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adejay]雙面鏡(7 -END-

7.


  蝙蝠號誌燈出現的不是時候,現在才六點半!小鳥們表示萬般不願意,他們還有很多沒說呢!扣掉他們能想到的紅頭罩JasonTodd取人性命不手軟、暴躁、固執……的缺點,剩下的都是顯而易見的優點。

  他們才不會把他交給SLADE他媽的WILSON!


  「過來,Jason。」Bruce一把拽起還沒回過神來的Jason。

  「Huh!?蝙蝠燈是在叫你不是叫我——」


  Slade站在桌邊,微笑著向Jason揮手:「等你回來。」

  「FUCKOFF!!」Bruce跟Jason以外的三個小鳥同時嘶吼,不僅如此還凶狠地比出中指,四根中指讓Jason他大開眼界。


×


  被推進外表是凱迪拉克的蝙蝠車,Jason已經不知道翻了幾個白眼。

  「我簡直不敢相信!」他不耐煩地大吼,「你寧可把喪鐘一個人留在我的安全屋也要我參加你們友好的打擊犯罪派對!」

  「那不再是你的安全屋!」換好蝙蝠裝的Bruce也大吼,「安全帶!」

  Jason邊繫安全帶邊碎碎念,「你不能擅自作主不讓我回去!我花了一整天安裝所有系統、打掃、儲存食物,現在只因為我旁邊住一個SladeWilson?」

  「他是喪鐘!」

  「我知道!


  蝙蝠車衝出巷子,蝙蝠俠急踩油門跟急轉彎。

  「問題是你早就知道喪鐘住在紅頭罩隔壁!你知道那是我的安全屋!你也知道他來高譚很久了!但如果你願意慷慨告訴我們任何一個人!今天我們就不會選擇在那裡吃晚餐!」

  「你有整整一年沒進過那間屋子!

  「那不是你不說的理由!」Jason氣得手環胸,他沒戴裝備,以一個普通人的身分坐在蝙蝠車副駕駛。


  「喪鐘在追求你!」

  「他不是!他只是在挑釁你!該死!」Jason用力敲旁邊的把手。

  「喪鐘不會為了挑釁我而謊稱要追求你!」

  「這是你的結論?好,就算是這樣好了,誰追我跟你又有什麼關係?居然還讓你不得不稱讚我?」Jason咬牙,「真委屈你啊蝙蝠俠!」

  「該死的!Jason!」蝙蝠俠更用力地踩他可憐的油門,「你是我兒子!

  「!!」

  「你永遠不會遵守我的規矩!從小到大都是!你從不聽我的!!」蝙蝠俠對著方向盤咆哮,時不時也轉頭對Jason咆哮,但Jason顯然被嚇壞了根本沒想到要他好好看前面好好開車。


  「除了夜晚生活之外,我一直都想讓你像個被寵壞的富家子弟一樣,你偏偏喜歡跟Alfred一起爬上爬下、整理東整理西、課業跟吃飯以外的時間把自己弄得灰頭土臉!為什麼你就是不願意放鬆下來?為什麼就不願意聽我的?」Bruce往旁邊看了他一眼。

  Jason沒有回答,車內一時安靜了一會兒,只有蝙蝠車引擎的聲音在作響。


  過了幾秒蝙蝠俠繼續說:「很可惜的是……」他深吸了口氣,「直到……直到我在你的墓前懺悔,我才得到一個結論……為什麼?」他又問了一遍,那個艱難的時刻,他懺悔很多事,或許沒親眼看見小丑的死亡也是一件,他坐在JasonPeter Todd的墓前,想起那個不曾閒下來的男孩,「你認為你不好好幫忙我就會開除你嗎?把你趕回街頭?」

  「……」Jason沒有看他,逃避似地看向窗外。

  「你是我的士兵,Jay,你……曾是……你羅賓,跟Dick、Tim、Damian一樣,你是我的骨肉。」

  「……」咬牙,喉嚨裡頭突然湧起一股酸澀,「我不是你的骨肉。」

  「你是。


  車內再次陷入沉默,但這次更多像是尷尬。

  「……」等到Jason發現的時候,他已經顫抖很久了,「我寧可你拒我於千里之外,老頭。」


  Bruce難得地露出微笑,「我們會習慣的。」

  「不要講得好像我回家跟你吃飯是應該的。」

  「沒錯,是應該——」蝙蝠俠倏地踩下油門,他們兩個同時往前傾,「你剛剛說了回家嗎?」

  Jason翻了個白眼,「ohshit……」

  「每個禮拜六,回家吃飯。」

  「我已經不是青少年了,老頭,」Jason垂下腦袋,Bruce說得這麼信誓旦旦讓他有點絕望,一時之間他也分不清是好的絕望還是壞的絕望,「所以你現在只是想過過『哇喔孩子正在叛逆期』跟『告誡孩子別跟壞傢伙交往』的癮?」

  講到這個,蝙蝠俠的氣場又脹起來了,「SladeWilson遠一點!

  「他就住我隔壁——」

  「搬離那裡!!



  等到回到安全屋,已經是半夜三點了,Jason非常訝異有人幫他收好了桌子,今天晚上連夜翼、紅羅賓跟羅賓都出動到處跑,還有空幫他整理且能自由進出的人只有一個。

  Jason走出陽台的時候發現那個男人正對著月亮抽菸。


  「嘿。」

  「嘿。」


  Jason咬咬唇,手掌忍不住搓著自己的大腿,今天的晚餐真的給這傢伙看了太多笑話。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什麼?」

  「我是說,我的、我們的『家務事』應該跟你無關才對,無論你順不順眼。」

  「的確無關。」

  「那為什麼?」

  「你家人的反應超乎我的預期,我原本是希望他們打擊你、讓你心碎,這樣我得到你會更容易些。」Slade說得有點可惜。

  「……」Jason睜大眼睛,不知道什麼更讓他驚訝,「我以為你只是在氣Bruce……」

  「我從不說謊。」

  「這有待商榷。」

  「我不會為了氣蝙蝠而說這種謊。」

  「該死……」Jason都要聽到Bruce的大吼大叫了。


  見青年垂下腦袋,Slade稍微往他靠了一點,「邊緣老爸的心情很好懂,加上你們這些小鳥只是一群一起玩扮家家酒的大男孩們,本來應該說分裂就分裂,沒想到你們的羈絆比檯面上還深。」

  「……」Jason看著他,他認得那種表情,雖然表現手法不一樣,但他偶爾也會從Bruce臉上看到,當自己說了什麼尖酸刻薄的違心之論時,Bruce也會這麼悵然若失,但礙於『老爸』的面子,這種神情通常會被拳頭跟互毆給掩蓋過去。


  「你獲得神速力的時候,到底看到了什麼?」

  「……」

  「你抱了格蘭特,你們打了一架,然後呢?」

  「嚴格說來是我在打他,他還不夠格跟我對打,」Slade笑著吸了口菸,「我回去是為了改變過去,跟所有速跑者一樣。」

  「……」

  「他死了,再次。」呼出一口菸。

  「Slade……」

  Slade搖搖頭,阻止Jason再說下去,「那孩子一直都這樣,叛逆又恨我,對我Slade、Slade的叫,沒大沒小,」哼地笑了一聲,「但只有在他快死的時候才會叫我老爸、求我救他……」

  「……」

  「他在我面前死了兩次。」看著遠方,「……」Slade停了好一陣子,「即使我擁有神速力,我也不是個有足夠力量改變時間線的人。」

  「Slade……」

  「但是你們在幹什麼?把人關進監獄是等著犯人被感化還是等著他們逃獄?」Slade轉過頭來,用近乎質問的口吻說:「在這種無關緊要的事情上浪費時間跟疏離彼此?」

  「……那不是無關緊要的事,喪鐘,」Jason突然嚴肅起來,「我們都付出了代價。」

  「沒錯,代價,我企圖擾亂時間線也付出了代價。如果有一天你的蝙蝠爸爸得到能改變一次過去的機會,你會希望他救你嗎?」


  會嗎?

  Jason的眼睛晃動一下,Bruce一生中想改變的事太多,Jason不確定自己的死亡是否真的那麼重要,他曾怨恨過那個男人輕易用另一個男孩取代自己,也怨恨過他沒為他殺了小丑。

  經過那麼多的事之後,Jason認為不是只有自己仍活在苦痛之中,蝙蝠俠從來沒有快樂過,他在親眼看見父母死在面前時就沒快樂過了,所以Jason不確定自己能不能自私地要求父親來解救自己免於地獄之火的折磨而錯失快樂一輩子的機會,而且這個機會有可能還伴隨著失去他已經失去過一次的親生骨肉的代價。

  但沒有什麼是不需要代價的,Jason很確認自己如果沒死過那麼一次,那些活跳跳的犯人會繼續活跳跳,抓了再放、抓了再放,沒完沒了……


  「你用你的快樂成長換來幾個罪犯的死亡、治安太平,值得嗎?」

  「……」Jason抬起頭,「值得。」他不是聖人,但是只是『快樂』而已,他媽有什麼好失去的?他有點自嘲地笑笑,「如果我要蝙蝠俠衝去我的死亡現場再看我失敗一次、再為我失望一次,還是別了。」


  Slade突然放軟他的表情,伸出手,揉了男孩的腦袋。

  「……」Jason抖了一下,但是沒有推開他。

  「心痛都來不及了,哪有什麼失望?」他沈重地說,「你可是一個有血有肉的孩子啊。」


  黑夜的星辰中Slade眼睛像冰川般的藍,Jason像被按了暫停一樣動也動不了,那男人靠了過來,突兀又溫暖地在他嘴唇上留下一個淺淺的吻。

  Jason沒有大聲咆哮,他很精準地錯過咆哮的機會,因為當男人的溫度離開時,他發出的第一個聲音是錯愕的笑聲。


  「我們正在談你兒子,你卻吻我?

  「格蘭特歸格蘭特,你歸你,不衝突。」

  「我真的到剛剛為止都相信你只是在挑釁Bruce!」

  「挑釁歸挑釁,調情歸調情,不衝突。」

  Jason更錯愕了,「你下手都這麼快嗎?

  「我向你道歉,這次算慢的了。」

  「你個混唔!——」Jason的領口被扯過去,後腦勺被有力的大手固定住,但如果他認真反抗的話是能反抗的。——如果他想反抗的話。


  一個聲音在跟他說,這傢伙是喪鐘。

  一個聲音在跟他說,這傢伙殺人的數量是你的好幾倍,而且跟你不同的是,他從來沒有生命在手上消失的罪惡感。


  當Jason總算反應過來,男人的舌頭已經在他口中囂張地留下菸苦澀與酒的甘醇。


  「……」一時間Jason覺得自己有點醉,嘴唇跟呼吸都在顫抖。

  「放心,如果你再大一點、只肯用白眼看我,我就會把你當作我那個傻兒子。」

  Jason不甘示弱地哼笑一聲,感覺到男人摟在自己後腰上的手,「放心,如果你不曾殺過人、沒有潔癖般的正義感,我就會把你當作我那個傻……」頓了頓,「……監護人。」


  「要來吃宵夜嗎?」

  「認真的宵夜?」

  「不認真的也行。」

  「我不是在暗示什麼……」Jason紅著臉放開他,有點慌張地摸摸隔在他們之間的那條圍欄。

  「我知道,過來吧,我對宵夜跟下酒菜都有些心得。」Slade往旁邊靠了一點,想讓Jason跨過欄桿過來,然而對面的男孩卻露出有點尷尬的笑容,「怎麼?」

  「不是……就是……」青年退後了一點,「你等我一下。」


  Jason縮進安全屋的時候Slade靠在圍欄上探頭過去,「如果你是要拿保險套的話……」

  「不是!」Jason衝進廚房裡頭拿了什麼,「誰他媽吃宵夜戴保險套!!」再抓了鑰匙衝出門。

  「跟我吃的話說不定要~」Slade悠悠地說,沒兩秒,他聽見自己房子電鈴響的聲音。


  「走正門,進步了。」Slade打開門,沒戴頭罩的紅頭罩拿著一塊乾乳酪笑得有些靦腆。

  「我還帶了伴手禮。」

  「所以我說進步了。」Slade讓開一點,讓青年走進來。


  Jason才踏入——無論是一段新關係還是鄰居家——整棟樓啪一聲斷了電,黑暗迅速籠罩了他們。


  身為義警、身為傭兵,即使是在黑暗中他們也能臨危不亂,他們同時安靜地感覺到這間屋子裡還有別人。

  「……」

  「……」


  「你覺得在你背後嗎?」Jason的頭疼了起來。

  Slade倒是老神在在,「我覺得他們都在我背後。」



-end-


就是這樣,有沒有很純情~~~


短番外(恐同者出沒注意)


超級市場中

菜販:哎呀你們這對父子長得還真不像~

Slade:我們是情侶。

菜販:操你們XX的死蓋屁嗶嗶嗶嗶嗶嗶——

Jason:(有點敬佩對方的口無遮攔

Slade:你再多說一個字,我就把你操進地獄,不過我男朋友有潔癖,我跟他在一起的時候他大概只允許我用這把槍操別人。(亮放在胸口內的槍

菜販:(閉嘴

Jason覺得Slade有點帥氣。


換了個攤位……

肉販:哎呀你們這對父子長得還真不像~

Jason:呃,我們是情侶。

肉販:操你們XX的死蓋屁嗶嗶嗶嗶嗶嗶——

Jason:你再多說一個字,我就把你操進……

肉販:操屁操!你他媽就一張沒屌零號臉!操你吖的龜蛋!

Jason:我他媽殺了你!!!


评论(22)
热度(98)

© 白灰灰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