羅賓能感覺到他們也偷偷地在幫他找尋失蹤的未婚夫——這大概是他唯一感到暖心的地方。

  他拿起放在檯燈底下那個他寫給Jason的小紙條,Jason的字跡洋洋灑灑地出現在下方,讓他不禁悲哀地會心一笑。


  『愛玩躲貓貓的小混蛋,換你當鬼了。』


  Tim握著它躺倒床上去,心痛得無以復加。

  「我認輸……你快出來吧……」


  「……」


  Tim睜開眼睛,一段記憶竄進他腦海中。


  『你在找人?』

  『一個愛玩躲貓貓的小混蛋罷了。』


  『你到底在找什麼?!』

  『不關你的事!』

  ……Wayne科技大樓隱形衣被偷的那天晚上,除了紅羅賓、犯人、紅頭罩之外,還有什麼?


  Tim非常緩慢地坐起來,發覺自己握著紙張的手指在顫抖。


  還有『TimDrake』……


  那天知道『Tim』去公司的除了家族成員外,只有看見這張紙條的Jason……


  不……

  不不不不不……

  不可能是……


  這是不是還解釋了為什麼紅頭罩要去救被綁架的TimDrake?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


  Tim抖著身體說不出話來,希望能想出其他更合理的答案,平時精明從不停止運作的大腦此時卻像一隻誤闖電腦風扇的可憐壁虎一樣,被攪碎再被噴出,落地時完全不成形……還掙扎著想做什麼,卻連斷尾求生都不需要了……

  他們兩個的差別在於他喜歡咖啡、他喜歡辣;他是貴公子、他是平民;他願意跟資助英雄、他不反對紅頭罩的形式風格……他以為他跟Jason間的不同會成為彼此的互補,現在,這個差別還多了他是紅羅賓而他是紅頭罩——??


  不可能——

  Jason恨極毒品,他怎麼可能一邊販毒一邊捐錢給勒戒中心?……


  「Tim?」一個聲音突然將他扶了起來,Tim這才發現自己已經捏皺Jason留給他的紙條,整個人因為太不敢相信現實而四肢伏臥在地上。

  進來的人是黑著臉的Bruce,Tim看到他的瞬間心中有某些東西在崩塌。


  眼前這個人晚上是懲戒罪犯的黑暗騎士,白天卻是放蕩不羈的花花公子……他們全都是,白天跟晚上不同面貌……

  這一切都是為了掩人耳目……


  Bruce讓Tim好好坐下,他最聰明的羅賓正因為情傷而失去理智……雖然好端端一個成年人在高譚消失不是一件尋常的事,通常蝙蝠俠這方面的直覺都很準,這次卻沒感受到,彷彿它真的是一個棄婚潛逃的案例。

  Bruce說不出口我很遺憾,就像他說不出口的任何事一樣。


  「你在試圖接觸紅頭罩?Tim?不是用紅羅賓的身份,而是『TimDrake』的身份?」於是他只能問這個。


  Tim抬起頭,湛藍色的眼中有男人從未看過的惶恐與不安……

  不要再告訴我紅頭罩就是Jason了……


  不要提醒我因為是『TimDrake』要見他所以他才不出現的……



评论(26)
热度(168)

© 白灰灰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