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ijay]荒間(一

又是職人相關www

普通人AU、幾個小段子

年齡捏造每位小鳥間的年紀約只差1~2歲,全成年

damian是市內一間瓷器品牌的老闆

jason是退役軍人,需要一份新工作餬口

應該不會有雷或刀

----------------------------

1.


  其實面試到一半Jason就想走了,根本不用等到之後才給回覆。

  說真的這間公司的工作福利不錯,他經過幾次看到店內氛圍也都很好,但是特休要工作三年才有三天……光這點他就想直接拒絕,可是人家老闆都請他吃下午茶了,他實在不好意思在對方說到特休只有三天時就起身離開……

  不過這樣的工作在高譚也不少,號稱有勞工保險與健康保險,但現金支付要你自己去繳……


  Jason跟在幫他面試的女老闆的後面,才想著他下一個面試已經遲到了就接到下一個面試場所的電話……


  『是JasonTodd?』

  「對,我是。」

  『這裡是Wayne瓷器,你還記得兩點要來面試吧?』

  「當然,我記得,」Jason嘖了聲,「我有點事耽擱,我很快就到。」


  前頭的女老闆可能是聽見了,便回過頭來說:「那我們這邊分別吧,等你確定就給我電話。」

  Jason摀住手機的收音孔,對女老闆說:「好,我會在妳們下班前打給妳回覆。」

  Jason在女老闆轉身時立刻衝進沒什麼人潮的小徑,兩分鐘內就到達了他已經遲到了十分鐘的面試地點。


  一推開玻璃門,Jason在打著黃光與白光交錯的明亮室內看見收銀台後的兩個年輕男子,一個看上去有點精神不濟的青年及一個臉色很難看的臉的青年。


  「抱歉,我有事耽擱。」Jason還是這麼說。

  黑著臉的青年嘆了口氣,「我是這裡的老闆,由我跟你面試,鑑於你遲到了——」

  一個細微的嗤聲打斷了青年的聲音,收銀台後方的小房間走出一個看上去很陽光的男人,Jason覺得他大概比自己大一點。——他是說年紀。


  「你也才剛到,Damian,別太嚴苛。」

  「閉嘴!Grayson!吃你的飯!」

  有點精神不濟的青年眼睛盯著收銀台,手指在滑鼠跟鍵盤間來來回回,淡漠地說了句:「我同意Dick說的。」

  「閉嘴!Drake!搞好你的系統!」


  Jason差點笑出來了,這還真他媽是個友好的工作環境啊……


  「你,」被稱作Damian的青年瞪著Jason,「跟我進來。」

  「……」




2.


  Damian將Jason帶到樓上的天台,找到一個不會曬太陽的客席坐下,將修長的左腿疊到右腿上才示意Jason坐下。

  Jason忍住翻白眼的衝動,直接坐到他對面的位置。


  「我看過你的檔案了,」青年翻開Jason的履歷表,「你在戰區待了很長的時間。」

  「……」也沒比你吃奶的時間還長,「對,我去年才回來。」


  「你為什麼會想來這裡工作?」這是青年的第一個問題。

  「……」Jason在想是不是自己在上一個面試已經把今年裝模作樣的額度用完了,他居然一點也陪笑不出來。

  先不說單位為什麼是『老闆他自己』而非『公司本身』,為什麼會想來這裡工作?這不是明擺著?——因為看起來很閒、剛好離他租屋很近、看起來薪水很高!

  每天他經過的時候都會看到現在這名跟他面試的『老闆』坐在櫃台前玩手機,沒什麼客人,最忙的時候是偶爾會有一兩個工讀生出來打掃架子跟擺放的瓷器,樓下那名用電腦的青年跟小房間裡頭吃飯的男人是Jason第一次見到。


  「很悠閒。」Jason回答。

  「……」Damian皺起他不能更皺的眉頭。

  「……」Jason沒有迴避地看回去。


  此時那名吃飯的男人端著一壺玻璃製的器皿上來,裡頭裝了滿滿的玫瑰花茶。


  Jason看著那壺茶突然覺得心理壓力好大,他跟上一個面試的老闆才喝了一大壺,現在滿肚子是水。


  「喝點花茶。」叫做Dick的男人在Jason跟Damian面前擺好玻璃杯,「我覺得我今天泡得很好喝。」

  「……」

  「……」

  沒人動那壺茶也沒人理他。




3.


  「你是因為這裡看起來很悠閒才選擇?」Damian的臉色不能更難看,「有人說過你很直嗎?」

  「……哪方面?」

  Damian不曉得今天會給這個面試者幾個白眼,現下他又翻了一個,「我對你的性向沒興趣,我是指說話方面。」

  Jason也不曉得自己現在是什麼表情,反正也不會多好看,「沒有。」


  「那麼一個人要多沒上進心才會想找一個悠閒的工作環境?」

  「……」那麼一個人要多沒上進心才會製造一個悠閒的工作環境還缺員工的?

  「以一個面試者來說你糟糕透頂,我應該已經跟你說過我是這間店的老闆。」

  「well,」Jason的嘴角抽搐,「但還不是我的老闆。」




4.


  於是Jason錄取了。他都不知道為什麼自己他媽會錄取。


  錄取後他才得知因為『Wayne瓷器』的員工都來來去去很不固定有事沒事就提離職,所以Damian幾乎沒有假日,可他對Jason的要求也沒因此放鬆。


  「我們公司的玻璃器皿是什麼材質?」日常抽考。

  「耐熱玻璃。」

  「還有呢?」

  「就是耐熱玻璃。」

  「我問的是特性。」

  「可以微波可以直火加熱,沖過冰水再沖熱水也不會爆裂。」

  「為什麼?」

  「因為它是耐熱玻璃!

  Damian不耐煩地大聲嘖了兩聲,「膨脹係數!Todd!你沒提到膨脹係數!」

  「Huh!?」

  「你他媽來了兩天還沒背膨脹係數!!

  「誰他媽會問膨脹係數!!

  「我會!!


  公關Dick默默地擦著他們提到的玻璃器皿,會計兼電腦系統兼網工Tim則接過了一杯泡好的咖啡,在最頂層老闆跟最底層員工的吵架中,默默地做著自己的工作。


  新來的還真帶種啊……




5.


  Dick是個公關,本職是,只是來買瓷器的上流社會太太們很容易沉溺於他陽光燦爛的笑容中,在他奉茶的瞬間就會融化,因此在他不用處理公關方面事宜時(或聽說有富太太們要來購物時),他就會被Damian勒令待在店面中,擦擦玻璃或耍廢都好。


  於是關於『笑容燦爛』這方面,Damian也莫名地要求Jason要達到同樣標準。


  「我說的是『笑』!」Damian忍住對Jason吼的衝動,「我不是請你來當保鏢的,Todd。」

  「你真該看看你的臉什麼樣子,老闆,我覺得我看起來比你和藹多了。」




6.


  Tim是個網工,基本上就是在搞網路行銷的,他的工作中還包含了會計與電腦系統,這就是為什麼他總是精神不濟,因為Damian也從來沒讓他好好放假過。


  「Drake應該已經告訴過你要怎麼操作了!為什麼學不會?很難嗎?你都已經來兩——」

  「兩天半!!」Jason吼了出來,「他告訴我要怎麼操作是兩秒半前的事!!!」

  「少來了Todd,兩秒半前我在罵你!」


  25秒前告訴Jason該怎麼操作的Tim默默地喝著自己的咖啡,他得承認他們的系統是有點複雜沒錯,還有他們的老闆也真的是個神經病。




7.


  Jason萬般不情願地被扯進新進員工派對,他知道主角是自己,或者因為是這樣他才不想去那個所謂的派對……


  「你們到底為什麼會幫Damian工作?」才第三天,Jason就明白了『Wayne瓷器』離職率高的原因了。

  「嚴格來說幫他工作的只有你,」Tim捧起他今天第無限杯咖啡,「我的正職是『Wayne科技』的CEO,幫Damian當網工只是因為他沒有任何員工;Dick是『Wayne科技』的公關,他家就住在『Wayne瓷器』後面,他放假的時候就會過來看看狀況。」

  「你的意思是你的正職跟Grayson的正職都很閒?還能讓你們游刃有餘地來這打工?你的黑眼圈都跟咖啡顏色一樣了。」

  「這說來話長。」Dick露出一個尷尬的笑容。

  「那就長話短說。」

  Tim面無表情地接上:「Damian的老爸也就是BruceWayne在我跟Dick有難的時候拉了我們一把註定我們這輩子得為他做牛做馬。」

  「……」Jason聽著那絕望到底的聲音,「認真的?」

  「當然不是~」Dick哈哈大笑拍拍Jason的肩膀,「你也可以當我們是那種有上進心不介意做更多工作的大好青年~」


  「……」Jason更不相信這個公司的未來了,「說到BruceWayne,我也認識一個叫這個名字的瘋子。」

  看過Jason履歷表的Tim總算放下他的咖啡,「如果你是說那位戰無不勝的Wayne將軍的話,他是Damian的……」

  Jason立刻使出一個眼神讓他停下,「以往有人在自己的迎新趴提離職嗎?」能不能待到迎新趴都值得懷疑了。


  「去年年終有13個月!Jason!別衝動!」

  「我艹你們生意有這麼好嗎!?——不對我他媽才來3天誰在乎年終!!」而且現在都年底了!

  「去年尾牙最大獎是30萬的xx百貨禮券!還可以在大賣場使用!」

  「你老闆在我錄取的那天就跟我說過我進來的時間點剛好不能抽尾牙獎品!他笑著說!


  幾乎都擺著臭臉的DamianWayne居然笑著告訴員工說他不能參加尾牙抽獎……

  嗚哇……真夠惡劣的……




8.


  『誰叫Todd還是試用期?能不能待滿三個月都不知道~』Damian裂著嘴角說。

  別說三個月了,第三個小時就能讓員工心生離職念頭的Damian也真他媽有天賦……


  Jason看著自己的租屋處開始後悔讓他們知道自己住在『Wayne科技』隔壁棟的樓上……

  也後悔自己喝得醉醺醺不得不叫Taxi被載著回來,現在他們全部都蜷縮在自己的沙發上,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這沙發真好,Jason,你很懂得享受嘛~」啤酒跟咖啡輪流喝的Tim最後還是不敵酒意,半開著眼蹭蹭柔軟的沙發扶手。

  「我知道我的沙發很好,派對結束了!全都給我出去!!」紅著臉也很想睡覺的Jason大力敲著門板,全然不管自己會不會在大半夜吵到鄰居。


  Dick直接衝進浴室抱著馬桶吐個不停。

  「你還公關!酒量呢!?」Jason在浴室門口炸毛大吼,一個說真的完全不熟的人使用他的馬桶就已經夠讓他煩躁了,居然還是吐!?


  不知何時摸進Jason房間的Damian已經自顧自躺到床上去,連鞋子都沒脫。

  「混帳!誰准你進來的!!」

  「看你每天穿著那件窮酸起毛球丑不拉機的紅帽衫,床倒是選得挺好的……」迷濛的拉起棉被,闔起雙眼。「把暖氣打開,Todd。」

  「給我滾下去!!你以為這是誰家啊!!!」抓住Damian身上的棉被,一把扯開!

  「把被子還我!」




9.


  Dick在在單人沙發上頭醒來,他環顧一眼陌生的環境,沒看過的沙發、沒看過的空間,唯一熟悉的只有長沙發上躺著的那個人。


  唔……頭好痛,這是哪裡來著?


  一時半會想不起來自己為啥會來到這個地方,Dick揉著自己的腦袋,晃著晃著去搖動躺平睡到流口水的Tim。


  「Tim,醒醒。」邊搖他Dick邊看向窗簾沒拉上的落地窗外,現在是一大清早,冬天暖暖的陽光灑在陽台被照顧得井然有序的植物上頭。

  「嗯……」Tim翻了個身,背對Dick。

  「別睡了,先起來告訴我為什麼我們會在這裡?」


  Dick認真覺得莫名其妙,窗外的景色不算陌生,看出去應該離Wayne瓷器不遠。


  他最後的印象停留在他點的歌總算來了卻被Damian無情卡掉,Jason跟Tim把自己跟對方灌醉後就倒在沙發上動也不動,然後包廂的時間結束,他請KTV的服務人員幫他們叫了Taxi……然後咧?


  他們被綁架了嗎?

  這一車至少有兩個老闆在,而且身價都不便宜……然後綁匪給他們準備了舒適的沙發?把他們囚禁在公司附近的民房裡?


  不DickGrayson你《CSI犯罪現場》看太多了,這間屋子怎麼看都是一間普通的民房。


  「早……安……」被搖到受不了的Tim幽幽地拖了個長音,「再一小……時……」

  「醒醒,Tim,你有印象我們在哪嗎?」

  「Jason家……」

  「Jason家?」Dick整個都醒了,「我們就這樣打擾一個新人家!?」

  「zzzz……ZZZ……」

  「Tim!」

  「我醒著……」

  「Damian去哪了?」

  「隨便他去哪……」

  「我的天吶……」他們昨晚到底幹了什麼?


  宿醉把Dick的頭撐得滿脹,他們昨晚給新人辦了迎新趴,他們四人都被酒精給干擾到無法做出正常判斷,他們搭了Taxi,他們來到Jason家……不行,再想下去沒有意義……只會讓頭更痛而已……




10.


  Dick在臥室裡頭找到Damian跟Jason,他們兩個睡在加大雙人床的兩邊,Damian埋在被子裡頭呼吸平穩,就連睡覺也沒放鬆臉不肌肉;而Jason拿枕頭蓋住自己的臉,似乎因為窗外太亮而皺著眉,兩人身上穿的都是昨晚穿的那件,Damian在棉被底下露出他沒脫鞋的腳。

  房間看上去不太自然,一些東西似乎擺在不該擺的位置,有扭打過的痕跡,Jason跟Damian露出臉頰的部位好像都有瘀傷……說不定是撞到床角?


  Dick抹了把臉,老闆也好員工也好,都還滿身酒氣在睡夢中,看來今天是無法營業了。




11.


  「我不會因為我睡過你的床就給你加薪,Todd。」

  「你弄髒了我的床單害我等等得重新洗一次還要在冬天的高譚曬他媽的棉被!!」Jason邊填單子邊瞪了瞪他,「我他媽就不該去什麼迎新趴!誰會睡自己來不到三天的新員工!?」


  「……」Dick給自己倒了杯水,發覺早餐店裡的客人在聽見他們的對話後都投來異樣的眼光,「你們可以不要用會讓人誤會的說法嗎?」

  Tim默默地在單子上填了五杯咖啡,然後被Dick塗掉。


  「我說的都是事實,Grayson。」

  「……」


  「我今天讓你放有薪假。」Damian一臉『看我對你多好,快感謝我!』的表情。

  「你今天根本不營業!」

  「今天早餐是我請客!」

  「本來就該你請!!」


  Dick又頭痛了,這次他確定跟宿醉無關,還是再把徵人的公告貼出去吧,他們需要多一點員工解決老闆下屬都喝醉了還是能照常開店的問題……


评论(13)
热度(164)

© 白灰灰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