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ijay]糾纏(24

後段可能有點點點點點沉。

--------------------------------

24.


  Damian不計較Jason在被允許喊他名字後明明有安全感卻什麼都不表現出來,也不計較Jason從來沒跟他說過這個,Damian簡直爽到要飛天了。

  Jason在他身下紅著臉,不斷在迴避他的視線,時不時地扭動身體想逃開。

  能讓Jason臉紅的事不多,就算是現在,讓他在莊園裸奔他也能做到臉不紅氣不喘,還能有理責備那些大驚小怪的Wayne家原住民們;但把他的心思挖出來讓人看就不一樣了,技術上來說,他不喜歡讓人知道他有多溫柔以及他有多愛Damian。


  「我帶了很多藥回來。」Damian撫下身,拇指輕輕摩挲過青年乾燥的嘴唇,「就是那些你逃跑回來後用在身上的藥。」

  「沒帶治療腦子的藥?」Jason扭開頭,他才不問Damian帶藥來幹嘛,反正主人若想用在他身上多的是理由。

  「你有的多重人格問題的不用用到藥物,你們全都會屈服在我的人格魅力底下。」

  「要治的是你的腦子!這世界就你沒資格認為自己有人格魅力。」Jason簡直想咬他了,「說不定你也有多重人格只是你不知道罷了!」

  「別否定你有多愛我,Todd。」Damian吻上男友的鼻樑,「如果我有多重人格,無論哪一個都不會放你走。」

  「……」Jason的身體有一瞬間的僵硬,「還好你沒有!」Jason用額頭撞一下他,「你一個人格就可以操我半天!兩個我就死給你看!」

  「只要你還有一口氣在我就不會讓你死。」

  「你不會要把我丟進你外公的洗腳水裡吧……?」

  「那是下下策。」


  看過拉薩路池水相關的紀錄影片後(例如Ra's穿著小褲褲頹廢地走進去然後勇猛地吼叫甩動他的秀髮),Jason還真不想進去那裡面泡上一泡……


  Jason打從心底發涼,「你居然真的考慮過……」

  「那當然。」Damian給他一個頗具自信的微笑,讓Jason的雞皮疙瘩更熱鬧了……



  隔天早上非常晴朗,由於前晚沒有熬夜做功課,Dick跟Tim起得還算早(約莫11點)。

  Dick在蝙蝠洞中找到Damian及他男友,Damian坐在電腦前的椅子上,Jason則坐在他腿邊的地板上,靠著少年的小腿呼嚕呼嚕地睡著,身上披著一件毛毯;Damian盯著電腦螢幕,時不時揉揉靠在腿邊的那團黑髮。


  聽見有人靠近的聲音,Damian回過頭睨了他名義上的大哥一眼,眼神兇惡好像在說若敢吵醒Jason他就打斷他的腿一樣。


  前一晚也被威脅過的Dick忍下翻白眼的衝動,額頭的青筋跳啊跳的,要不是Alfred認為促進兄弟和諧跟促進血液循環一樣重要,他還沒打算這麼快跟Damian和好。


  『這是你做的?』Dick用唇語這麼說,發現Damian已經查到昨晚Gorden局長手裡死者的犯案嫌疑人了。

  『沒錯,是我,跟你無關,Grayson。』Damian一點好臉色也沒擺給他看。

  『我以為你對查案沒有興趣,』撇了一眼依舊睡得很熟的Jason,『蝙蝠洞很冷,為你男友好,下次你可以讓他睡禁閉室,裡頭有空調。』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

  『……』Dick的太陽穴又抽痛了,刺蝟至少還有柔軟的肚腹,Damian卻是滿身滿身的刺,而且好像不扎人就不舒服一樣,『Alfred提醒我們該吃中餐了。』


  Damian這才發現已經接近中午了,跟Jason在洞內翻查這件其實跟他無關的案件忙了一個晚上,只稍微吃過一點青年從廚房裡頭帶來的宵夜,Jason睡著之後他就沒再進食了。

  現在剛好告一段落,他也有點餓,這時該叫醒Jason帶他去吃飯還是帶他回房間讓他繼續睡?


  Damian像在幫寵物順毛那樣梳開男友的頭髮,還沒完全想好要叫醒Jason還是抱他回房間,他腿邊的青年突然抖了一下皺緊眉頭,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唔……」Jason在睡夢中咬住牙齒,「Da……Damian……」

  被叫喚名字的少年還沒來得及思考Jason為什麼會做惡夢(Jason已經很久不再做惡夢了),立刻做出反應,用會發出啪啪聲的力道拍打青年的臉頰。

  「醒來!Todd!」


  Damian主動拍醒Jason讓Dick嚇了好大一跳,剛剛是誰怕男友被吵醒想打斷誰的腿來著?


  「唔……」睡在少年腿邊的青年又抖了一下。

  「做惡夢?」

  「嗯……」還有點想睡地瞇著眼,「你搶了我的舒芙蕾鬆餅……」

  「……」

  「……」

  Jason左看右看,「我的鬆餅呢?剛剛還看到的……你藏去哪了Damian?」


  Damian像鬆了口氣般地靠回椅背上,「你要吃我就給你買,少在那邊一副我虐待你的樣子。」

  「你有沒有虐待我你自己清楚,既然要買的話我要吃你第一次帶我去甜點店的那間。」

  「不是第二間有翠西的那間?」

  「別再提翠西……」青年垮下臉,他就知道他的主人最記恨了。

  「不想她了?」Damian皮笑肉不笑地扯扯嘴角,「她現在肯定大學畢業了。」

  Jason嘖一聲睡意全無,「不想了不想了,怎麼敢想你以外的人?」


  「冒昧問一下……」一直被晾在旁邊的Dick突然說,一直把人晾在旁邊的小情侶抬頭看他時也稍微露出驚訝的表情,好像他們根本就忘了夜翼的存在,Dick覺得有點受傷……

  「問什麼?」


  「翠西是?」

  「我幻想中的暗戀對象。」Jason一本正經地回答。


  ——這讓人怎麼接話……

  ——既然都是在幻想了卻還是『暗戀』會不會有點不通人情……為什麼不是『交往』對象?

  Dick傻愣在原地好幾秒,他突然想起阿卡姆精神病院的電話號碼。


  「那她……現在怎麼了?」

  「你有聽見『幻想』兩個字嗎?」

  「有,我得判斷你的精神狀況然後……」發現Damian正在發出殺氣,Dick垮下肩膀,「跟你男友討論要不要帶你去看醫生。」究竟是誰有病啊……


  Damian發出贊同的哼聲,這個莊園總算有人明白想對Jason做什麼得先經過他同意了。



  晚上他們順利將兇手帶給Gorden局長,這次Damian沒有突然想要斬首對方讓所有人都鬆了口氣,除了Jason,他表示淡定,Damian本來就不是殺人狂。


  「我剛認識Damian的時候,與其說他是個嗜血狂魔,不如果他是個不知道生命重量的……」想了一下,「『幼童』。」

  「……」Tim用在看愛情傻瓜的眼神看著Jason。

  「任何人,我說的包括你們在內,小時候也都有不斷捻死螞蟻或昆蟲的經驗,沒為什麼,就只是單純地不曉得自己正在毀滅螞蟻的夢想跟人生……不對,蟻生。」


  Tim好一會兒後才點點頭,他能理解這個比喻,如果套用了刺客聯盟的背景,輕視一個生命更是理所當然,Damian從小所受的訓練都不是以愛為名,當然對生命也不會特別尊重。


  「那你呢?你曾幫Ra'sal Ghul跑過腿?」

  「現在在分析我是否為潛在威脅?」

  「就只是了解一下,你可以不用回答我。」

  Jason也不是真的在意,他看著蝙蝠洞的螢幕,輕描淡寫地說著:「Damian的外公有一份名單,我照著那名單幫他挪去不少絆腳石,直到Damian回來由他接手。」


  「……」

  「……」


  他倆同時沉默一下子,這不是個愉快的話題,Jason的表情中有種淺淺的隱忍,一時間Tim也說不出有什麼不對,可他似乎能感覺得出來那並非自願行為……


  「那你,還有可能做嗎?」

  Tim的問題拉回Jason的視線,他看向旁邊的紅羅賓,「有。」想也不想地回答,沒有一絲說謊的跡象。

  紅羅賓又安靜了幾秒鐘,「跟Damian一樣遇到人口販子的時候?你知道我問這個只是想要盡可能地避免『情況』發生,或知道什麼時候該阻止你。」

  「你願意這麼說我就放心了,Tim。」Jason突然笑出來。


  被那個笑容弄得有點不安的Tim維持一貫的表情繼續問:「所以,『情況』是什麼?」

  「說不定你會後悔問我,紅羅賓喲~」Jason狡黠地露出他的小虎牙。

  「……」他現在就後悔了。


  Jason在認識Damian之前就知道蝙蝠俠的作風了,他在被綁去中東前就知道蝙蝠俠不是高譚人的希望了,……可蝙蝠俠的兒子是,Damian是他的希望。

  他這雙手的使命是Damian幫他找回來的,意在讓他不會做違背自己心意的事,他也被禁止做血腥的任務……


  所以,會讓Jason最終選擇奪人性命的情況……


  「如果有人把槍口指向Damian,我不會有半點猶豫。」Jason眼中帶著笑意,口吻卻非常認真,「既然你已經知道了,就好好保護Damian吧~」

  Tim差點請Bart回去半分鐘前打自己巴掌。



-tbc-


(很喜歡動畫蝙蝠俠之子裡頭夜翼第一次遇到Damian時,邊無奈笑邊說的那句:精神病患者日漸年輕化啊……)

评论(7)
热度(91)

© 白灰灰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