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rkjay]Pandora's box(尾聲完

he(吧

ooc(嗯

--------------------

尾聲


  啊,太陽下山了……


  Kal-EL抬頭看著那個洞,一切又恢復黑暗。

  他可以從那個小小的洞口看見上頭的星空,再仔細點可以穿過洞頂看見外頭著草木與石頭。


  Jason躺在牆邊,衣服已經被穿上,Kal-EL就坐在他旁邊握著他的手,聽著青年平穩的呼吸聲。


  這次的幻覺好久啊……他第一次跟幻覺做愛到結束呢……


  Kal-EL執起Jason涼涼的手,輕輕放在臉邊蹭啊蹭的。

  下午他以為自己真的在飛呢,還能看見細小的毛細孔、血液脈絡……

  是不是只要Jason還在,他的這些能力就不會消失呢?


  好棒啊……

  可是他不想再被幻覺給欺騙了……那不是能力,他再次提醒自己,Kal-EL,那些都是幻覺……


  好吵啊……

  從剛剛開始就一直有聽見嘈雜的聲音,他的周圍並沒有新的幻覺產生。

  那些聲音聽起來比較像蟲鳴、鳥叫、風吹樹搖動,還有人類踩在草地上的聲音。

  已經很久沒有這麼吵了……


  好久好久以前他還以為失去能力的自己會死在這個地方,他也沒有真正看過這個空間,幻覺裡頭也會出現陽光,會把整個空間照得閃耀,包含地上的黃金器皿們……

  這次的幻覺讓他看見銀器跟銅器,也算是非常新鮮了。


  堆得高高的器皿底下,Kal-EL稍微瞇起眼,把注意力集中在這裡,可是也沒什麼好看的,每一樣東西他都清楚它們的樣式,除了每次出現都會不一樣的幻覺以外,什麼都沒變過,沒……


  Kal-EL突然眼睛一亮,一個東西進入他的視線……是一張捲在一起的、老舊的羊皮紙……


×


  隔天清晨……


  「嗯……」


  聽見青年細微的低吟,Kal-EL抖了好大一下……正確來說,是『神燈』抖了好大一下。


  Jason全身酸痛地撐起身體,只在滿地的銀器銅器中,看到一個巍巍發抖的油燈

  「……」青年疲憊不堪地翻了個白眼,他還以為自己被壓在洞頂操到昏天黑地是一場荒謬的夢……

  看來荒謬是真的荒謬,但如果是夢就更好了!


  「Kal?」Jason出聲喊了喊他。


  油燈抖了更大一下,突地『跳』了一個小幅度,然後試圖鑽進一堆器皿中躲起來。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他在裡頭哭喊著。


  「……」Jason翻了下第二個白眼,原來真的是神燈精靈,「出來,Kal。」

  『我……我很抱歉……對不起……我我我對你做了……我對你……我對你……』

  「……」他不過睡了一覺,現在又到哪個階段了啊,「真的想向我道歉就出來說話,Kal。」

  『可是我……我……我沒穿衣服……』

  「原來你在意啊馬的!!!

  『對不起!!!』大哭。


  Jason現在頭痛的不得了,當然不是只有頭痛,可是現在心理上的疲乏比生理上的還嚴重。

  被那個大東西操了整個晚上……他沒脫肛都是奇蹟了……


  Jason抬頭看了看身後那面牆,還有他躺著的位置,仔細一看只有這裡是平坦的,其他部份都凹凹坑坑……這裡的平坦像是經年累月地踩著、走過才蹋平的。

  靠著在黑暗中的摸索,一雙柔軟的腳掌要走多少次才能蹋平石地?Kal在這個不知道時間的地方『每天』來紀錄自己過了多久?……有必要嗎?


  「這是在紀錄什麼?Kal?」

  他沉默一下,『我……我每產生一個幻覺……就會做一個紀錄……』

  「……」一大面牆都是幻覺?所以男人才會在看到他的時候去劃一條線?

  ——他是最後那條線,那表示……其他條線……Kal-EL曾經產生過這麼多、這麼多的幻覺?


  Jason是知道深度催眠會讓一個人產生生理上知覺,如果這麼多幻覺中有幾個過於真實到讓他有『感覺』的幻覺出現,也不意外遇到『真實』會不相信真實……

  明知那些是幻覺,卻還是忍不住相處,強勢的討好、看著他們消失、對每一個新的幻覺開朗地說初次見面你好……


  Jason揉揉自己的太陽穴,輾轉想到更加現實層面的事……


  「出來,Kal,我有很嚴肅的事情要問你。」Jason壓低聲音。

  『……』油燈還在發抖。


  可沒過多久,油燈的蓋子被推開,一個小小的東西從裡頭爬出來;Kal-EL在離開後漸漸變大,他跪坐在一堆堅硬的器皿上,眼眶紅紅的,全身上下都異常紅潤——在青年的注視下不好意思地挖來一堆銀器,鏗鏘鏗鏘地遮住自己的重點部位。


  「……看不出來你這麼矜持啊?」Jason瞪了他一眼。

  「對不起……!!」將臉埋到手心中。他本來很想哭著說他以為青年只是幻覺,可是那依舊無法改變他做過的事……


  「好了,別弄得好像我強姦你一樣。」

  「嗚哇啊啊啊——」

  「夠了!」丟了一塊石頭過去,「先回答我,你是怎麼想通的?」

  魔神在那吸鼻子,Jason又開始覺得他只是單純的『守門人』了,『魔神』不是殘酷無道嗎?這是在哭哪齣……


  「我發現了這個……」Kal-EL從旁邊的油燈底下拿起一張羊皮紙。

  「你看得懂?」Jason差點沒驚訝地跳起來,他想翻譯這東西這麼久就是為了進入這個古墓,沒想到看得懂的人就在裡面——

  「對……這是我寫的……」Kal-EL攤開它,「這是……蘋果派的食譜,我第一道學會的料理。」

  「……」激昂的Jason又軟了下去,面如死灰。


  「要我翻譯嗎?」

  「不用!」那不就還好沒人看得懂?翻譯出來的那一刻就是他氣死的那一刻!


  Kal-EL看起來有點平復了,反倒是Jason看起來殺氣滿滿。


  「你……」Jason深吸了口氣說,「所以你根本……沒打算完成我的願望?你說的一切都是為了哄一個幻覺?」

  「……」Kal-EL眨眨眼,然後搔搔頭,「呃……」

  「呃個屁!」又丟了一塊石頭過去,「你對幻覺倒是挺無賴的,啊?這些這些,」比比身後那面牆,「你全都做了什麼啊!」

  「不是的,只有我覺得喜歡的才會追求……」


  「……」

  「……」


  Kal-EL的臉又紅了,陽光底下柔和的表情看起來就像個青春期的小伙子。


  Jason決定不繼續這個話題,他問了個仔細,從Kal-EL的身份到他建立的王朝、還有被關進來的原因。

  Kal-EL全都說了出來,他喜歡這個世界,他喜歡人類,他也覺得自己有好好地保護他們;可是無論什麼樣的太平盛世,都一定會有反對的聲音出現,因為他太強大了,要毀滅人類輕而易舉。

  後來他就被魔法封在這個油燈裡面,可能封了很常一段時間,他能自己出來才發現周圍都是黑的,他看不穿石壁、也不再有力量,他無須進食也不會死。

  起初他還有點希望,然而希望破滅也來得很快,他滿懷憤愾、痛苦、悲憤,覺得自己愚蠢到極點,居然為了人類盡心盡力,到最後被他們當成一個隱憂給封起來……

  但痛苦的時間過後,是深深的絕望,黑暗與安靜就這樣逼瘋了他……


  歷經百年千年,每一個幻覺都給他帶來渺茫的希望跟孤獨,反正他再也出不去了,還能怎麼辦呢?就跟幻覺做好朋友吧……就算他們只會出現一次。


  「我也有過有人從上面掉下來的幻覺……」Kal-EL抬頭看著那個洞,「她叫做黛娜……是個很漂亮的女人……」

  「你上了她?」

  「沒有!」極力否認,「她是最初幾個幻覺之一!」

  「就是你還很青澀的時候是吧?」冷笑。


×


  Jason又開始在煩惱論文的開頭了……這是要他怎麼寫?

  他唯一一張線索是蘋果派的食譜,外面那扇『門』根本沒有隱藏的按鈕,等於是沒有要讓人進來的意思。


  「你的眼睛能看到什麼範圍?」

  「能量充滿的時候可以看到全世界……」不自覺地看著Jason的身體,然後臉紅了。

  「對不起!!」咻地一聲又躲進神燈裡頭,『我忍不住!』

  「給我忍著!!」丟石頭砸神燈,發出konn的一聲。


  見油燈又在發抖,Jason現在不只心累,他昨天天還沒黑就摔進來了,什麼都沒吃,還消耗了那麼多體力……


  「你能看穿旁邊這扇門嗎?」

  『……』安靜兩秒,『可以……它至少厚五公尺,外頭有一間雜物室,再往外是層層的機關……入口在最山頂,也大概厚五公尺……』

  「防止讓人進來,也防止讓你出去啊……」

  Kal-EL沒有回話。


  Jason現在不想去揣測魔神的想法,他好不容易找到古墓的位置,卻是從別的位置進入裡面,然後他被裡面的神燈精靈抱在空中變換了各種說出來絕對會被恥笑在做夢的姿勢……


  「啊!」他叫出來。

  『??……怎麼了?』

  「……」Jason吞口口水,「不能被發現這個位置,我要那些挖掘工人停工。」

  「???」不懂。


  青年有點無奈地勉強自己站起來,他要怎麼跟魔神先生解釋他是考古學準畢業生?還有解釋『DNA』這東西?

  雖然魔神Kal-EL並沒有出現在正史裡頭,也沒有任何學者知道他的存在,可現在他挖出這些古物,勢必得引來大匹學者的研究……到時候他們就會在器皿上頭找到他的精液


  找到DNA是小事,被全世界發現他爽到射才是大事……


  「總之,保持原樣……我不會拿走你任何東西,我只要離開這裡。」

  『……』Kal-EL的聲音從油燈裡頭出來,『我能讓你離開這裡。』


  Jason看了看油燈,又看看洞口,確實只要Kal-EL把他帶去洞口附近讓他爬出去就好了。


  Kal-EL緩緩從油燈裡頭出來,邊看著地板邊朝Jason走過來,「我能帶你飛上去。」

  「……」突然湧出的謎之惆悵是怎麼回事……


  「再見,Jason,我會想你的。」





尾聲的尾聲


  「你對世界和平的定義是什麼!!」青年怒吼一聲撕裂報紙。


  戴著一副醜醜的假眼鏡,Kal-EL覺得身上的『西裝』有點彆扭……可能是因為果體習慣了。


  那天被推到洞口,Jason覺得自己好像有被捏兩下屁股……這麼說還算含蓄,正確來說是他覺得Kal-EL就直接把臉頰貼到自己屁股上磨蹭了……

  男人被Jason踹臉後露出抱歉的笑容,說了絕對不會再犯就飄下去了,躲進他孤單的神燈裡頭。


  回到現實世界,Jason走了幾步後越想越不安……如果這個魔神後來決定要滅掉那些關了他的人呢?

  雖然他不覺得現今的人類武器傷不了一個會飛的、能看穿固體的魔神,他對那些傷人的玩意兒還是有點信心的(就算傷不了人類也能一起想辦法?),但總歸還是減少Kal-EL的負面情緒比較好吧?不然哪天他遇到一個憤世嫉俗的幻覺慫恿他毀滅世界……


  沒錯,他得解決這事……絕對不是因為他覺得自己好像丟了寵物一樣良心不安……


  才決定要回頭,突然大地振動,地底下發出轟轟隆隆的聲音,Jason站不穩往旁邊摔了過去,正好跌在洞口……


  底下的Kal-EL不知何時從油燈裡頭出來,也不知怎麼做的在那面有鑽石符號、大寫S的牆上『割』出一個頗大的正方形,然後徒手掐進石壁裡頭,將整塊切割過的石牆從裡頭拖出來……


  Kal-EL拖出石塊後,輕輕鬆鬆將它丟去旁邊,Jason在那看著覺得心臟被人碾碎一樣驚訝——對不起,他現在反而不相信當今的武器了!

  ——那塊石頭可以砸爛幾台坦克啊!!?


  Kal-EL飛進他說的那間雜物室,不到兩秒的時間,Jason臉邊突然吹過急速的風,他抬起頭,一道影子遮在他身上,陽光將上方的紅色披風照得閃閃發亮,連帶他穿在身上那件藍色的緊身衣也格外顯眼……

  ——『醜陋的藍色魔鬼』,他想起記載裡頭的這句話……確實,衣服挺醜的……


  『我答應你要維護世界和平,Jason~』男人笑容燦爛地說,『請多指教~』



  然而他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毀了全世界的武器。


  「我說啊……這樣還是會引起戰爭的……」

  「呃?可是武器都沒了……?」

  Jason嘆了口氣,像在教導一個剛學步的孩子,「武器是工具,戰爭是人心,結束戰爭要做的並不是毀滅武器……」

  「我知道了!」

  「你真的知道我在說什麼?」

  「知道。」Kal-EL衝過來吻了一下Jason的臉頰,親完不等Jason罵他,就飛了出去。

  「真的知道就好了……」


  結果隔天的早報,是各國的領導人全都聚集起來開會,表示他們全都經歷了一場飛上雲層的恐怖體驗,並被威脅如果要繼續戰爭,就會被丟到大氣層外;如果偷偷製造武器,就會被綁到第一顆即將發出的飛彈上,跟著飛彈飛出大氣層。

  至於綁架、並且威脅他們的人是誰,他們都說,是一個藍色魔鬼……


  「Kal……」Jason覺得心累。

  「是?」

  「……」Jason深深吸了口氣,「我們先從如何做個人類開始吧……」

  「那我今天晚上可以抱著你睡覺嗎?」

  「……」

  「我保證不會再把你弄到天花板上!」

  「原來你說的睡覺是指這個啊!!!」暴怒。




小番外(Jay幫Kal取了個人類的名字)


  「這是我的家人,Clark。」Jason在沙發上丟下自己的背包,胡亂地指了指身後一個男人與三個青少年,「家人們,這是我同學,Clark.Kent。」

  「……」Kal-EL看著他們。


  「你也好好介紹一下嘛,小翅膀~」

  「你的同學……?」Tim上下看了一眼眼前的男人,「你說是教授我還信……」

  「你在外地失蹤了22小時就帶回來一個同學?」Damian扯高他的嘴角。


  「Clark幫了我很多忙,對吧Clark?」

  「呃……」Kal-EL有點靦腆地笑了,「你才幫了我很多忙……Jason……」微微低下頭,臉頰紅了起來。


  「……」

  「……」

  「……」

  「……」


  「抱歉……」察覺自己讓空氣溫度驟降,Kal-EL抬起頭,推推他滑下來的眼鏡,「我是ClarkKent,你好,Bruce、Dick、Tim、Damian,還有……」平視看著Damian旁邊的空位,「Jason……我不知道這位的名字……」

  「那裡沒站人。」Jason拿起桌上的餅乾。

  「是嗎?」Kal-EL朝他眨眨眼。

  「嗯。」心滿意足地看自家兄弟那雞皮疙瘩爬起來的表情。

  「我可以給她取名字嗎?」

  「隨便你。」


  Kal-EL將目光放回那個沒人的位置,又笑了出來。


  「初次見面,你好。」




-end-

(接下來wayne家有好一陣子都已為大宅裡頭鬧鬼……

dcik看到一個人影快速飄過、tim看到有物品自己移動、damian表示他的寵物會對著什麼也沒有的地方嗷叫……)


评论(16)
热度(76)

© 白灰灰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