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adejay]剛剛好(1

性轉jay,rb法外#25後衍生(咱們假裝Roy待了一小會……

Jessie是個雙,將會有korijaykori提及、jay伊莉莎白jay提及、artjayart提及

寫一陣子了但沒有發,看到JJMK大人的圖我決定先發出來懷念Roy(別

----

  Jessie還那麼年輕、活在Bruce的庇蔭之下的時候,不是很能分辨『他好溫柔體貼噢』跟『他在跟我示好』的分別,前者是對任何女性都保持著愛護的距離,不見得是有情愫,後者則是有針對性的把情愫、把慾望包含在內。

  直到她從拉撒路池回來,跟了幾個教她殺人技巧的老師、遇過幾個對她示好的男孩,她才漸漸分辨出對方的目的。

  ——說真的,能不能不要再藉故來到她身邊用各種方式產生交集,直接說:『嘿,妳好美。』不是很簡單大方嗎?


  來來去去Jessie發現自己對男性產生了某種不協調的敬而遠之,她不討厭,也喜歡,可是她不願意發展會有任何交集的關係。

  後來她開始嘗試跟女孩子一起,女孩子的柔軟總能讓她非常舒服,像是Kori、像伊莎貝拉,還有沒多久前分手的Artemis。


  「妳比我想像中更令人驚艷。」SladeWilson直接了當地說。

  「……」拿下護目鏡跟面罩的Jessie愣愣地看著他,真的出現一個這樣的男人時,她已經不跟男人交往了,「別。」她說。

  「別什麼?」

  「我不接受追求。」

  Slade彎起嘴角,他唇上的白色鬍子也跟著移動,沒有否認也沒腦羞地認為Jessie自作多情。


  「不接受我的追求還是所有男人?」

  「嚴格來說是所有男人,但我不能完全算是蕾絲。」

  「聽起來挺有意思,」Slade在高樓邊緣坐下,「而且很公平。」

  「別想著要把我掰直,喪鐘。」

  「為什麼要呢?」

  「一個SOP式的提醒而已。」


  每當Jessie被發現是個蕾絲,想追她的男人們都認為自己有信心能掰直她,這方面Jessie很厭煩,她覺得自己有必要告知一下,在她出手打人之前。


  「下一個流程是什麼?」

  Jessie朝一個方向射出鉤索,「遠離你,回家睡覺。」然後就把自己盪走了。


  Slade看著紅頭罩離開的背影,悠悠地抽起了菸。


×


  Roy比她以前認識的時候還要帥多了,他們三人在小島上混的時候,這傢伙看起來只是個沒長大的男孩,後來他剪短頭髮看起來更俐落也更靠譜了,最重要的是,他在她一無所有的時候找到了她。

  Roy一直都很安全,把Jessie當成普通朋友,至今都如此,所以Jessie才能在最受傷的時候靠在他的肩膀上,安心地讓他摟著自己。


  現在Jessie去了洛杉磯,說實話沒有一個準頭真的很難拿起她的槍,她不想瞄準歹徒的時候卻打到旁邊的人質。

  Roy唯一會讓Jessie堪憂的是他的花錢如流水,好在她還有些資金夠她開一間酒吧、請幾個員工,盡可能地讓生活水平維持下去。


  「嘿!」Roy突然抓起一個玻璃杯往前方第一桌的男人砸下去,玻璃杯精準砸在男人的肩膀上,力道沒有大到會碎掉的地步,但它落在地上還是發出很大聲響。

  半秒前男人的手差點摸上一個女服務生的屁股,他跟同桌的本來也在起鬨的男人們都錯愕地默不作聲,本該成為受害者的女服務生仍舊笑笑的放下男人們點的飲品,並在帳單上記下一個玻璃杯。


  Jessie酒吧第一條規定是:『性騷擾者將被砸杯子』

  第二條是:『杯子時價,使用者付費』看老闆手邊拿的是什麼杯就砸什麼杯,報價$30~$300,嫌便宜可以多試幾次,老闆與老闆娘的眼睛都是雪亮的。


  所以酒吧的女服務生還不少,女性客人也很多,或說當女孩們想找一個不被打擾的地方喝喝酒,這間酒吧就是最好的選擇。


  可那不代表酒吧中沒有生理男性,無論它有什麼規定,有很多女人的地方,就會出現男人,千古定律。


  「威士忌。」走到吧台前的高大男人說,他一進門就吸引了Roy的注意力——不是好的那種。

  「……」Roy看著他推過來的錢,「SladeWilson。」

  「不做我的生意?」

  「不搞事的話任何客人都歡迎。」Roy頭皮緊繃,倒了一杯威士忌給他。


  一杯威士忌才推出去,本來在裡頭的Jessie就走了出來,「哇操!」看著Slade的臉喊。


  「嗨。」男人的目光盯著她。

  「備註一,Roy。」


  Roy擺出一個『不是吧?』的表情,再回頭看吧台前的白髮男人。

  「你都可以當她爸了!」Roy翻了個白眼指向規定牆的最下方,備註1寫著『不歡迎生理男性追求老闆娘,歡迎生理女追求老闆』。


  「年齡不是主要原因,昨天我表明的時候她沒提到這個。」

  Roy瞇起眼,「有這麼危險的追求者妳應該第一時間告訴我。」

  「……」在準備好的托盤上面一字排開七個玻璃杯的Jessie抬起頭,往Roy跟喪鐘看過去,「唔,我回去就忘記了。」


  Roy垮下肩膀,以他跟Jessie的默契,Jessie是放在心上才沒告訴他。

  這代表SladeWilson很危險,他肯定是做了什麼或沒做什麼,不然以Jessie一被男人追求就斷得乾乾淨淨的個性來看,『喪鐘』本身就是個警報了,沒道理不說。


  Jessie俐落地拿伏特加往七個小杯裡頭一個一個倒去,裝進三分之一的碎冰,混合各種不同濃度、顏色、香味的酒。


  「至少要提起會威脅到生命安全的追求者,我們說好的。」Roy在Slade面前排開七個杯墊。

  「……」Slade本來就會威脅人的生命,但因為追求不成就殺人?他可沒這麼沒器度。

  「沒錯,我確實答應你了。」Jessie皺著眉,好像Roy是個囉嗦的老頭兒,「讓讓。」帶著托盤把酒吧老闆擠到旁邊去。


  Slade靜靜地看著Jessie,她上了妝,遮去他昨晚看見的黑眼圈跟雀斑,把本來就有血色的嘴唇染得更紅。


  「諾,」Jessie將她七個顏色的調酒放到男人面前的杯墊上,「失戀特調,」雨後會天晴,雨後的天晴總會出現彩虹,「我請客。」

  Slade拿起紅色那杯,「實際上我沒失戀。」一口喝掉。

  「想跟我當炮友就更不行了。」


  Slade只是再拿起藍色那杯,慢悠悠地看這間酒吧跟它的規定,喝到第三杯的時候好像察覺到什麼。


  「如果你以為我有過什麼性方面的創傷的話,答案是沒有,我只是想在這裡跟一些想獨處的人一起靜靜。」Jessie對上他望回來的眼睛,「我說的不分男女,我對女性騷擾者有另外的作法。」

  「我看得出來,比起酒吧這更像一間有酒喝的文青圖書室。」喝下第五杯酒,「我對妳有好感,不只是我覺得妳很美。」

  Jessie抬起一邊眉毛,「我知道你喜歡危險的女人,但我不是。」

  拿起第六杯,Slade有點邪惡地笑了,「跟『危險』比起來,妳確實青澀多了。」


  一個玻璃杯迅速往Slade砸過去,男人眼明手快地接住它。

  Jessie回頭看向拿起第二個玻璃杯的Roy,「哥們?」

  「他性騷擾妳。」

  「不,Roy,你沒搞懂,我是對你的專業感到懷疑,SladeWilson付的起300美元的杯子,你居然好意思丟30元的?」

  Roy慚愧地點點頭,從底下抱出一排啤酒杯。


  Slade不以為意,「那看起來不值300。」

  Jessie聳了個肩,「我開價的你管我。」


  「好吧,」Slade拿起最後一杯酒,「給我個不被追求的理由,什麼都可以。」

  「……」Jessie眨眨眼,「如果我說跟我在一起會浪費你的青春,是不是很可笑?」說完自己也覺得好笑。

  Slade真的大笑了,他一口飲盡那杯酒,「好吧,至少不是妳對我沒意思。」

  Jessie抖一下,倏地臉紅了。


  「我接受,無論真正的理由是什麼,不會再來騷擾妳了,Jessie。」


  Jessie絕對不承認Slade叫她名字時的聲音低沉得很性感。



评论(7)
热度(87)

© 白灰灰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