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rkjay][ABO]舊人難忘(三

 西洋國度是不是叫教父比較適合……

有和著糖的刀或者和著刀的糖……

---------------------------------------

9.


  Clark心灰意冷地看著眼前的景象,摟著教父脖子的女孩、站在旁邊跟Kal在說話的Jason、還有與他的Omega結合生下Zona的Roy……

  一家和樂,為什麼他要來這裡……


  Kal聽完Jason的敘述一時不知道要說什麼好。——尤其昔日的那個光明之子現在眼眶泛紅、一臉好像人家欠他一個地球的樣子。

  再看看情況,某方面來說Clark的確失去了他的『世界』。


  Kal的維度裡,氪星人一直無法跟其他星球的人生兒育女,所以當Jason懷有氪星人的孩子時,他非常非常認真地提出他要當教父的要求,也一直視Zona為他真正的女兒。

  ——但此時被稱呼為教父他壓力頗大的。


  再來是Roy,他決定不淌渾水。

  雖然剛剛超人差點用熱視線射穿他,但Roy有點心疼被瞞在谷底的Clark,想當初Roy也是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被蝙蝠家的人懟個沒完;再說,不告而別的真的是超人,在小杰鳥說出他要幹什麼之前,還是別破壞他的計劃好了……


  「跟教父待在這裡,Zona。」Jason拍拍女孩的背部。

  「你要去哪?Daddy?」Zona輕輕拉住Jason的皮外套領口,不想他去找那個跟教父長得一樣的男人。

  Jason握住女兒軟軟小小的手,溫柔地吻著她的手背,笑得很輕卻是說:「讓妳見識一下我們都怎麼對付氪星人。」

  Kal、Roy、Zona:「呃?

  「這是除了妳之外每個蝙蝠家成員都要會的技能。」然後從口袋中拿出一個用鉛隔起的盒子。


  Zona有注意到Kal吞下口水的聲音,幾乎是在Jason一轉身他就抱著女孩往後飛了好一大段,Roy不想被波及到所以跟著跑了過去……


  遠遠的Clark沒有注意聽他們說話,他不希望聽見他們刻意遠離他、孤立他的噓寒問暖,卻只看見Jason充滿殺氣往自己靠近。

  「Jason?」




10.


  Clark不知為什麼在這時候想起很多Jason兇猛的畫面,Jason可是個能在浴室中跟男性Omega專用棉條對抗的同時還能將半失去超能力的超人踢飛去撞牆的兇猛Omega,他可是個屢次用跳樓逼他屈服、要他豁出生命去接住的兇起來毫無理智可言的Omega……

  Clark分不清自己此時心跳加快是在害怕還是再次愛上Jason那氣勢如虹的英勇身姿——在他被戴著氪石戒指的拳頭揍飛出去時他還沒理出頭緒。


  「Jay、Jayjayjason!!?」Clark動彈不得的感受身上一下又一下的疼痛,上頭Jason的綠色虹膜跟氪石一樣致命。

  「七年!」Jason邊吼著將他摔出去,「這七年我都在幹什麼!

  「Jason……我……」

  「你以為老子這七年都吃素的?你他媽回來第一句話就是問我會不會跟Roy結婚!!


  遠方的Kal帶著Zona又飄得更遠一點,他想遮住女孩的眼睛讓他不要看這麼殘忍的畫面,無奈可以透視萬物的眼珠女孩也有一雙。


  「我要結婚的話早就結了!!」

  「我很抱——」被揍。

  「誰他媽要你道歉!」再揍。

  「Jay……」

  「閉嘴!!」


  Zona在Daddy朝Clark臉上痛歐的時候,舉起手來揉揉Kal的臉頰,在Jason用十字固定把Clark掐在地上時,揉揉Kal的脖子……

  Kal在Jason邊揍的時候邊吞口水,他很想靠過去替Clark解危,無奈擁有氪石的Jason目前是這裡最強大的存在,在場有三個超能力者也奈何不了他……Kal微微轉過頭向Roy流露出求救的眼神,他很想接受Zona的安慰,同樣是超人他知道那有多疼多痛苦……

  Roy表明不關他的事,可以的話他想回地球去了,他寧可跟蝙蝠俠一起喝下午茶也不要被捲入紅頭罩跟超人的戰火之中。




11.


  拳頭扎實的打在鋼鐵之軀身上,有機物的彈性與溫度一下又一下滲進他的指背,Jason漸漸地停止了他的暴行,看著底下因無力反抗而痛苦呻吟的男人。

  Jason揍斷了他的眼鏡、鼻樑,Clark深邃的藍眼睛也在看他。


  Jason知道自己現在看起來是什麼樣子,他很快從男人身上起來,背對著他,不想讓他看見因為熟悉的體溫而感到惆悵的自己。


  那一瞬間Kal感覺到懷中的小女孩差點就衝了出去,用了超人一沒注意可能就會攔不住的力道,可Kal注意到了,她才只能乖乖地待在他懷中像她是自願的那樣,就連旁邊的Roy都沒發現女孩的不對勁。


  Clark困難地從地上起來,Jason的背影寂寞而荒涼,他該怎麼辦呢?上前去擁住他說很抱歉無論發生什麼他都該陪在他身邊的,還是再次祝福他的Omega跟Roy?


  「你的味道早就從我身上消失了,Clark。」Jason深吸了口氣,將沾上了鮮血的氪石收回鉛盒中。


  即使他聽Kal的勸回到蝙蝠家,這七年來Bruce也再沒做過讓他覺得痛心疾首的事,他跟家族相處融洽,但每天晚上當他抱著Zona,聞著她身上淡淡的玉米粒清香,他就會想起那個在他身上留下標記的太陽之子,想起他也曾像他抱著女兒那樣在背後抱著自己,男人粗壯而有力的手臂給足了他欠缺的所有東西……然後只留下他懷中的這顆小太陽,自行日落了……


  「我……」Clark擦去了流下的鼻血,綠光褪去後他的身體接受太陽輻射自動修復,然而他想修復的卻不是自己身上的傷痕,「我……」他做了兩次停頓,「我還跟昨天一樣愛你,Jason。」

  「……」Jason審視著站起身的男人,他的拳頭根本無法給超人造成任何傷害,就像Omega不能標記Alpha那樣,「我也跟昨天一樣恨你,Clark。」


  那一瞬間,Clark的世界在潰裂。他並不意外自己離開會對Jason造成什麼影響,他一直視圖讓Jason依賴自己,卻早一步離開他,讓Omega獨自一個人留在沒有所屬Alpha的世界……就算知道這些,他還是心痛得不能自己。




12.


  Kal有點無奈地走了過來,Jason跟Clark的氛圍不能更僵硬。

  Jason有發覺Kal抱著Zona走過來,女孩圓潤潤的小臉中裝著漂亮的藍眼睛,裡頭映照的全都是Daddy那落寞的樣子。

  Jason嘆了口氣,與Kal做一個超過三秒的眼神交流後,Kal二話不說抓起Jason一隻手臂,用力將他丟往空中——

  然後他感覺到手中的女孩要飛出去的氣勢,同時一旁發出空氣爆炸的聲音,Clark已經飛了出去。


  「妳早就發現了吧?小公主?」他安撫著懷中的女孩。

  女孩的臉完全垮了下去,極度不甘願地嘟著嘴:「Daddy沒有父親也能過得很好。」

  「是啊,我相信,有妳、有妳的叔叔伯伯爺爺,他能過得很好。但有了妳父親,他會過得更好。」


×


  「Jay!」Clark摸不著頭緒地抱住還在向上飛的Jason,讓他停下來,「你……?……為什麼?Kal他……??」

  「閉嘴,Clark。」Jason咬著牙,手環著胸,心情鬱悶到極點,「就這樣別動。」

  「什麼?」Clark滿頭問號,Jason剛剛說了恨他,現在看起來是在生悶氣?為什麼?


  Clark的體溫透過他們相擁的位置傳達到Jason身上,Jason深吸了幾口氣,不曉得自己究竟是氣到耳根發紅還是別的什麼……當然他這麼明顯的臉紅也逃不過男人的雙眼……


  「你的心跳剛剛不是這樣子……」Clark錯愕的說著。

  Jason嘖一聲,仍沒有看向男人,「不然你怎麼會相信?」

  「但是你跟Roy的女兒,她……」話才說一半,他口中的女孩迅速出現在他面前……


  Zona氣勢騰騰地與他平視,原本如同藍寶石般的雙眸此時像隻兔子般豔紅……


  「……」

  ——她會飛?



评论(8)
热度(59)

© 白灰灰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