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ijay]糾纏(26

這篇之後就走正劇了~~

-----------------------------

26.


  Jason總能將探戈跟華爾滋跳成同樣的舞步,警戒又挑釁的表情加上柔軟而貼身的勾引,再帶上一些攻擊力十足的旋轉,——不得不說,Damian也蠻喜歡這樣的:Jason的不可預期與難以馴服。


  Tim站在書房的門口往裡頭看,這是他這三天以來第一次出現在莊園中,一些瑣碎到讓他煩躁的案子使得他的表情跟著僵化。

  書房裡頭的兩個男人黏在一塊,Damian可能沒注意到他的凝視而把自己的目光都放在男友身上,明明年紀比較小卻滿滿寵溺的眼神有種說不出的違和感。


  「嘿,Tim!」跟Damian繞了一圈發現門口多了個人的Jason朝他打了個招呼,「你還活著!」

  「……」Tim試圖放鬆自己的表情,「嗯,是啊。」


  Damian把正要脫離他懷抱的男友拉回懷中,「我准你過去了?」

  Jason哼哼哼地笑著,「沒有,老闆,但你兄弟失蹤了三天。」

  「他不是我兄弟。」Damian堵住青年的嘴,禁錮好他的腰,防止一不注意就跑出去。

  Tim的臉又緊繃起來,「是啊,我們不是兄弟,我剛好住在他生物學老爸的屋簷底下而已。」說完就淡漠地走了。


  「他怎麼了?」下巴靠在男友身上的Jason愣了愣。

  「與你無關。」扳回Jason的臉,Damian轉了個身避免他再看門口的位置。

  「哼,那什麼與我有關?」

  「我。」

  「典型的暴君。」Jason反抗性質地扭了扭身子,無奈這舉動不知為啥反而讓少年笑了。


  自從那天晚上之後Damian保持了一個不算壓抑但很安全的距離,他們會親吻、會擁抱、睡也睡在一起,他沒再二話不說就撕破Jason的衣物打他屁股、或因為各種原因把他丟到床上操個沒完。

  Jason不曉得Grayson都跟Damian說了什麼,但他得承認這個轉變還不錯——就是他有點不習慣不是自己讓Damian改變,因為他還得習慣除了自己以外還有沒血緣關係的人能改變Damian。

  這很特別,雖然他也不覺得自己有改變Damian什麼,各方面來說Damian仍然是個混蛋。


  「你說要教我彈琴,」Jason搓搓Damian的腰,「你現在在彈我的屁股。」

  「那你怎麼還沒發出聲音?」

  「OOOOOH~~~YEEEEEESSSSSSS——」

  「夠了!這招你就用不膩!」

  「因為你永遠會吃癟~」


  Damian給他一個白眼,把他拉到琴邊,「坐過去。」

  「琴鍵上還是椅子上?」

  Damian又翻白眼了,「椅子。」


  到柔軟的椅子上後,Jason掀開沈重的黑色琴蓋,「你有沒有想過當你接受我想找你做愛的時候你才碰我的提議,就表示你大概得過上跟出家沒兩樣的生活?」

  「……」Damian沒有表示,只是看著黑白的琴鍵好一會兒。


  仔細想想Jason真的沒有主動跟他要求要做愛過,所以他大概也做好了形同禁慾的心理準備,在他同意Grayson的觀點的時候。


  「你這次傻得不清~」看出少年眼中某種堅定的決絕,Jason不說感動是假的,「就算我沒勾引你,你也可以勾引我對吧?」

  Damian依舊沒有回答,只要他一句話,Jason都會為他張開雙腿。

  如果不是有人好心點出來,他都不認為自己有事沒事就把Jason操到下不了床的行為不是愛意,而是洩慾。

  他允許Jason想要的時候可以來勾引他,允許Jason不想要的時候說不要,可他又常用主人的身份把奴隸——無論是說謊還是真的——的拒絕壓下。


  Damian在高譚的日子不只是出遊逛街買東西、吃飯夜巡打罪犯,他還觀察了普通人類的生活作息、親人間的相處模式;夜巡的時候他也會遇到爭吵中的各種人,無論那些爭吵內容對他來說有多庸俗,那都鐵錚錚地告訴他這就是人類社會,沒有奴隸主、沒有奴隸、沒有相對高等的自由人。

  但Jason仍舊只有在他面前才會表現出他最真實的一面,帶點張狂、帶點叛逆的憤怒,就連是面對Dick、Tim或Alfred,他的奴隸習慣性裝瘋賣傻,永遠都不做得比主人更突出、也會習慣性地在他們正常來說應該並肩的場合中稍稍往後站一點。

  Damian不確定自己是什麼時候意識到這些的,有可能是Jason帶回來的那個箱子給他啟發、也有可能是他回來之後Jason沒再拒絕過他,而且他的奴隸也沒發現自己似乎在做違背心意的事……


  「還是我要教你怎麼勾引我?Damian?」Jason蹭了蹭他的肩膀。

  「勾引一個從來沒幻想跟我做愛的人?」Damian抬高一邊眉毛,「不如教你彈琴,轉過去看琴鍵。」

  「我連樂譜都不會看。」

  「Ludwigvan Beethoven聾了還能做詞作曲。」

  「呃,可是我叫JasonTodd對吧?」



  Jason不下一次見Damian在跟夜翼對練的時候被夜翼壓制在地,Damian從小到大的價值觀都傾向於更多的力量、更多的權利,他能聽進去所認可的對象的聲音,Jason非常慶幸夜翼不是反派也不是神經病,他可無法忍受除了自己以外還有人能帶壞Damian。


  同樣的Jason也有他能做的,就是影響Kori。


  「我實在無法想像你們平常都吃什麼,外賣?」看著一片狼藉的廚房,Jason以為這裡不是Wayne莊園。

  「Dick喜歡麥片,我們的食櫃裡頭有很多。」Kori尷尬地對他笑笑。

  Jason的表情垮了下來,「一場悲戀正在形成。」

  「沒有你想得那麼糟,Jay。」


  她說服不了Jason,後者有些絕望地搖頭,他不能每餐都餵Damian麥片,不,一餐都不行!

  「我可以多教妳幾道菜,從早餐開始。」

  「你真的太好了,Jason。」

  「妳會煎荷包蛋嗎?熱了鍋子放點油、蛋敲碎一個角打進鍋子裡?」

  「我看過但沒嘗試過。」


  於是第一課便是荷包蛋、培根跟香腸。


  「所以妳的『快速學語言的技能』等於接吻?」Jason不可置信地看著她,「太犯規了!怪不得妳男友不要妳學阿拉伯語。」

  「重點不是語言,是親吻這件事。」

  「沒錯,親吻……噢噢,小火就好!」Jason在旁邊下指導棋,看穿著斜肩T恤的紅髮公主在廚房裡緊張的移動,「再小一點,火不用開太大,公主,蛋要過熟了!」

  Kori總把火調到合適的大小時,他倆都鬆了口氣,只是幾顆荷包蛋弄得像打仗一樣。


  「我可以跟你聊那件事嗎?Jason?」等到她的荷包蛋總算穩定一點,她靦腆地眨眨眼睛,「我一直沒有機會當面答謝你。」

  聽出星火在談論哪件事,Jason不曉得該做什麼表情,「……小事而已。」

  Kori的臉上出現少女般的紅暈,「我沒想過那會是一個好方法,當我迷失的時候,如果不是你的聲音指引我,我又會去哪裡?」她溫柔地看著身邊的青年,「我清醒後想起你,你肯定也是某人的希望,無論是誰都該珍惜你。」

  「……」Jason表面平靜地看著她,心臟用力跳著,他祈求自己的臉上不要出現什麼大到能被察覺的表情,他很想反駁說其實情況是反過來的,卻怕在這個話題上著墨太多。

  那個當下Jason隱約從塔瑪蘭公主絕望又瘋狂的眼中察覺到一些不該由他問出口的問題,除了安撫她不要破壞泰坦塔之外,他大概沒有他有建設性的事可以做。

  這個世界上多得是有悲慘過去的人,雖然Kori什麼也沒說,Jason也不曉她實際看見什麼幻覺,就只是認為她需要一個心靈上的指標……就跟過去的他一樣,光是意識到有個人在自己前方堅定不移地為他遮風擋雨,可怕的事情就一件一件地減少了。


  「呃,」Tim一臉疲憊地出現在門口,發出聲音打斷他們的深情對望,「我只是來拿杯咖啡……Alfred呢?」

  「他在蝙蝠洞,你該進食而不是喝咖啡,」Jason把Kori試做的成品放到他面前,「剛好有現成的早餐。」

  Tim看了一圈,「你們做了中餐的量。」

  「因為差不多要吃中餐了?」Jason跟Kori聳了個肩。

  Tim又看看推到自己手邊的那盤東西,四顆熟與半熟的全蛋、『一疊』培根、比他手指數量還多的香腸,「我只是想要一杯咖啡。」

  「你該進食而不是喝咖啡。」Jason貼心地給了他叉子。

  「無意冒犯,調味料什麼的有放對嗎?」

  「以我的性命擔保,非常完美。」Kori對他眨眨眼。

  「……」Tim看看Jason又看看Kori,最後放棄般地拿起那盤早餐,「沒錯,你們是對的,我該進食。」


  最後也不是只有Tim吃了試做品,消耗掉大量熱量的Dick很給面子,Damian看到食物的時候只吃了Jason準備的,他拒絕動星火搞出來的致癌物。



  Tim的臉色最近都很難看,也不曉得是不是跟Bruce今晚就回來了有關係,或他那無止盡的案子——至少目前為止Tim還沒透露出他接了什麼案子,在他願意分享(或求助)之前,其他人只能一天又一天地看他往喪屍的形象邁進。


  「你弟這樣真的可以嗎?」Jason有點緊張地看著比他年輕的青年走過轉角時渾渾噩噩地撞上櫃子。

  「呃,以我的立場來說我應該阻止他這麼對待自己。」

  「但是……?」

  「但是我阻止了他還是會這樣。」

  「聽起來你們感情也沒多好。」


  Damian靜靜的,想起昨天跟Drake快速擦身而過時從他身上感受到煩躁,應該跟他手上那盤賣相很差的食物沒有關係……?


  「晚上Alfred跟我會去接Bruce的機,你們呢?」

  「晚一點我會帶Todd出去走走。」

  「好吧,車鑰匙都在車庫裡頭,你們有看上哪一輛嗎?」


  Damian跟Jason互看一眼,後者淺淺地笑了。


  「停蝙蝠洞那一輛。」



-tbc-

评论(7)
热度(85)

© 白灰灰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