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jay]見光死(16

其實前幾天我有更新荊棘花嫁

-------------------------------------

16.


  紅頭罩最近的氣場都緊繃到嚇人,他的手下們全部戰戰兢兢,深怕說錯什麼就此人間蒸發。


  「老大……」一個手下抖著喉嚨靠近,「TimDrake-Wayne想見您,他說想跟您商談……」


  紅頭罩沒有出聲,他光坐在那裡就讓人直打哆嗦;手下們每度過一秒都在感謝上蒼他們上一秒還活著,並乞求下一秒也要活下去……

  『TimDrake-Wayne』,每次說出這麼名字老大都會沉默,但是老大還讓他們暗中監視那個Wayne呢……?這樣究竟誰敢做任務彙報?


  ——雖然他們的『暗中監視』已經給被監視者本人給抓包好幾次了。


  「不用回覆。」紅頭罩壓抑著聲音說。

  「前面幾次那個Wayne都在約定地點等您……」

  「我說了,」低吼,「不用回覆。

  「是……那這次的地點在高譚碼頭……我們可以多申請幾個人手嗎?」手下吞了吞口水,不是他們不願意繼續監視那個Wayne,可是晚上的高譚碼頭是出了名凶狠啊!幾乎所有的走私都會從那裡進來,武力相對也非常充足,他們不多加幾個人手,可承擔不起目標人物不小心被槍殺的風險。


  紅頭罩底下的Jason深深地翻了個白眼,——高譚碼頭?為什麼偏偏跑去那個就連白天也會傳出幫派火拼的地方?就不能約個平凡的咖啡廳嗎?


×


  夜晚的高譚碼頭一直是犯罪的高危險區,TimDrake今晚也去了,但他只是站在岸邊吹著冷風。

  Jason站在兩個鐵皮倉庫之間的暗巷裡頭遠遠看著他,他已經整整兩個星期沒有跟Tim聯絡了,僅從手下給的資訊去得知他的動向。


  他知道Tim找紅頭罩幹什麼,這個天真的小少爺到底憑什麼以為惡名昭彰的紅頭罩會為了他的委託見他一面?


  紅頭罩嘆了口氣,迫於無奈地走了出去。

  聽見些微的腳步聲,Tim警覺性地回過頭,他一轉過來Jason就幾乎要心碎了。

  出現在他面前的Tim沒有他印象中那麼英俊帥氣,憔悴得像個毒品成癮患者,還瘦了一大圈……


  Tim看著他,「你比我想像中好約。」

  「我的手下沒告訴我你要調情,否則我一個星期前就赴約了。」紅頭罩緩緩朝碼頭岸邊走去,Tim的聲音依舊是他記憶中的純淨,不同的是多了幾分果斷與堅毅。


  Tim沒做回應,紅頭罩在與他距離約三公尺處站定身子,手環著胸。

  「你找我做什麼?小少爺?調情以外的事。」

  「我想請你幫我找個人。」

  「找人該報警或委託徵信社。」

  「他叫JasonTodd,已經失蹤兩個星期了。」

  「聽人說話啊混帳。」

  「報酬隨你開,你一句話現在就能收到錢。」

  「報酬隨我開?」紅頭罩嗤笑了一聲,「我收到報酬幹嘛幫你找人?」

  「你沒有過黑吃黑的紀錄。」

  「就憑這樣?」

  「還有,」Tim頓了頓,「你救過我。」

  「……」紅頭罩也頓了頓,「我無法忍受我的交易夥伴不照我的規矩辦事,你剛好是被綁架的那個而已。」

  「無論如何,你救過我是已成定局的事實,我不曉得你為什麼要派人跟蹤我不過……如果你有惡意,你不會等我自己找上你。」

  「很有自信嘛?……話說回來,找人也有個名目,你找這個人幹什麼?欠你錢?仇家?」

  「都不是,」Tim回答得很快,「JasonTodd是我的未婚夫,」很堅定,「我非常愛他。


  紅頭罩咯咯哼哼地笑了起來,很難從頭罩設備的電子音去判斷那是什麼樣的笑聲,Tim只是用不變的表情看他。


  「我跟Jason相處的時間很短暫,但我相信對我們來說,步入禮堂是最好的結局,沒有人比我更適合Jason,也沒有人比Jason更適合我,少了誰,我們的生命都不完整。」


  紅頭罩又大笑了,「今天開始我要信教,噢,我的上帝,哼哼哼……」笑到抽氣,「你找我一個禮拜,就為了找你失蹤兩個禮拜的未婚夫?哈!你太幽默了,TimDrake-Wayne。」

  「是Todd。」

  「什麼?」

  「TimTodd,我已經準備好所有改姓的文件,也準備好結婚所需的一切……我只需要你找到JasonTodd,」Tim低下頭,在這個夜晚首次透露出一點焦躁與脆弱,「把他、把我的未婚夫帶來我的婚禮會場上,說『我願意』,這就是我所求的一切。」


  Jason在頭罩底下咬緊牙,Tim已經閉嘴了,聲音卻還在他腦子裡頭打轉。

  他究竟是來這裡幹什麼的?他到底有什麼自信Tim動搖不了他的理智?……Jason根本不曉得自己花了多少意志力才能控制自己不把頭罩直接拿下來!


  「我不想給你心存希望,在高譚失蹤兩個禮拜都沒有好消息,」紅頭罩沉著聲音說,「你失蹤兩個禮拜的未婚夫很可能……」

  「那我要知道原因、是誰幹的。」Tim打斷他的話,他不願想到那方面的事,如果Jason真的遇害,他該怎麼面對才好?那麼他寧可是Jason在躲他……


  紅頭罩過了兩秒之後聳了個肩,沒有繼續問下去,雖然他奉行著殺人償命的準則,但他無法想像Tim為了他對誰抱有仇恨……他怎麼捨得這個天真的小少爺為他終身活在痛苦之中?


  「如果還活著,落在我手上他很有可能會成為一條毒蟲,他有個有錢的未婚夫,對我來說是條大魚。」

  「你不必非得讓JasonTodd染上毒癮,紅頭罩,」Tim對這個威脅一點也不慌忙,「要針對我的財富就儘管找我,我有能力能滿足你。」



  Jason已經很久沒有回到他的學生宿舍了,此時他也是用紅頭罩的名義偷偷翻進來的。

  他站在房間的正中央,也不曉得該從哪下手……或該不該下手,紅頭罩就是JasonTodd、JasonTodd就是紅頭罩,讓他找啥呢?他幹嘛真的接受啊?


  紅頭罩嘆了口氣,他擅自離開Tim後就沒再動過這個房間的任何東西了,仔細想想,只是離開兩個星期他就覺得心頭承重。

  他本來以為自己能說忘記就忘記,但是怎麼可能呢?


  啪,突然聽見攀在窗框上的聲音,稍稍沉浸在過往的紅頭罩迅速拔出腿上的槍,指著窗外的不速之客——紅羅賓。


  「……」

  「……」


  紅頭罩與紅羅賓互看幾秒,最後還是紅頭罩先開口說話:「我就該想到那個富小子肯定不只求助我。」

  紅羅賓一副『我可以進去了嗎?』的表情,淡然地說:「沒錯,所以我不是來抓你擅闖民宅的。」


  紅頭罩放下槍,將它們插回大腿上去;紅羅賓爬了進去,稍微看一下這個已經有點沾上灰塵的房間。


  「每次我遇見你你都在找人。」紅羅賓說。

  紅頭罩想給他一個白眼。


  見對方沒回話,紅羅賓自顧自拿起桌上一本翻開一半的文學課本,「這裡我來過好幾次了,沒有倉促移動跟反抗的痕跡。」

  「你這麼報告給那個富小子?」

  「是啊,JasonTodd甚至連皮包跟手機都沒帶走。」

  「……」以後都用不到了帶走做什麼?

  「走廊監視器也沒拍到他離開房間……算是非常離奇的案件了。」

  「……」因為他是從窗戶離開的啊……


  紅羅賓放下手上的書,「你呢?你那個愛玩躲貓貓的小混蛋找到了嗎?」

  紅頭罩撇了一眼年輕義警的背影,「找到了。」他過得很好。紅頭罩想這麼說,但事實根本不是那樣……

  Tim現在真的過得很好嗎?他為了他跟黑道交易,如果這個黑道不是紅頭罩,他又得為此付出什麼?


评论(11)
热度(116)

© 白灰灰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