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adejay]雙面鏡(4

4.


  警急三秒會議的主題是:誰要去開門?


  「Bruce絕對會打斷我的腿!」Dick掛掉電話後整個人都不好了,「他現在肯定在計時!」

  「安全屋是我的!喪鐘我邀請來的!Bruce才會打斷我的腿!」Jason朝他大吼,「人都我殺的他怎麼可能不打斷我的腿!」

  「我需要幾顆安眠藥……」Tim第一次這麼想睡死過去什麼都裝做不知道,「最正確的人選是Damian,Bruce再怎麼絕也不會斷了自己的後代。」

  「我不是那個需要負起責任的人!搞清楚你該找誰算帳,Drake。」


  Damian話才說完,所有吵鬧都停了下來,他們看看彼此,然後同時往Slade的方向看過去。

  Jason的頭皮在發麻,平時只要Bruce來照訪他他就渾身不對勁,現在再加上喪鐘在這裡才更手足無措,講真的只要Slade回去麻煩就少一半了……可是不對啊!明明這整件事都不會亂套的!對他來說喪鐘在這裡無傷大雅,因為等等要來個蝙蝠俠,才會無視暴風雨前的寧靜直接進入暴風圈啊!


  「問題,」Slade拿起桌上的餐巾擦擦嘴,其實他還沒吃飽,戲謔地對他們所有人笑,「現在我是最不受歡迎的人?還是最受歡迎的人?」

  「……」


  瞬間了然的Dick、Tim跟Damian都掩蓋住瞬間流露出的希望,警惕地往後縮了縮。Slade已經表明過蝙蝠俠知道喪鐘住這還常常來『關心』,Bruce會在電話中咆哮就表示他知道他們和樂融融齊聚一堂……

  ——沒錯,他們的確……可以……讓……喪鐘去開門……?

  ——直接把炸彈推到前線,炸完就沒事了……?不,不至於沒事……但狀況會輕鬆很多……


  ——等等,我們還自稱義警呢……怎麼可以跟收錢殺人的傭兵低頭?


  「不用那麼緊張,你們又沒委託我去殺人。」看出他們在想什麼的Slade放下餐巾,「這是鄰里互助。」

  「……」聽見關鍵字的Dick深吸了口氣,可以的話他真不想開這個口,「你想怎麼樣?」

  「沒什麼,提幾個跟『去幫蝙蝠開門』可以相抗衡的條件而已。」

  「……」


  不、不行……不能為了這個小事跟惡魔握手,終結者喪鐘每一個字都是一個陷阱,絕對、絕對不能請他——


  砰!

  Jason的門被大力敲了一下,四隻小鳥全都縮起肩膀,「說你的條件!!

  Slade無視那個撞門的聲音,悠緩地笑著,說:「第一,我就住在隔壁,不管你們喜不喜歡都得承認;第二,紅頭罩的食物不錯,我很喜歡,只要他開口邀請我,你們就別囉唆;第三,我知道大半夜是你們這群蝙蝠的活動時間,但隔壁有住人,就是我,我是人類,晚上休息,你們在半夜用這種音量喧嘩,我脾氣再好都會生氣,明白嗎?」

  「……」聽半天沒聽見什麼奇怪的條件,只有一些喧賓奪主欺人太甚又讓人想吐嘲的東西,情急之下也沒空反駁,「就這樣?」

  「我說過我在放假。」Slade聳了個肩。


  砰!

  「同意、同意、我們會安靜!」


  Slade滿意地從椅子上起身,對他來說看蝙蝠家的人都吃鱉是不錯的消遣,要他在非任務期間去單獨面對蝙蝠俠也沒關係,反正蝙蝠俠也不殺人,就看他怎麼虛張聲勢而已。


  Slade用很平常的步伐走到玄關,輕輕地解開鎖、扭開門——話說回來,這次蝙蝠懂得站在門口等人接待而不是自己出現在陽台呢,可喜可賀~


×


  太慢了!太慢了!

  Bruce在門外焦躁的瞪著門,腳底板不自覺地快速拍打地面。


  他教給他們的警覺心難不成全餵了狗?Jason可能會跟喪鐘遇上在他的意料內(各種可能的遇到、最糟的狀況是敵襲),其他人,至少他以為不算離經叛道的Dick、Tim跟Damian(好吧Damian可能有待商榷),居然可以接受跟喪鐘共處一室?還這麼久不來開門?


  今天中午左右Bruce被紅頭罩陽台的入侵警報嚇醒,他共享著紅頭罩陽台的警報器監視(當然Jason並不知道),它只響幾下就停止了,Bruce無法從它像素不是很好的畫面中得到之後的情報,只能往前調一點,只看見Jason越過陽台去喪鐘那邊、過一陣子Jason回來,警報在喪鐘過來的時候叫、在Jason的臉放大的時候停。


  ——這是Jason放喪鐘進來的意思?還為了喪鐘把安全系統關掉?


  ——那個Jason?

  雖然他們的理念有分歧,但Bruce可以肯定的是Jason對罪犯深惡痛絕,怎麼可能去喪鐘那邊又讓他過來?

  ——他們有這麼好的交情嗎?


  Bruce背脊發涼地要Barbara立刻調出該大樓的監視器,Barbara表示幾個街區以前Jason跟喪鐘就各自提著同一個市場提供的塑膠袋,一起從正門口有說有笑回來,然後就進入自己各自的家門沒有出來過。

  ——因為他們的陽台是相連的!


  Bruce沒換蝙蝠裝直接衝出門,扔下本來想叫住他的Alfred,等他開車衝出莊園的時候接到老管家打來的電話,他還能保持的部分理智只聽見老管家提到Dick給他一個小小的聚會邀請,詳細部分他還沒聽清楚他就到達了他的一處安全屋——位於Jason安全屋幾個街區外,也在八樓,拿著望遠鏡可以從一個角度看見喪鐘跟紅頭罩的陽台。

  他無視所有跟他打招呼的路人,連電梯都沒等就衝了上去,躲在陽台緊盯Jason陽台上抽煙的男人。


  喪鐘身邊有一個煙灰缸跟啤酒,那個身經百戰的超級戰士幾乎是瞬間就發現蝙蝠俠的視線。

  望遠鏡的視角中喪鐘稍微轉過身,用拿著菸的手跟他敬了個禮,就不理他繼續跟Jason聊天了。


  ——Damnit!

  Bruce罵了句響亮的髒話,喪鐘出現在高譚就已經夠煩人了,現在還出現在Jason的陽台上,跟裡頭的人彷彿很熟一樣!!


  再沒過多久他收到Alfred來的訊息,Dick邀請他的地點剛好就在他正在監視的位置,他一邊崩潰一邊咬牙,他會去的,再忙都會去!


×


  Bruce在看到來開門的是喪鐘的瞬間理智就斷了——說不定他的孩子們全遇到敵襲,畢竟這傢伙是喪鐘;也說不定是他們決定讓喪鐘來開門的——所以他非常生氣的笑了。


  「嗨,Wilson。」

  「嗨,Wayne。」Slade邪惡地笑著,他比Bruce高了半顆頭,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沒開玄關的燈,他看起來特別陰險,「進來吧,孩子們都在等你。」


  對喪鐘的侵門踏戶Bruce心裡的小宇宙已經快要炸掉別人的小宇宙,他對自己吼了大概三百遍他現在不是蝙蝠俠(雖然面前這個男人早就知道他們所有人的身分)。

  Dick接受讓喪鐘來開門肯定是被抓了把柄、Damian特別容易被Dick說服、Jason可能單純想氣他,至於Tim……他大概想睡了或睡著了——總之,他們讓喪鐘來開門絕對是出於非自願的狀況!


  「你似乎很少參加孩子們的聚會,Wayne。」Slade走在前頭,完全不在意把背後暴露給蝙蝠俠。

  Bruce瞬間就聽出喪鐘在調侃他,「我們意外的相似,Wilson。」


  Slade還沒來得及回他,他們就已經到客廳了,裡頭只有孤零零的一張餐桌,食物還在、碗筷還在,但是一個人都沒有。

  「逃得真快。」Slade忍不住吹了個口哨,他還沒發現呢。

  「你對他們做了什麼?喪鐘?」

  「這麼快就興師問罪了?」Slade處變不驚地坐到他的位置上,「先說一下廚房在那,你可以自己去拿盤子跟叉子。」

  「……」Bruce一股火又要噴出來了。——關於沒人準備他的餐具。

  「雖然你來的原因也不是要來參加被邀請的聚會,只是單純來監視我,蝙蝠,但我還餓著,我們可以邊吃邊聊。」Slade夾了一點冷盤,「你兒子煮飯很好吃,你吃過嗎?」


评论(15)
热度(118)

© 白灰灰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