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rkjay]Pandora's Box(上

百粉點梗 @泡芙_艾尔芙 點的clarkjay

不好意思久等了!!!!!!

---

(4/3下午有稍微改一下後半段讓它流暢一點……)

被封印太久有點瘋瘋癲癲的(偽)神燈精靈超x考古學學生杰森

所有跟歷史有關的都不要認真……

巨寫OOC

----------------------------


  黑暗之中,喀鏘喀鏘的地上被踩出聲音,「你看!我種出了心型草!」有著好聽嗓音的男人興奮地捧起他說的心型草。

  “那是石頭。”另一個男人對他說道。

  「我按照古書上寫的做,果真讓我種出來了!」

  “那是石頭。”另一個男人嘆了口氣。


  「你沒有別句可以說的嗎?」男人嫌棄地哼了聲,將他的心型草小心翼翼地擺進『土』裡。

  “有啊,我跟上次來找你的那個紅髮瘋女人吵架了。”

  「什麼?你們能吵架?我以為你們全都互相不認識!」男人突然抬起頭,看向旁邊的男人,「對了,忘了跟你說,初次見面,你好。」



  這他媽什麼文字……


  Jason黑著臉瞪著手上那卷羊皮紙,上頭的每一個文字他都沒看過,更正,是沒有人看過!

  他還曾經把這文字拍下來放上網路懸賞破譯,要知道他這麼一個凡事都不求人的人願意出懸賞(而且還是高額賞金!)已經很放下身段了,居然全世界都沒人知道這是什麼文字!?


  要不是有天意外找到這張羊皮紙,他都以為古代魔神Kal-EL真的是個傳說。


  現在定點挖掘也已經持續好幾天了,他很確定這個傳說就在他腳底下的這座山上,但他就是看不懂手上這東西在寫三小……


  至於Kal-EL是什麼東西,這個魔神的在史書與傳說中的存在感非常薄弱。

  一年前他跟著團隊找到一個號稱直到兩年前都與世隔絕沒接受過現代社會洗禮的古老部落,待在那裡學習當地的語言、文化,想把他的所見所聞加進他的畢業論文裡頭。

  然後在一個老年人嚇唬小朋友時,他第一次聽見魔神Kal-EL這個名字,意外的引起興趣。


  Jason稍微打聽了下,雖然只是個嚇唬小朋友的東西,也有個基本人設,就是Kal-EL是個長相醜陋會吃小孩子的藍色魔鬼。


  後來他四處查詢,只要聽說哪裡有人聽過魔神Kal-EL的名號他就會去問,漸漸發現Kal-EL以各種被打敗、被封印的角色形式出現在當地的各種傳說裡,越來越不像一個杜撰出來的角色。


  Jason大致上整理了一下那些落敗角色,把他們的名字拼湊拼湊正好是Kal-EL。如果他的資料可以參考,魔神Kal-EL便是個反手便能顛覆天下的殘忍暴君。

  這跟他一開始聽說的有點出入,不過這也就是研究歷史的樂趣。


  Jason花了一點時間在魔神Kal-EL上頭,起初Kal-EL因為有不可抗的能力被當作神明敬畏著,他的雙眼能透視萬物、他的呼吸能冰凍作物、他的耳朵能聆聽萬里,他的雙手能舉起地球、他的雙腿能帶他騰空雲上,……真的是神一樣的人物啊,Jason在整理的時候也感嘆地『哇~』了一聲。

  可惜Kal-EL在統治後期越漸殘暴,大地血流成河。Kal-EL殺不死只能被封印,便在最弱的時候被封入一個沒有被提及的地方,記載中他的封印地點有留下幾個守門人,以防止有人試圖喚醒這個足以毀滅世界的魔神Kal-EL,至今已經過了千年……



  「誰說我很久沒看到太陽瘋掉了?」男人在一堆銀銅鐵器中挖著什麼,「我上個月才看過太陽!……不對,好像是上個星期?」

  “啊,陽光,我沒看過陽光呢~”一個清麗的女生咯咯笑著,“聽說非常溫暖~”

  「那時候陪著我的是奧利,他跟我抱怨他的養子問題,我帶著在太陽底下他飛出去散散心~」

  “奧利?”

  「噢,是我幫他取的名字,不然我很難向你解釋誰是誰。」

  “反正我就算知道你說的是誰,我也不會記住。”

  「不要說這麼傷感的話,你想參觀我種的心型草嗎?」



  聽見洞外的嘈雜聲,Jason將額前的瀏海梳到腦後,有點煩躁地走出帳篷。

  「找到了!」他的工人們喊。


  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挨著山壁的巨大的門,鑽石形狀的外觀中,有一個大寫的粗粗的S,……但是沒有入口。

  Jason先將它拍了下來,報告一下他的論文進度(或說生存進度),然後開始尋找可以解謎的地方……會有的,電影都這樣演,找到門只要找到入口就能進去。


  「要爆破嗎?」工人問。

  「……」Jason猶豫了一下,「不,我能解開它。」



  ——上次貝瑞說,亞馬遜的神獸又跑出來蹦蹋了,然後被亞馬遜的女戰士給拎了回去……不知道有沒有機會見到亞馬遜女戰士呢,有的話我要幫她取什麼名字好?

  ——希波呂忒?阿忒彌斯?……還是戴安娜?


  男人走在滿地的金屬上。


  「就這麼決定了!」男人拍了一下手,「如果是金髮就希波呂忒,如果是紅髮就阿忒彌絲,如果是黑髮就戴安娜吧!」


  砰——


  突然上方土石崩落,刺眼的陽光從不算大的洞口灑進來,掉落的石頭一顆一顆砸在滿地的銀器上,男人聽見上方跟著掉下一個聲音……


  「操……」


  ——噢噢!

  男人立刻衝過去接住他!


  ——是新的幻覺!


  「戴安娜!」噢不,是個男人,「不是戴安娜也沒關係!」有著一頭黑髮,睜大明綠色的眼睛驚恐地看著自己,而且還有重量!太真實了!


  「初次見面,你好~」


×


  畢業論文要怎麼開頭的煩惱在他墬落時於腦中反覆播放,一方面Jason為自己居然還在想作業感到無藥可救……

  往下掉的感覺沒有持續很久,他的身體掉在兩隻像是手臂的東西上,他張開眼睛一看——真的是手臂!在他身體右側還有個有胸毛的白人胸膛、白人的臉。


  「初次見面,你好~……嘿!」沒等對方說完,Jason大力推開了他,踉踉蹌蹌地跌到一堆金屬器皿上……


  「!!??」Jason快速退開,看了一眼上頭的洞,他摔到了非常深、非常寬闊的地方,他記得前一刻他依舊在研究那張羊皮紙,腳下不知道為什麼踩空就掉到這個洞裡……?


  ……然後裡面有住人?還是英文語系。


  那個『住戶』也用很疑惑又好奇的眼光看著他,弓著光裸的大腿踩在一堆器皿上頭,全身上下一絲不掛,在洞穴之中悠然自在地……晃著鳥——咳,不,是大鳥——憨憨地朝他笑著。


  「這裡是什麼地……」Jason話說到一半,發現男人背後有著很高很宏偉的一大面牆,比他在上頭看到的還大,一樣是鑽石形狀,中間有個大寫S,這面牆撐起了這個洞穴。

  周圍除了銀器跟銅器之外沒有別的東西,牆角有些擺得整整齊齊的石塊,一些牆上還雜亂地寫些字,看上去像用石頭劃上去的……


  Jason又回頭看了看他,如果魔神Kal-EL的傳說是真的,那眼前這個人……

  「你是……守門人?你在這裡阻止別人進去……?」


×


  男人呵呵兩聲,開始在銀器中挖來挖去,把本來就很亂的空間弄得更亂。

  銀器銅器被丟出來的聲音鏗鏗作響,「奇怪……在哪呢……」


  這個幻覺太有趣了!居然以為他是守門人!


  「你在找什麼?」幻覺稍微靠近問。


  「找到了!」男人舉起一個亮晶晶、金色的油燈,「這個是我!」

  「huh?油燈?」

  「這不是油燈,是神燈!我是神燈精靈!你只要摩擦神燈就能向我許三個願望!」男人將神燈塞進幻覺手中。


×


  Jason狐疑地看著他,他的心臟還在砰砰作響,與其說他還沒從掉下來的餘悸中平復,不如說他現在沒辦法思考這個男人是什麼東西……

  這個地方沒有任何出口、入口,一個人類要怎麼在這裡生存?


  男人待在封印的前面,按記載他應該是個守門人,……他該相信『神燈精靈』這種東西嗎……?


  「你在這裡多久了?」

  男人眨眨眼,「噢,我沒遇過這種問題……你看那邊!」指了其中一面牆。

  Jason看過去,牆上人手可以劃到的位置,一整片滿滿的記數符號……是在記日子嗎?


  我的老天啊這是幾天……

  Jason目瞪口呆地看著一整片密密麻麻,目測過去根本無法看出男人在這裡待了多久……


  「對了對了!!」男人衝到那面牆邊,拿起地上一顆石頭,在四條直線中間劃上一條斜斜的橫線:「呵。」畫完丟開那顆石頭。


  「好了!你可以許一個願望試試,第一個願望免費~」男人催促著他。

  「……」


  男人閃著雙明媚的藍眼睛看著他,Jason看了眼他身後的牆,再看看眼前的神燈精靈,隨口說了句:「世界和平?」

  下一個瞬間Jason就被一股力量撲到石壁上去,等他反應過來時男人已經框住他,笑得異常燦爛。


  「我是神燈,神燈是我,現在你該摩擦我了~」




-tbc-

评论(9)
热度(74)

© 白灰灰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