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jay]見光死(13

13.


  紅頭罩暴躁地破壞所有他能看見的東西,紅羅賓一靠近就只會得到強硬的拳頭與肘擊。


  ——他究竟在找什麼?

  ——如果是他拿走隱形衣,為什麼不穿上再找他要找的東西?


  「紅頭罩!」

  「滾開!紅羅賓!」


  「Wayne科技大樓裡頭沒有你要的東西!」

  「有沒有都跟你無關!」

  「嘿!你上次出現在蝙蝠俠面前是打算救走被綁架的人質,你到底有什麼理由——」

  聽到『人質』兩個字的紅頭罩停下動作,每塊肌肉都還是緊繃得嚇人,「人質……」


  「?」紅羅賓看了他的背景一會兒,「你想到什麼了?」

  紅頭罩什麼都沒辦法跟紅羅賓明說,如果TimDrake又双叒叕被抓走,這會兒他該找誰要去……


  「給我隱形衣的資料。」

  「什麼?」紅羅賓瞇起眼,眼前的人翻臉跟翻書一樣快,現在又跟他要資料?他們很熟嗎?

  「我不會再說第二次,我現在因為私人原因幫助你辦這個案子,尋找那件該死的消失的隱形衣,不用謝我。」

  「我不需要你的幫忙。」紅羅賓大大翻一個白眼。

  紅頭罩湊近他,指著他的鼻子,聲音沈厚而壓抑,「你可以讓我幫忙,我掌握高譚所有黑道的情報網,絕對比你們過濾竊聽情報還要有效果。」


×


  紅羅賓已經想到羅賓會怎麼恥笑自己了,他無緣無故跟一個自稱——雖然也不是自稱——情報完整的罪犯搭伙,只因為那傢伙曾經救了一次TimDrake,還有踹爛了Wayne科技大樓某層全部的門。


  「它曾經因為會產生毒素而被放棄過,一位知道用途的有前科的男子為了接近自己年幼的女兒將它偷了出去,在綁走他女兒之前*被蝙蝠俠阻止。」

  「讓我猜猜,」紅頭罩嗤笑一聲,大概就是紅羅賓想像中Damian嗤笑的那種笑,「那個知道用途的傢伙也是研究成員之一?」

  「……他是個助手。」

  「你們總有一天也得把Wayne集團列入管制,那棟科技大樓裡頭出來多少罪犯?」紅頭罩又笑了,「抱歉,我忘了BruceWayne是正義聯盟的出資者,他有很好的被保護的理由。」


  這種謠言每天都有,什麼BruceWayne是麻煩製造者,幫助正義聯盟就跟想少繳些稅而捐錢給孤兒院一樣,別說地下世界的人這麼認為了,有些市井小民也會這麼想,偏偏BruceWayne朔造出來的行像又不太正經……


  「那你為什麼去救TimDrake-Wayne?」紅羅賓平穩地問道,「反正他們有錢支付贖金,而且我有來源可靠的情報,那份贖金本來是要去向你買武器的,搞砸自己的生意你真是得心應手。」

  「也沒比你們老是讓金主被綁架來得得心應手。」紅頭罩不理會他的挑釁,「我有我的原則,跟你解釋不來。」


  直接被句點的紅羅賓沒再接話,互相挖坑不成,再次繞回原本的話題。


  「這幾年隱形衣的研究被重啟,研究出保證無毒又環保的材質,」亮出自己手腕上的小型電腦,「這些是參與研究的人員,他們都是Wayne企業長期合作的對象。」

  「停下,上一個。」紅頭罩沒等對方停下來,直接伸手去撥畫面,讓研究人員的資料回到前一個。

  紅羅賓不滿的瞪他一眼,顯然這眼不是很有力,對紅頭罩來說完全不痛不癢。


  「這傢伙欠了地下錢莊不少錢,他最大的債主今天——嚴格來說是兩個小時前——才向我聯繫購買武器事宜。」

  「又是武器販賣……」

  「抓我或聽接下來的情報,你可以選一個。」紅頭罩無視他的不耐煩。

  紅羅賓數不清今晚他到底翻幾次白眼,他就該習慣跟個罪犯交易的行為,「你贏了。」紅羅賓自己也能查得到,但那完全沒有對方直接告訴自己來得快,隱形衣的事情事關重大,他完全不敢去賭差一秒時間造成的風險。


  「你挺上道的,我想我會喜歡你,小紅。」

  「別叫得這麼親暱,告訴我是誰。」

  「哼,別這麼開不起玩笑,」紅頭罩的聲音總算聽起來有些輕鬆,「雙面人。」



  紅羅賓強烈訓誡自己下次——如果有的話——還要跟紅頭罩合作的話,絕對、務必、一定要跟對方說好他們不殺人!

  突然又暴怒的紅頭罩幾乎聽不進他的阻止,這場雙面人與隱形衣研究人員的交易差點血流成河。


  幾個小時後,天濛濛亮,整個被炸爛的交易地點,被打趴的雙面人跟一群小嘍囉一個一個被趕來的警察帶走,隱形衣也成了證物目前被沒收。紅頭罩站在遠處的制高點看著這一墓,有點像是在發呆,也有點像是在思考什麼。


  紅羅賓能回想起剛到交易地點時紅頭罩就揪著雙面人的領子對他咆哮,四處在找他一直在找的東西,然後用非常壓抑的口吻問:『他在哪?』


  「你受傷了。」紅羅賓在他旁邊說。

  「……」紅頭罩看了一眼自己的左肩膀,被爆炸波及他的皮膚露了出來,「與你無關。」


  紅羅賓嘆了口氣,「你在找人?」

  「……」還是那一句,「與你無關。」這次語氣聽起來有點疲憊。


  「讓我幫你,紅頭罩。」

  「……」

  「我知道你這次幫助我是想順水推舟什麼,但看來沒有達到效果,既然是交易,我還欠你一次。」

  「……」


  後來,紅頭罩用他自已為很漫不經心的口吻說了句:「一個愛玩躲貓貓的小混蛋罷了。」

  「你的交易夥伴?」

  紅頭罩轉頭過來,隔著頭罩紅羅賓能感覺到他在瞪他,緊握著的拳頭與青筋都能顯示出他現在有多不爽。


  「不,」最終他說,「他是個好人。」

  「解釋一下好人的定義。」

  「不作姦犯科。」

  「好吧至少我們好人的定義還是一樣的。」紅羅賓又被瞪了。



  結果還是什麼情報都沒得到,如果不算上他手上的證物袋的話——裡頭裝著一個小碎片,小碎片上頭有一點血跡,那是紅頭罩的血跡樣本。


  「歡迎回來,希望您今晚的勞動可以為您帶來至少8小時的睡眠,Tim少爺。」Alfred拿著一個銀盤子過來。

  「我還有事情得確認,Alfred。」將碎片放進檢驗DNA的檯子上。

  「您得確認的事情不只這一件。」打開托盤上的圓蓋,裡頭放著一份宵夜(或說早餐)與一支手機。

  「?」按下檢驗DNA按鍵後,Tim拿過自己的手機,亮起銀幕發現Jason給自己打了幾乎一百通的電話,「對了,Jason!」


  「Todd先生已經回去了,在您離開莊園後沒多久。」

  「他、他有說什麼嗎?」Tim握著手機,莫名覺得有些慌張。

  「就抱怨了一下我們虐待傷患、讓傷患大半夜回公司而已。」

  Tim有點害羞地笑了出來,但才笑了兩秒,他就知道為什麼Jason要打電話給自己……


  「在您要的檢驗成果出來之前,您能先向另一位關心您的先生確認狀況,少爺。」

  「謝謝你,Alfred。」


  Jason是半夜回去的,如果他有注意夜間新聞應該會看到Wayne大樓起火,這有可能是他打電話給他的原因……


  Tim才按下通話鍵,電話另一頭的人就接了,「Jason?」

  『上帝啊Tim……你接個電話會死嗎?』

  「抱歉……我……」

  『不,別道歉,別,就是……』

  「Jason……」


  Tim的心臟都軟了下去,他的男友真的在擔心他,以為他還困在那個早就熄滅的大火中……


  『你沒事就好了……』Jason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破碎,『告訴我,你躲哪去了?火都停好幾個小時了……』

  「我……」Tim的愧疚滿溢出來,他要怎麼告訴男友自己晚上在打擊犯罪,「我不小心……把自己鎖在……保險室裡頭……」


  電話另一頭聽起來噗哧笑了一聲,『你是說……你們不只有一個保險箱,那個保險箱還大到可以稱為?』

  「是的?」

  『哈,那你現在在哪?』

  「我已經回到莊園了……」

  『看來你又一個把我拐去莊園的理由了。』

  「天吶,Jay,我不是故意……」

  『別緊張,Timmy……』對方頓了頓,『我真的很高興你沒事……』

  「好吧……我也很高興你高興我沒事,」Tim看了眼螢幕,檢驗條已跑到95%,「我愛你,Jason。」


  『這才是你拐我過去的理由?』

  「沒錯。」

  『好吧,我會去的。』


  檢驗條跑至98%……


  『要我給你帶上什麼嗎?』

  「帶來JasonTodd,還有一個吻。』


  99%……


  『一個就夠了?』

  「一百個好了。」


  100%……

  嗶,檢驗結束。


  『成交。』


  ——查無此人。




-tbc-

评论(25)
热度(135)

© 白灰灰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