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jay]見光死(17

手機碼字,可能很多蟲,回家改~
-----------------------
17.

  紅頭罩開始懷疑紅羅賓不是來『交換情報』的而是來監視的他有沒有好好工作的。

  每當他轉身過去就會感受到一股殺氣濃厚的視線,尋找視線來源又會看到紅羅賓在盯著某個不是很重要的東西,例如他的牙刷——Jason Todd的牙刷。
  ——或許紅羅賓也不是來看自己有沒有好好工作,而是懷疑自己抓了Jason Todd?
  ——這挺合理的,畢竟他是個黑道老大、還一直跟蹤Tim,而且事實真相也相差不遠。

  「可惜Jason Todd的宿舍不在你的地盤範圍。」紅羅賓悠悠地說。
  「在的話又怎麼樣?你覺得我會在乎一個學生的去向?」
  「至少你的地盤裡發生的事你會有個底……」抬頭看向紅頭罩,「因為你說的那個富小子找了你,所以我也得意思意思調查你一下,你不會生氣對吧?」
  「可惜我說的那個富小子沒告訴我他找了你,否則我也會意思意思調查你。」

  紅頭罩的不耐煩反而推了推紅羅賓的嘴角,罕見地讓他微笑,年輕的義警沒有反駁,「好消息是你在這個案子上頭是清白的,雖然我不曉得你要隱形衣幹什麼,為此一直糾纏Tim Drake不太合理,隱形衣已經被當證物沒收了,你要找的應該是相關研究人員……還是你指望Tim Drake做一件給你?」
  「嘴上說我是清白的,現在在調查我?你沒像你自己認為的誠實嘛,小紅。」
  「你也一樣,你瞞著什麼?大紅。」
  「少叫得那麼親暱。」
  「為什麼不?你說你會喜歡我。」
  「那是半個月前的事!」被自己說過的話打臉的紅頭罩繃緊肩膀,他握住拳頭,而紅羅賓則是處變不驚地坐到Jason Todd的書桌木椅上。

  「好吧我們回到正事上,這塊是黑面具的地盤,他最近最大的動作就是暗地裡『徵求』一些人體實驗的『自願者』,你明白我的意思。」
  紅頭罩被紅羅賓那套關係的口吻弄得很煩躁,他才不想跟任何蝙蝠家的人有什麼關係!

  「Jason Todd靠著獎學金在撐著學業、有個有錢男朋友,照理來說他應該不用為錢擔心才對,可是他依然打好幾份工,用作生活費跟捐獻。」
  「……」
  「他一直有給孤兒院跟毒品勒戒所捐錢,沒有任何一毛錢求助過別人……」紅羅賓說著說著又站了起來,「『結婚』很有可能會給他吃緊的生活帶來壓力,然而他可能會想在婚禮上出一點心力,於是接受黑面具的資助——你認為如何?」
  「……」簡直一派胡言、漏洞百出,還好面具遮住他死魚般的眼神,「你現在是準備約我去黑面具的餐廳吃飯?」
  「我們應該打電話訂個位。」

  Jason在頭罩底下深深嘆了口氣,心想為什麼高譚的未來會給這些沒腦子的笨蛋守護著?
  黑面具一直有動向也是他知道的事,可他為了婚禮答應做人體實驗?結婚對象還是那個家財萬貫的Tim少爺?

  紅頭罩還是點點頭,無奈地搭腔說:「希望他們還有位置。」
  「真上道,我想我會喜歡——」
  「閉嘴!」

-

  黑面具那裡當然一無所獲,就算把黑面具的據點拆了也連根毛都找不到;他們這個晚上還訪問了企鵝人,順手抓了剛逃獄才踏出阿卡姆一步的小丑,紅頭罩因為被嘲笑是cosplay而狠狠痛毆了小丑好幾下,紅羅賓意外地只有口頭提醒要讓人活著。

  天亮的時候Jason疲憊地看著太陽爬上地平線,——有什麼比明知道無用功還要去做的事更累?旁邊的紅羅賓不屈不饒地在找有用的情報,究竟是傻還是聰明紅頭罩實在分不清楚。

  ——Jason Todd就在你旁邊啊紅羅賓。

  「今天只能這樣了。」紅羅賓說。
  「……」真感謝你意識到了。
  「我差點忘記Drake有東西要托你保管。」從他眾多口袋的其中一個拿出一個黑色小小的錦盒。
  「什麼東西?」
  「我這裡也有一個一樣的,誰先找到Todd就先幫Drake把東西交給他……畢竟,」突然安靜地看著手上的錦盒,「如果不是外在因素而消失的話,他願意出現才會出現……我是這麼覺得,但Drake想讓Todd知道他永遠會等他。」
  「……」

  紅羅賓嘆了口氣,「好了,晚安,或早安。」
  「……」

  紅羅賓走後紅頭罩看著欄杆上的小錦盒,他知道裡面是什麼,那裡面肯定是一個可以把Jason Todd整個人的人生買下來的耀眼戒指。

  別這樣,Tim……

  紅頭罩猶豫了一會兒才拿起錦盒,沒有打開看,僅是放進自己的皮衣口袋中。
  經過這段時間的思考,擔心Tim是否會對他失望已經不是最嚴重的事了,比起那些,如果讓他的仇家們知道紅頭罩有個愛人,他的愛人年輕英俊、很有錢、人生勝利組,Tim的處境就會變得比『偶爾被綁架付付贖金』還要危險……
  Jason實在承擔不起任何的意外,他永遠記得當他以為Tim因為他被綁架時的心急如焚跟負罪感,他不能讓Tim為了愛他而遭遇任何不測……

-

  折騰一個晚上的Tim行屍走肉般地回到莊園,這次連羅賓都識相地閉嘴不鬧他算是所有不幸中的大幸。

  他走進房間,拿起檯燈底下Jason留給他的小紙卡便閉上眼睛一頭栽進他的床鋪中。
  「Jason……」他握緊那個被他捏得皺皺的小紙卡,想起青年答應要跟他結婚時甜甜的笑容。

  ——我不會被擊倒,Jason。

  再次張開眼睛時,Tim的眼中寫滿了堅定,甚至燃起了火花,「我會抓到你的。」

评论(16)
热度(105)

© 白灰灰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