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ijay]糾纏(28

28.


  淺色的窗簾隨風飄揚,SelinaKyle的公寓沒關窗,Damian得跟這個迷惑他父親的女人當面談談,婚姻是複雜而嚴肅的大事,他會用不見血的方式讓貓女打消念頭。

  馬爾杜克輕輕落在陽台,他能感覺到床上那雙投過來的視線,似乎在觀察自己是否有威脅信。Damian也不會空手而來,一半Wayne家的血、alGhul家的驕傲是他談判的資格與本錢,當然,或許他也能直接拿出懷中的支票簿。



  隔天下午,莊園。


  「很高興看到黑眼圈淡了一個色號,你案子忙完了?」Jason端來Alfred教他做的華夫餅。

  「是啊,總算……」


  自從蝙蝠俠把小丑已死的消息帶回來後,高譚發生了不少事。

  蝙蝠俠否認是他殺了小丑,原話是『Ra'sal Ghul派人殺掉小丑』,但對連Ra'salGhul都不知道是誰的高譚人民來說,最後見著小丑就是殺了他,非常簡單又不負責任的邏輯推理;當然還有另一派是選擇相信蝙蝠俠,這一派當中不包含罪犯們。

  比起小丑的死亡,更常被提起的反而是蝙蝠俠越過的底線會帶來什麼後果,比起小丑的死亡,越過底限的蝙蝠俠、開了殺戒的義警會有多恐怖可想而知,後果就是高譚自發性地維持了好一陣子的和平,沒人敢跟會神秘出現又神秘消失的蝙蝠俠過不去。

  直到刺客聯盟的人馬帶著一群人蝠出現在高譚,破壞可以看見的各種東西、造成重大傷亡,蝙蝠俠把最後自稱主謀的刺客移交法辦,才讓一些以為他開始殺生的高譚人民跟高譚罪犯相信他並沒有越過底限,於是諷刺的是,罪犯們又開始囂張了。


  HarleyQuinn是小丑的女朋友,在小丑死亡後她沈寂了好一陣子,在人蝠攻擊高譚的事件結束後,她不是去找刺客聯盟算帳,而是控訴蝙蝠俠見死不救與兇手無異,大概每次逃出阿卡姆瘋人院她就會以同樣的名目搞點事。

  最近Tim就在處理她搞出來的大小事,雖然最後還是以把她丟進阿卡姆瘋人院告終,但他們所有人都相信這不會是最後一次。


  Tim的眼睛無神地撇過華夫餅,「那是Alfred做的華夫餅嗎?」

  「他教我做,我按自己的喜好做了一些配方的更改,你吃吃看?」

  Tim有點不安地拿起還溫溫的華夫餅,他們都知道尊敬的Alfred一直以來都體貼並且無微不至地照顧他們所有人,努力不讓他們餓著、凍著、住著不舒服,……但是華夫餅,可能上帝跟他們的老管家開了個玩笑,只有華夫餅對他們來說是痛苦的折磨……

  所以他希望能相信Jason改良過的華夫餅,至少能把那個像漿糊般的口感改掉……


  「!!」一咬下去Tim就驚豔地醒了,「超好吃!」

  「哈~」Jason也表現得有些意外,「我以為你們不會習慣我的口味,就沒做多少,這邊這些是Alfred做的。」

  Tim快速地吞下口中的華夫餅,多拿了兩顆Jason做的,「今天的下午茶太精彩了!」

  「沒錯。」Jason贊同地笑著,他不忍說他其實也知道Alfred的華夫餅不好吃,並且向Watne家的老管家坦承他吃不習慣,結果得到Alfred欣慰且了然的微笑。

  ——Alfred一直都知道他的華夫餅是什麼樣子,每當他深愛的家人們又在拿自己的命開玩笑且不聽勸的時候,他就會想起孩子們包容他的華夫餅時那殷殷切切的表情,並且忍不住想直接看到,等到發現的時候他已經在揉麵團了,而且屢試不爽。

  ——現在只有姓Wayne的傢伙們不知道那是來自老管家的懲罰,Jason見Tim那守著華夫餅的肢體動作,就不難想像Alfred平時有多愉悅。


  ——今天的下午茶絕對會非常精彩。



  事情的轉折發生得很突然,包括Jason在內所有人都不認為Damian會放過貓女,雖然他的確在使用『理性溝通』的方式,但他在做的事是要Bruce打消念頭,他一定會找時機會會那名擄獲他父親的心的女罪犯。

  說不定他去了,什麼時候去的不知道,今天Damian下午回來的時候就不再提起反對意見,他的褲管上沾了一些貓毛。


  「你居然喜歡這種毛絨絨的小東西……」寵物店裡頭Jason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這種沒有殺傷力、見罐罐等同見主人的沒有骨氣的小東西?」

  Damian的手掌在籠子裡,任一隻崽貓小小的蹭過他的掌心,抖著柔軟的小耳朵跟短短的腿。

  「你就跟貓一樣,」Damian動動手指,搔弄貓的脖子,眼神是前所未有的溫暖,「就我所知貓特別喜歡在主人忙的時候來作業妨礙。」

  「就直說我礙事吧!」Jason磨著牙。很久很久以前當他聽販賣所的二手性奴提起爭寵的事蹟時,他不禁覺得被主人冷落不也挺好的嗎?甚至在看後宮伸展台的時候他都希望能有個嬪妃看清楚現實自己請調冷宮,賞花賞月賞秋香怎麼樣都比爭奪一個男人幸福,現代的冷宮肯定還有Wifi,絕對不會無聊死的。

  但是現在他懂她們在爭什麼了,看Damian用那種只會出現在他身上的眼神去看別的生物,他就噁心得胃酸升高。


  「你礙事的方式還沒那麼可愛。」在他忙的時候一直挑起他的性慾真的稱不上可愛。

  Damian緩緩地拿出籠子裡的手,一整間的毛絨絨軟化他原本剛毅的表情,連皺著的眉頭都鬆開了。

  「……」Jason想吐。

  「走吧。」在男友真的吐出來之前,少年心滿意足地將他帶出寵物店。

  「你不買?」

  「買來讓你烹煮?不。」

  「是是是我會全部煮來吃掉。」Jason一邊翻白眼一邊被拉出去。



  如果Jason沒提出他放假這麼久下個月就無法領薪水的意見,Damian可能不會給他開啟遠端操控的權利,現在Damian留在高譚的電腦系統會跳出聯盟接洽的案子,由他負責評估風險跟調派人手,Damian不讓他回聯盟,他只能這麼做了。

  Jason一邊關注新聞一邊在電腦資料中翻翻找找,新聞還沒出現相關新聞,但他已經收到一些具體內容不清楚的小道消息。

  他只知道中東的某個冷門小勢力努力在爭奪媒體版面、製造話題、企圖改變當地人的觀念習慣,但是當地的媒體選擇無視。這樣刺客聯盟的業務量應該增加才對,為什麼都沒看到相關的委託?他只能想到『不利於聯盟』跟『對方沒錢』這兩個理由而已。


  媒體無視的東西得從其他管道去找,幸運的是蝙蝠電腦對這些小道消息的蒐集還算敬業,他總會搞明白Damian不願意接洽的原因。


  Jason一個一個點開蝙蝠電腦能找到的所有消息,一則是幾個小奴隸主把他們的奴隸賣給其他聲譽不錯的奴隸主、一則是幾場沒什麼人在關注的演講,其內容跟『奴隸人權』有關,直到這裡Jason就已經明白聯盟不願接觸的原因了,更不用去點最後一個標題『訴求:解放奴隸為最終目的』。

  如果奴隸解放,Damian做為一個大奴隸主,所得到的只有損失而已……


  Jason關掉蝙蝠電腦的畫面,安靜地離開蝙蝠洞。



  Wayne與Kely訂婚的消息傳遍各街小巷,雖然每個人都說著恭喜恭喜,但基本上真的祝福的人沒幾個,地下賭譚更是開了跟世足差不多精彩的賭局,賭他們能維持多久的婚姻、賭Wayne多久會開始偷吃、……最誇張的是還沒結婚就開始在賭離婚時貓女會拿到多少贍養費……

  Jason跟Alfred在各種名單跟小決定間忙活,規劃一件美事不在Jason的任何專業範圍內。


  「這些是賓客名單,Jason先生,您之前有排過位置的經驗嗎?」

  「呃……」Jason尷尬地聳了個肩,「我幫死人排過。」嚴格來說他是負責放進去,而非規劃位置。

  「那也可以。」Alfred不以為然地拿出場地位置圖,「我能教您。」

  「真的?」

  「是的,先生,我們可以從Wayne們開始,」展開宴會廳的桌椅位置圖,「相信我,Wayne們非常簡單,只要把您沒看過的名字都排到最後桌……」

  「哈哈哈~」當然不行,但Jason的感覺好多了,「我沒在現實世界參加過婚禮,Alfred。」

  「聽起來是個可歌可泣的故事。」

  「噢,它是的,關於我一個夢,它是一場讓Talia跟Bruce都為之驕傲的婚禮~」


×


  蝙蝠俠跟貓女結婚根本沒有實際意義的好處,Damian沒有他父親那麼相信人性,世界上不存在能洗去罪惡重生的人類。


  「你就是個例外,Damian。」Bruce帶著笑意,他應約參加了一場公益高爾夫球賽,Damian被他拉著一起。

  「我不是個例外,父親,我始終如一。」

  「Talia招攬過我很多次,她認為我加入刺客聯盟對聯盟有益,但我深信對聯盟最有益的是解散它,現在你用不用解散它的方式讓它往好的方向走。」Bruce拍拍Damian的肩膀,握起自己的球桿,「愛情的魔力。」

  Damian為這俗套的台詞翻了一個白眼。他沒有說刺客聯盟還是接許多要過血的活,只是可能不殺人而已——那是指他的手下們,傭兵們的行動方式他管不著。


  「Todd只是讓我看清了現實,在我們推翻刺客聯盟以前,他對我說了異教徒的事,我也從可以找到的文件中得知我的存在極大可能要作為外公安置靈魂的容器。」

  帥氣揮下桿子的Bruce撲了個空,小白球仍矗在地上分毫未動,他聽見身後的有錢人們發出嘻笑聲,然而他卻無法對那些不相關的人露出該有的笑容。

  Bruce聽不出Damian聲音中存在任何強烈的情感,就好像他已經獨自把私人情緒給處理完畢。

  Bruce甚至到現在都還活在雙親死亡的陰影中,一個剛滿18歲就必須負責整個刺客聯盟的青少年、他的親生兒子又得花多長時間才能從謊言的陰影中走出來?


  「這件事我沒告訴Todd,請您別提起,父親。」

  「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Damian,」Bruce沈重地說,「告訴我所有我能幫忙的事。」

  「就……我不在的時候顧好Todd,如非必要,我不打算再讓他回到刺客聯盟。」



评论(4)
热度(56)

© 白灰灰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