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ijay]荒間(四

31.


  Damian最低調的那台跑車駛進莊園,好在他下午有出去吃個飯,不然他大概會因為空腹感而發脾氣。


  「你回來了,Damian少爺。」Wayne家的老管家接過進門的青年脫下的大衣,「老爺在客廳裡等你。」

  「父親回來了?什麼時候的事?」

  「下午,他還替我帶了禮物。」


  見Alfred神神秘秘的表情Damian沒說什麼,悠緩地走進客廳,在看到他好久不見的父親之前,卻是先看到一套他很熟悉的白瓷茶器,跟一只翠藍色的杯子……


  「……」不是吧?

  他跟Jason的確都沒有看信用卡簽單上的名字,可如果對方是他老爸的話確實有可能存款超過3百萬還花錢如流水……


  「好久不見,Damian。」望著窗外的男人轉過身來,那不是Jason形容的濃密的大鬍子,而是乾乾淨淨、一點鬍渣也沒有的臉。

  「父親。」


  「我下午本來想過去找你,可你不在。」

  「……我去吃飯。」

  「很高興你總算願意在工作時間中抽空去吃個飯。」

  「這方面遺傳至你,父親。」Damian坐到椅子上,「你要來可以給我一個訊息,你知道我因此有一筆3百多萬的單子要化為泡沫了嗎?」

  「你就收下吧。」Bruce拿起他的翠藍色杯子,「這是你的作品,對我來說無價。」




32.


  隔天Jason休假,他開開心心地過了一個沒有老闆也沒有Wayne瓷器的日子。

  再隔天當他去到公司時,Damian將昨天那張3百多萬的簽單從抽屜裡拿出來放在結帳台上,臉黑到連第一壺茶都沒泡……


  「你看一下簽名。」

  Jason低下頭,簽單上是很隨意的草寫:BruceWayne。


  「……」Jason盯著它三秒才回過神,「你爸!?」

  「對,他昨天下午的飛機回來,回莊園之前來這裡本來要找我。」

  「……」

  「但是他卻鬼迷心竅跟你買了東西。」Damian揉揉他痛了一早的太陽穴。


  收自己老爸『原價』3百多萬是什麼樣的心情?昨日Wayne先生完全沒有提到他是老闆的老爸,甚至還很親切地說願意再跟Jason做交易,看起來不像是耍著人玩的……如果是的話Jason絕對會暴怒的,他可是加班到12點啊!


  「你就不能照收嗎……」

  「如果是你父親你會跟他照收嗎?3百多萬?」


  Jason想了兩秒,「就算我爸全身上下只有3百多塊我也會跟他照收。」冷血地說。

  Damian送他一個白眼,無法溝通。


  「總之這筆單,扣掉成本之後,剩下的全部做公益。」Damian深深嘆了口氣。

  「你說的成本也包含我昨晚的加班費吧?」絲毫不覺得跟自己的薪水有半分關係,Jason笑著說,反正他是試用期,既然沒有抽成的話,加班費總有吧?


  Damian想送他拳頭當加班費。




33.


  Jason對紙袋裡頭所謂的制服很有意見,黑色高領、羊絨內櫬,柔軟又不失彈性,套上去很舒服沒錯,活動上不會不自在、料子很好也沒錯……

  站在鏡子前他越看越奇怪——這不就是Damian身上穿的那件!!?

  原來那傢伙平常穿的是制服?不是什麼名牌服飾!?——他用這麼好的料子當制服!?


  沒有店名、沒有logo,看上去就像兩個穿情侶裝的男人一樣。


  想到『情侶裝』三個字的Jason差點沒吐出來,一臉崩潰地離開了洗手間。




34.


  繼續處理他老爸跟Jason桶出來的簍子的Damian,看向一臉僵硬從樓上下來的唯一員工。

  青年手上的紙袋裝著另外一件備用換洗的制服,黑色的毛料並非貼身,而是很剛好的披在青年身上,或許因為Jason本來就高且厚實,黑色讓他看起來更魁梧了。


  好像嫌Jason的表情還不夠絕望似的,他悠悠地補了句:「比我想像中胖點。」

  「是壯!!

  「別像個娘們似的對自己的身材形容詞斤斤計較,Todd,去泡茶。」




35.


  將滾燙的熱水沖進裝著乾燥百合的玻璃茶器,光想到他現在看起來超像Damian他就心情鬱卒,連帶看到左手邊沒啥打光、沒啥擺設的幾個白瓷花瓶也跟著心情不好。


  「我很久前就想問了。」

  「什麼?」

  「那些是什麼?」

  「哪些?」

  「那些。」


  Damian順著青年的目光看過去,擺在最角落的是店內最不起眼的商品——


  「花器。」Damian說,他實在不想承認那是賣得最糟的商品。

  「我知道是花器,」看了眼計時的沙漏,角落的每個花器他都一個個擦過了,沒擦之前跟丟角落的破瓷爛瓦差不多,少四個0都不吸引人,「怎麼會擺那裡?」

  「……」Damian停下手邊的工作,用一種很複雜的表情看向他的員工,他說不出口不管擺哪裡都賣不出去,就隨便找了個角落安置了。


  「哇喔,你們這些人不懂花器的價值是吧?」Jason手叉著腰,用一種『哼,真弱雞』的表情看著自己的老闆。

  「我是不懂花器不是不懂瓷器。」Damian反駁道。

  「你是不懂身為花器的瓷器。」Jason反駁他的反駁道。




36.


  Damian有點耿耿於懷,Wayne瓷器的每一樣產品都是他設計出來的,也因此他才有自信對所有客人解惑,他了解每一樣商品的使用方式、安全注意事項、製造過程,沒有人有機會問倒他——除了花器!

  他曾經讓花器裡頭裝上適合的植物,擺在所有可以展示它的好位置,那陣子賣得滿好的……然後植物們們一天天變黃死去,最後挖掉了土,成為一個什麼都沒有的花器跟永久滯銷品,倉庫跟工廠裡頭還堆著很多。


  很多常客來也會問有沒有花器,當他們走去那區角落,就好像看到一櫃空櫃子一樣,什麼也沒表示地轉移注意立了。

  他不是不想讓花器有捲土重來的光榮勝景,可是他、Grayson、Drake跟前前後後好幾個做不到一個禮拜的前員工們,每一個都是殺死那些植物的兇手之一,每隔三天就買新植物也是一筆大開銷,又不是每三天都能賣出花器。


  所以今天Jason在一個小型花器裡頭擺進跟綠綠肥肥的東西、跟綠綠乾乾的東西,Damian也不覺得那些東西會活多久……


  「你想了一個晚上就是在我的花器裡頭裝野草?」年輕老闆皮笑肉不笑地說。

  「這盆不是,那盆是。」指了指放在『光會透進來杯』後面的那盆甚至有枯黃葉片的小東西,「那是我早上在路邊挖的。」


  「你真的在我的花器裡頭裝廉價植物!!?」

  「你會見證廉價植物的生命力。」Jason才不理他,好好地將一小盆石蓮花擺上架,「這種看起來肥肥的都不要澆太多水。」用教小孩子的口吻,「另外那盆瘦的可以給它們多吃點,這樣解釋不會很難記吧?」

  「……」

  「有空的時候可以把枯黃的葉子剪掉,用『剪刀』剪掉。」

  「不用強調,Todd。」生氣。




37.


  Damian拿起剪刀,做著自己一般不會親自做的事,將枯黃的葉子剪掉。


  「你幹嘛!!!」聽到喀嚓一聲,回過頭看到整株鐵線厥被一刀剪了下來……

  「剪掉枯黃的葉子。」

  「你剪葉子就剪葉子!幹嘛剪枝!!?」

  「這整枝都黃了。」

  「還是有綠的啊!它只枯了五片葉子!其他只是長得比較醜而已過段時間就會漂亮了!」Jason搶過剪刀,拒絕看Damian再傷害其他植物。

  「……」誰才是老闆啊,「你這些野草最好有效!」

  「就算沒效也能當裝飾!反正都擺在那種沒用的牆邊!」


  叮鈴鈴,門上的風鈴作響,踩著高跟鞋的女士一進門就看見店內兩人對彼此疵牙裂嘴。

  「啊啦,我打擾你們了?」


  「讓妳見笑了,雪莉夫人。」Damian深吸了口氣,「要喝杯茶嗎?現在有月季花茶,很適合妳今天口紅。」


  Jason在心裡翻了個白眼,這傢伙是真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喝花茶就喝花茶,跟口紅什麼關係?


  「或如果妳喜歡的話,我可以為妳沖泡與妳指甲同個顏色的紅玫瑰。」

  「你總是知道我喜歡什麼,Damian。」女士笑了笑,優雅地走到,「我想要紅玫瑰。」

  「好的,夫人。」


  Jason沒有特地過去招呼,反正Damian正在賣笑,他就背對過去整理他的小植物就好。


  雪莉夫人撐著臉頰看著Jason的背影,看他寬闊的肩膀、扎實的腰,還有在下方很標緻的屁股……

  青年看起來好像有點悶悶不樂的……

  「你的小男朋友不會吃我跟你的醋吧?」


  Damian差點手滑弄掉整壺熱水,Jason差點摔爛他手上的花器……

  「不好意思,夫人,」Jason鐵著臉說,「這是制服,……不是情侶裝……」


  「啊啦~不是嗎?」疑惑地看回來Damian,吧檯裡的青年面有難色地點點頭,「原來你這身是制服?我以為你只是喜歡這件衣服呢~」

  「不,這是制服。」


  尷尬的氣氛蔓延開來,Jason再次背過身去整理他的石蓮花。

  Damian將沖泡好的紅玫瑰遞到夫人面前。


  「他叫什麼名字?Damian?」

  「Todd。」

  「我沒看過你發制服給員工,」拿起那只漂亮的玻璃杯,「這位Todd先生肯定深得你喜愛~」

  「……」Damian的心臟差點停了,「夫人。」

  「哈哈哈~我開個玩笑,別這麼認真,Damian~」突然眼睛一亮,「他手上拿著什麼東西?」


  Jason轉過頭,他手上的是剛移轉好的石蓮花,在小小白白的花器中看起來異常可愛。


  「是……花器。」Damian梗著喉嚨說,不知道為什麼有點心虛……


  也不能說是心虛,因為花器真的已經停太久沒有賣出去過了,突然出現一位夫人這麼聚精會神地盯著它看……與其說是心虛不如說他是在緊張……


  「你家的新產品嗎?」雪莉夫人放下花茶走了過去,「我喜歡這麼可愛的小東西~你真的該多開發一點的~」

  「……」Damian心情很複雜……所有產品都有製作DM發給每個常客,當然花器也有,雪莉夫人跟希爾夫人一樣都有自己的餐廳,所以才會跟他大量採購瓷器皿,她們幾個月前都拿過花器DM……


  Damian第一次這麼詞窮,尤其他看見Todd在用鼻孔看自己。




37.


  Jason又花了幾天慢慢地把植物挪進Damian的花器裡,而且這幾天下來,沒有任何一盆植物死掉。


  至於那個被整個剪下來的鐵線厥,整株插回土裡也意外活得好好的……不愧是野草啊,Damian跟Jason同時想。

  但是Damian仍舊拒絕開口承認野草的生命力旺盛。


  Tim偷閒過來看看時瞧見Jason還在店裡沒離職讓他有兩秒說不出話來,看見架上的植物也驚訝得兩秒說不出話來,「這些活多久了?」

  「10天。」Jason跟Damian同時說。

  「……」Tim不可置信地看著Jason,「你簡直是神。」順便稱讚他奇蹟似的任職超過10天。

  「喔,我喜歡聽這個。」Jason點點頭,很爽,然後意有所指地看向那個沒在這方面誇讚他的Damian。


  Damian嘁了一聲,「只是因為這些野草都死不掉。」


  「有點風度,Damian。」Tim說,坐到吧檯前放下他的包包。

  「有點風度,Damian。」Jason邊說邊幫Tim倒了杯花茶,「快問我這10天賣掉幾個花器,Drake。」

  「賣掉幾個?」

  「132個。」

  「按這個進度應該兩年可以清掉你老闆的庫存。」


  Damian真想走過去戳瞎那雙得意的眼睛跟看他好戲的眼睛,不過花器因此被賣掉也是事實……


  「啊,我剛剛就想問了,」Tim喝了口花茶,「你們為什麼要穿情侶裝?」

  「是制服!!!」兩人同時吼。




评论(26)
热度(130)

© 白灰灰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