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adejay]雙面鏡(6

6


  Bruce有千言萬語想說,可他們面前的不是什麼小囉嘍,而是SladeWilson,Bruce不會冒洩漏情報的風險跟這個男人討論他的二兒子。

  就如同喪鐘所說的,他熟悉蝙蝠俠、熟悉夜翼、熟悉紅羅賓跟羅賓,但沒特別去研究過紅頭罩的弱點,從這個男人知道他們真正身分的那刻起一切就都不安全了,沒必要再把Jason戰鬥中或生活中的弱點交給他。


  Jason不會知道Bruce心裡在想什麼,就算他知道Bruce在想什麼,也不認為蝙蝠俠不在喪鐘面前就會稱讚他,這件事過後老頭子不把他罵得狗血淋頭才怪……


×


  Dick跟Tim躲在陽台看Bruce跟喪鐘坐在長桌的兩邊唇槍舌戰,那麼大張的桌子他們兩個為什麼不坐最左邊或最右邊兩個位置互看不順眼互相對罵就好了?搞得他們這些晚輩坐哪都不是,勢必得被夾在中間,看看Damian的表情都要死了……


  「面對你兒子就沒見你情商這麼高。」Bruce惡狠狠地說。

  Jason的心臟揪了一下,他以為同樣是死過兒子的老爸Bruce這方面會有同理心,但青年同時也很沒同理心地覺得Bruce沒資格說別人。


  Slade沒有動搖,他輕輕放下他的啤酒罐,Jason覺得他對自己笑了一下,然後意有所指地說:「我沒必要對自己的兒子調情。」

  Jason就要被他逗笑了,在他笑出來前的瞬間聽見椅子倏地推開的聲音,Bruce跟Damian同時拿著自己的餐具站了起來,原本躲在陽台的Dick跟Tim被炸出來,最年長的羅賓握住次羅賓的椅子將他連人帶椅子拖到桌子的最邊邊,四個人就那樣非常有默契地擠進喪鐘前面的四個位置,餐桌的位置再次大洗牌。


  「什麼?」回過神來時所有人都已經就位,Jason像被排擠一樣塞在最後面的位置。Slade對他聳了個肩。

  Jason想起剛剛喪鐘說的最後一句話,看見他名義上的家人殺氣騰騰地使出全場緊迫盯人才意會Slade的意思,轟一下臉紅了。


  「Jason遠點!」Bruce低吼。

  留著整齊白鬍子的男人往後靠,「我不是你的手下也不是你的孩子,你沒有立場命令我做你總是帶頭做的事,Wayne。」


  Jason的心臟又被扎了一下。


  「他跟你什麼關係?你們又跟他什麼關係?」Slade處變不驚地看過他們所有人,「平時相見不如不見,現在又來管東管西,JasonTood是個成年人,他接不接受追求不用你們允許。」最後把目光聚焦在離他最遠的男孩身上,「你成年了對吧?」

  「我……」Jason也有很多話要說,首先他還沒消化喪鐘所謂的『追求』,其次他還不知道自己對蝙蝠們的表現在外人眼裡看起來有那麼糟,再來,沒錯,他成年了……

  「你甚至不了解Todd。」小小的Damian再次疵牙裂嘴起來。

  「噢,沒錯,你們很了解,那你們應該有很多理由說服我不該把你們的寶貝兄弟追走。」

  「……」

  「……」


  飯桌上一陣沉默,只有那個局外人越來越張狂,「來吧,說服我,以你們對紅頭罩的了解,他應該多的是你們無法接受的缺點才對。」


  Jason的怒意在瞬間湧現,以為喪鐘在餐桌上至少得體的想法狠狠打了他的臉——他怎麼會因為在市場相遇就允許這個人出現在自己的餐桌上?紅頭罩對蝙蝠家來說是多大的污點難道還要贅述嗎?喪鐘怎麼能在他的場合、在他面前要求其他人一一指出他有多讓人失望!?


  Jason差一秒就要吼出逐客令,那一瞬間他看見Bruce輕輕拿起桌上的叉子,不是戳瞎喪鐘另一隻眼睛,而是取了一點食物……!?


  「他有用不完的勇氣,Slade,」Bruce把食物放進口中,完全不顧Alfred口中有東西時不準說話的訓誡,「我認識Jason的時候他已經大到會害怕蝙蝠俠的年紀了,但是他敢把蝙蝠車的輪胎卸下來,這是你這種程度的罪犯都沒有勇氣做的事。」

  「……」Jason錯愕地瞪著Bruce——老傢伙是在說什麼!!?

  「在我們家,小翅膀是唯一一個進廚房不會讓人提心吊膽的,他還會做好衣物分類。」

  「只要對方不是罪犯,大紅對弱勢族群就特別親切,他時常偷偷挪用Wayne基金給基金會照顧不到的人。」見Jason要開口反駁,Tim很快接著說:「我們必須假裝不知道,不然他會以為我們要反對,挪用Wayne基金的資金總比挪用企鵝人基金會的資金還要安全。」但不意味Jason就沒把企鵝人當提款機。

  「上次提圖斯吃了Drake那個蠢貨餵的巧克力,是Todd即時發現並且逼牠吐出來,他手指關節上的咬傷過了一個禮拜才痊癒。」


  Jason快速地眨了幾下眼,這個餐桌受了詛咒般地給他帶來各種不同的錯愕,蝙蝠跟小鳥們現在都是在說什麼?

  ——還是對他們來說那是他的缺點!???

  ——有勇氣、家事滿分、照顧弱小、拯救小動物是缺點?做人要不要這麼嚴苛!?


  Tim皺眉,「我沒餵牠,剛好掉地上被你的狗給吞了!」

  「提圖斯受過訓練,牠不會吃掉在地上的東西!」

  「但牠就是吃了!」


  邊吃東西邊列Jason優點清單的Dick還要顧著旁邊兩個準備把叉子插進對方眼睛的弟弟,Bruce跟Slade仍在瞪著彼此,除此之外,這個餐桌再正常不過了。


  Jason從來沒想過他們會為了自己的優點吵起來,以至於他都要忘記始作俑者SladeWilson是要他們說缺點……這又是什麼新型的詐騙嗎?


  「Jason的在學成績都是A,」Bruce說,「他有很強的文學造詣,」Bruce說,「學什麼都很快,」依舊是Bruce說,「也不會挑剔我選的電影。」

  「……」Jason的臉都紅了起來,很想叫他別再說了,明明他已經不是小孩子了,Bruce起頭誇讚他居然會這麼讓人心動……

  「我知道他愛我們,……」Bruce突然自己心虛,「可能僅次於Alfred……,總之,他愛我們。」

  Dick才要補述,就看見Bruce的眼神猛地看向落地窗外,蝙蝠號誌燈打在夜晚的黑雲上,打斷這個漫長的晚餐。


  許久沒說話的Slade也往蝙蝠號誌燈看過去,那是高譚義警們要去浪費時間的訊號,他冷冷地笑了一下,綜合起來沒有一樣是他必須放棄追求的理由。

  「這不是很可愛嗎?」

  「沒錯,」Bruce站了起來,拿起自己的外套,「所以你配不上他。」


评论(21)
热度(113)

© 白灰灰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