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ijay]糾纏(20

20.


  Catherine那光滑的婚戒被留了下來,它沒有鑽石,跟Jason最後一次看到時一樣。

  Jason的印象很深刻,有時候陽光會灑進高譚,有時候Catherine如果清醒一點,她會去到床邊曬曬太陽,她戴著束縛她的戒指,蒼白的手上的反光物比她看上去精神多了。

  Jason坐在母親腿上聽她跟自己說話時,她柔軟的手會抱在他的肚子上,聲音溫和,而戒指的光芒卻非常冰冷。


  塵封十多年的紙箱跟Jason曾經衍生出的人格有個共通點,那就是它或他們都承載著他倔強的記憶。

  Jason闔起戒盒,它在市場上的價值低到即便是當時的他也根本不會想拿去變賣換點食物的地步。


  Jason的手指頭在箱子中摸索,每碰到一個東西他的心臟跳動頻率就變換一次……

  Todd家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就連是兩家長的遺物都這麼小一箱,更別說裡頭會出現Jason的東西了。

  沒有也好,他不想在『過去』中看到過去的自己,他不想看見小時候的自己有多調皮……他確實該忘記這件事,還好他爸他媽夠窮,還好他們買不起相機,還好他們留不下一張像樣的照片……他才不用特地想起以前的他多他媽的有骨氣。


  Jason翻開第二層,第二層是他父親的電話簿跟角落躺著的一瓶廉價香水……Jason記得這個罐子,是某一年他父親不知道哪帶回來的香水,那之後香水的味道便成為他記憶中母親的味道,但他沒有打開它,跟高譚一樣臭的廉價菸已經證明了會引發他記憶篡動,他母親的香水味?還是算了吧……


×


  Alfred將紅茶放到蝙蝠俠的電腦旁邊,入夜之後蝙蝠俠跟紅羅賓便有成山的事要忙。


  「Damian少爺回刺客聯盟一趟,Jason先生被留在了高譚。」

  Bruce一邊看著犯罪檔案,一邊拿起他的馬克杯,「讓他留下,Alfred。」

  「他已經留下了,老爺,還帶了一個紙箱回來。」

  「紙箱?」Bruce順著Alfred的話回問,但所有人都知道對蝙蝠俠來說一個紙箱的魅力不會比犯罪檔案還高。

  「是的,Jason先生在街上遇到一名自稱是他以前鄰居的婦人,她說出了他的名字以及他母親名字,並將保管了十多年的屬於Todd家的紙箱交給了Jason先生。」


  蝙蝠俠皺起的眉頭看上去滿是不贊同。

  十多年前的紙箱?留有Todd家資訊的紙箱?——多麼殘忍的東西啊……


  Bruce沉著臉,不能想像一個被剝奪自由的人打開它會有多痛苦……那些都是Jason曾經活耀於這片土地的證據,是他辛辛苦苦在這個萬惡城市生存的證據……——也是又一個沒被蝙蝠俠保護到的人的證據……


  「老爺?」Alfred在Bruce的臉色越發難看時喊了喊他,從他的表情上來看,蝙蝠俠再次陷入很深很遠的地方去了,這讓從Bruce小時候起就帶著他長大的Alfred不自覺也擔憂了起來。

  他以為那個箱子會帶來正面能量,他以為至少Jason會想見到他親人的遺物……


  「沒什麼,Alfred。」Bruce深吸了口氣後抬起頭,再次把目光放進他的犯罪檔案裡,「去告訴Jason,如果他有任何需要,蝙蝠洞的電腦可以借他使用。」

  「好的。」



  隔天早餐前Alfred敲了幾次Damian房間的門都沒有反應,去廚房的路途中在洗衣間見到了不同於Tim少爺的高大背影。


  「您可以不必幫我忙的,先生。」Alfred在Jason替他把全家的隨性衣物丟進洗衣機後,蓋上蓋子按下按鈕,「您是客人。」

  Jason愣一下回頭,他尷尬地笑了笑:「反正我閒著,Damian目前也沒分配聯盟的工作給我,他讓我繼續放假。」

  「恕我提醒,放假的定義是不會去碰待洗的髒衣物,」Alfred站側了身,「您肯定沒有好好放過假。」

  青年認同地點點頭,「我以為你也沒辦法好好放假,Alfred。」

  「倘若Bruce老爺的兼職有假日,我也會放假的。」老管家無奈地嘆了口氣。

  「你該考慮迷昏那傢伙幾個晚上的。」


  「迷昏誰?」正好經過的Bruce揉揉他還沒睡醒的頭髮,一臉惺忪。

  「你,Wayne先生。」Jason很自然地把話接下去。

  「……」Bruce的黑眼圈很明顯,「Jason……」

  「你,Bruce。」Jason改了稱呼,然後有點得意地轉轉他綠色的眼珠子,「你確實該被好好迷昏一下~」


  沒有人提起Todd家的箱子,Alfred本來想在早上時告知Jason能利用蝙蝠電腦的系統找他所有需要的資料,當事人Jason反而像忘了那個箱子一樣,什麼也沒說。



  Damian比他說的時間還要晚個兩天回來,他回來的時候廚房裡頭正傳出嘻笑聲,他能聽出其中之一是他五天沒見的男友,另一個則是一起夜巡過兩次的紅羅賓。


  「噢,天吶,」Jason看著廚房門口出現的小少主嘆了口氣,他誇張地摀住心口,「我才開始享受沒有你的生活~」

  Damian瞪著他,直直朝他走過去。

  Jason沒有被少年的氣勢壓倒,反倒是伸出手,在對方靠近自己時接受他過來吻自己。


  要不是這幾天Damian都會跟他聯絡,讓他知道自己大概的位置,Jason大概又要不安地飛去找他了,誰叫主人有那麼多一不聯絡就出事的前科。


  「你在做什麼?」吻完Jason後,Damian看向旁邊,Jason戴著隔熱手套站在烤箱旁邊,而礙眼的紅羅賓坐在廚房的桌子邊喝咖啡,沒做什麼就是在喝咖啡。

  「Alfred在教我做小甜餅,快好了,你可以當第一個試的人。」


  Tim喝著他加了很多糖的咖啡,他手上這杯是Jason幫他煮的,這件事不曉得該不該彙報給Damian知道,看在他完全無視自己的份上,Tim是挺想拿來氣他的。


  「還有多久?」Damian摟著Jason的腰,親暱地吻著他的耳後。

  「烤箱上有時間,你能自己看,我剛剛跟Tim正聊到……」話還沒說完,少年的手已不安分地從腰窩向下摸。

  Damian對Jason口中的『Tim』不太滿意,他離開之前Jason可還是叫他Drake!


  被點名的Drake抬起一邊眉毛,Damian依舊沒有看他,持續在調戲他年紀大六歲的男友;Jason沒有反抗也沒有害羞地用『有別人在』來延緩男友越來越黏膩的動作,他讓他繼續做,而自己繼續說。


  「你所規劃的傭兵系統……」Jason在男友吻上自己頸子時將雙手搭到對方肩上,「還有刺客們的基本做用。」

  「那是聯盟機密。」Damian說,用普通的像在說他回來時的天氣一樣的口吻。

  「我也已經習慣蝙蝠洞的系統了,禮尚往來。」


  Tim想開口插個話,Damian自顧自地把性『暗示』的意思扭曲到最大值;每當他想拉住他們的注意力,少年都會將男友摟得更緊。

  現在,Jason已經被抱離地面放到流裡台上去了。


  「……」Tim想知道他們能在他面前假裝多久,總不可能真的在他面前做起來吧?


  「你讓我想起我們的第一次……」Jason被稍微往後放,Damian的手已經伸進他T恤底下的小腹位置。

  Damian抬起眼,Jason的綠色眼珠比他想像中還要清亮,「流裡台那次?」

  「對,那次。」Jason仰起下顎,示意Damian再把舌頭伸進自己口中,而他的小男友照做了。


  Tim吞下一口痛苦的口水,同時在想為什麼第一次還有分哪次?第一次不就是第一次?


  Tim沒有撐很久,他不知道自己是哪個時段落荒而逃的,大概是Damian的手在摸Jason胸肌的時候,隔著T恤的布料他能看出正在捏什麼的動作……不,別想起來!他得去通知Alfred短時間內別接近廚房,至於Bruce……誰叫他沒做好防護措施,就讓他看吧!



-tbc-


评论(5)
热度(94)

© 白灰灰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