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ijay]糾纏(29

29.


  訂婚宴不是最重要的場合,蝙蝠俠跟貓女的關係之複雜根本不是外人可以想像的,所以新郎跟新娘本人也不覺得非得邀請高譚的政商名流來湊熱鬧,他們都希望訂婚宴可以低調或乾脆不要有訂婚宴;但是身為BruceWayne,高譚最有錢的黃金單身漢,不把跟他有關的所有宴會搞得風風光光,似乎又有一點不負責任……


  因為Wayne先生的身為名人的不可抗因素,Jason找到很多事可以做,Alfred讓他幫忙訓練過兩天會來的一批服務生;現在則是讓他幫忙決定菜單,主要要做的事是去詢問其他少爺們或Kyle小姐的貴賓們想在宴會場上看到的甜點或食物。

  為此Damian鬆了口氣,他沒有實際要Jason在莊園做什麼『任務』,但他很清楚Jason如果沒事做就會想太多或不自覺誘惑他。


  「你今天穿什麼?」Damian靠過去,自從他聽了Grayson的提議,他已經有一個半月沒跟Jason發生性關係,一個半月,簡直是他這個年紀的少年的極限。

  「你昨天買的那套黑色的,托你的服我已經沒有一般男人的內衣褲可以穿了。」Jason抖了一下嘴角,在表格的甜點區填上一些中東式甜點的名字,「訂婚宴上你想吃什麼?」

  「……」Damian摟著他的腰,把頭埋在青年的脖頸間,……不用等到訂婚宴,他現在就想把他穿著襯衫跟牛仔褲的男友拆吃入腹,好好欣賞他在裡頭的黑色蕾絲內衣內褲。

  「Damian,」Jason回頭看向那個把某東西壓在他屁股上的小少年,「我不急著把這些事情處理完,我們可以回房間休息一下。」

  「不用,」Damian想也沒想地拒絕了,「你忙你的。」

  「我說真的,你想等我想做愛的時候才做根本是在折磨你自己。」

  「……」Damian抬高一邊眉毛,他的男友非常認真,「我可以當它是種磨練。」


  Jason轉身,撐起身體坐到桌子上,把萬般不願意的Damian拉來自己的雙腿之間,他不用看都能明顯感覺到少年那蓬勃的慾望。

  「我每天都有為你準備好,我的小少爺,」拉著Damian的領帶,Jason仰起自己的下顎,「你再不碰我才是對我的磨練。」

  「看我禁慾到死是你的樂趣,Todd。」

  「一開始是,」Jason緩緩躺下,手仍沒放開少年,「可是這一個半月你不只沒碰我、你還同意你老爸的婚禮,這不只讓我覺得不受寵愛,還覺得你準備好好擼陪Kyle小姐嫁進來的一窩貓,對我再也沒興趣。」


  Damian在自己口中舔了一圈牙齒內側,他極具誘惑的性奴隸在他身下那張吃飯用的長桌上,露出好看的脖子抖著他的喉結,……他的裡頭穿著蕾絲內衣,他主人買給他的蕾絲內衣,而且只穿給他看。


  「別跟我說你在吃醋。」Damian握緊拳頭,聲調中滿滿壓抑。

  「不然我哪可能穿你買給我的內衣?」Jason勾住Damian的脖子,「不要怪我小氣,Damian,我懷念你眼中只有我的日子了……」

  Damian倒抽一口氣,什麼磨練都見鬼去吧!他低下頭,狠狠地吻住Jason湊過來的嘴唇,大力扯開那件薄薄的襯衫,讓那副成熟的肉體溫暖自己的掌心……


×


  喀咖一聲,凌亂的笑聲被帶進門中,硬生生打斷餐桌上正在用餐的Damian跟正在充當食物的Jason……

  Bruce帶頭愣在門口,他的未婚妻SelinaKyle——一個短髮而清瘦的女人——握著他的手也佇立在原地,他們身後是剛回來的Dick跟Alfred。


  Damian維持同樣的姿勢——黑襯衫只穿一半,整個人跪趴在桌上——迅速拉好Jason的衣物,意外的出現訪客也沒讓他有半分不好意思。

  Jason則是雙腿大開地躺在桌上,仰頭看著他們,然後露出心死的表情。


  「咳,」Wayne家主發出了一點聲音,「Damian、Jason,這是SelinaKyle,我的未婚妻。」

  「你認真的?」Dick有點承受不住地垮下肩膀,「我們該做的是先離開,Bruce。」而不是像看見兩隻發情的貓一樣淡定地介紹家人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Dick,我遇過更糟的。」比如說Damian被毒藤女的花粉控制時,狀況可比現在尷尬多了,那時候他還被迫看自己的兒子死命操他男友呢,「Selina,那是我兒子Damian跟他男朋友Jason,你見過Damian了。」


  Damian翻了個白眼後從桌上下來,多虧這一下他完全醒了;Jason不甘願地撐起身子,他誘惑Damian誘惑得那麼辛苦,結果還是被殘忍地宣告任務失敗。


  「嗨,Damian、Jason,」Selina看起來一點也不介意,「不錯的內衣~」


×


  下午Jason一臉死沉地去敲Dick的房門,想起自己就算整個人壓在Damian身上磨蹭也動搖不了少年的鋼鐵意志,他就一點也提不起勁。


  「訂婚宴你想吃什麼?Grayson。」難過地嘆著氣,「說出來保證不幫你準備。」

  「哇喔,」Dick笑了出來,「你不能拿我出氣,Jason,那是個意外。」

  「一個半月以來我老闆第一次對我有那麼強烈的性衝動,就那樣被你們打散了。」

  Dick驚訝地瞪大眼睛,「一個半月!?」


  「沒錯,一個半月,超過45天,Damian最近都待在高譚沒回刺客聯盟,他每天早上都很有精神,但就是不碰我!」

  Dick眨了幾下眼,想著他給自己的弟弟提了什麼不人道的鬼主意,「你是說Damian每天早上被你帥醒……」

  「對,他的小頭。」

  「可是你們什麼也沒做?」

  「我有要幫他解決的意思,他拒絕我!」

  「……」Dick抹了把臉,「你是說從我跟他提議後的這一個半月,你們都沒有……親密?」

  「有接吻。」

  「不不不不不,不是接吻,我是說性愛。」

  「沒有,來到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是說莊園——我已經習慣了很多事,現在我還得習慣Damian拒絕我,謝謝你啊Grayson。」

  「不我原話絕對不是那麼說的,我是說讓他遵循你的渴望……」停頓好一會兒,「你有渴望嗎?性愛?」

  Jason無奈地看著他,身體靠在門框上,「就算Damian沒說過、我沒說過,沒人看出我性冷感?」


  Dick以為自己聽錯,「不,沒人看出來。」

  「我他媽表現得很明顯!」

  「從你們來這裡的兩個月來,你們就不斷地曬恩愛、曬情趣,你還在有兩百年歷史的莊園內裝了枝鋼管!玩水床play!表現得樂在其中!!!」

  「那說明不了什麼,Grayson!如果你當初只是開導Damian能聽懂我說『不要』的實際意思,那他現在還能過上愉快的有性生活。」

  「……」Dick覺得心累,他真的沒有想讓Damian出家的意思,「不對,你們太奇怪了,要嘛得轟轟烈烈,要嘛進行奇怪的修行……你真的性冷感?Damian可是你男朋友,你不想要他嗎?」

  「……想。」

  「為什麼停頓那麼久?」

  「爽歸爽,Grayson,但對我來說上床不是必要的行為。」


  說完Jason自己也不住思考,確實Damian允許他想做愛的時候自己去找主人『泄慾』,他也承認只要不被操到全身酸痛動彈不得的話都挺爽的,可是不做也不會怎麼樣對吧?

  ……嗯,好像也只有他的職業道德會被考驗而已……


  「我看你們玩得那麼開心以為你們都跟禁慾扯不上關係……你上次特別特別特別想跟Damian交纏是什麼時候?」

  「……」Jason想了又想。

  「……」Dick等了又等,「有過嗎?」

  「有,我只是在想那距離現在多久了……大概是我從茵特來肯救下Damian之後?」

  「那很久了耶!!」

  「因為你強調了三次『特別』,我能想到的就只有那個了。」


  可能是因為差點生離死別,Jason的身心都強烈地想要Damian,想要看主人在自己的面前張狂、發狠,想要他好好地在自己身上留下印記……然而當所有威脅都消失了之後,好像就恢復正常了。


  「我……」Dick挫折地點點頭,「我去跟Damian談談……」

  「談什麼?」

  「不曉得,我需要得到他這麼極端的解答,我覺得我有嚴重的心理創傷。」


  Jason送他一個白眼並且在菜單上面槓掉塗黑Grayson的那份小甜餅。


评论(4)
热度(64)

© 白灰灰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