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jay]噓(5

5.

  一年多前。


  如果Jason分別在他的各個年齡層埋下一個時光膠囊,寫信給未來的自己,對當下的自己有什麼滿意、對未來的自己有什麼期許,現在再回去看看應該會挺辛酸的。


  有鑑於他的人生並不是很順遂,中間還斷了一大截,以死亡作為分水嶺的話,他想『生前』的那個小羅賓大概還是會希望自己能脫離前代羅賓的影子、超越前代羅賓、成為蝙蝠俠真正需要的那個人——Jason現在回想那個時候的自己大概有點盲目,不過他不會否認自己真的很想達到自己給自己訂的目標。

  『成為紅頭罩前後』的自己沒空寫時光膠囊,可內容大概是炫耀自己總算對蝙蝠俠進行復仇。

  至於經歷許多事之後,『成為法外者』,那個階段他大概……嗯,算了想想他也有點害羞,還是別細說吧。


  但Jason絕對不會有一個人生期許是現在這樣:他在跟一個一看就是奸險小人的房東(有可能是二房東甚至三房東)談租屋,Bruce則做足了偽裝陪他一起。

  ——倘若任何一個階段的他敢把『想跟Bruce同居』寫進時光膠囊,他絕對會回去把自己滅口,反正他都會復活對吧?


  「你這間屋子死過人,」Jason說這句話時看見房東抖了一下,「還不止死一個人,」房東抖了更大下,一點戲也不會演,「就我看來租金太高了。」

  Bruce想要講話,Jason立刻瞪了他一眼。

  「高譚哪間屋子沒死過人!在這個地區,我的租金很合理。」房東順了順氣,「交通跟機能都很方便。」

  「一樓跟方圓三公里以內都有站街女郎,治安混亂。」

  「上帝,這裡是高譚,」房東指指他們兩個,「你或你男友也不會被站街女郎誘惑。」

  「站街的也有男的。」Jason理直氣壯地說。

  Bruce點頭同意。

  「兩條街外的銀行一個禮拜以內還各被搶了一次!」Jason繼續追加,「你的屋子沒有消防設備跟其他安全措施!我敢打賭你甚至沒有租屋許可證!」


×


  戀愛大概會讓人變笨一點點,Bruce覺得頂著殺價成功的光環跟自己一起走出『新公寓』的Jason頗為帥氣。

  Bruce其實提議過他們可以買一間新屋,一間『非安全屋』亦即『非義警活動使用的屋子』,是可以用Bruce的名義買的;再者,他們不是要偷情,而是正當交往的同居,他們沒必要偷偷摸摸的。


  「我真不敢相信你這麼樂觀。」Jason坐到沙發上,用屁股彈了兩下,覺得坐起來還不錯,「你要怎麼跟小紅或你兒子解釋你有一間非夜晚事業使用的屋子?」

  「沒必要解釋。」依舊維持偽裝的Bruce坐到他旁邊,也用身體去感覺這張沙發的好壞。

  「解釋一下比較好,寧可你說謊,也不要拒絕你孩子們的關心或質問。」Jason將後腦靠到沙發背上,倚起來很舒服,「就像你每次有問題我們也不能拒絕你一樣。」

  Bruce皺了皺眉頭,他的假鬍子抖了兩下,「聽起來像句抱怨。」

  「當然是!」Jason彈坐起來,用手機把沙發的樣子跟價格都拍了拍,「哪天我不抱怨你了,你還會覺得懷念。」

  Bruce沒有反駁。由於他沒有說謊的習慣(也不把善意謊言當成技術性對話),他的確該聽取Jason的建議找一間租屋,用Jason隨便一個身分的名字登記,即使是Alfred也不會知道他跟Jason的關係。


  「床的大小還有顏色……我先說,你別挑黑色的。」

  「你也別挑紅色的。」

  「……成交。」不甘的嘖了聲。

  「能多大要多大。」

  「我們應該不會玩到倒掛金鉤這麼高難度的動作,要那麼大張的床幹什麼?」Jason好笑地看了他一眼。

  「以防你各種狀況把我踢開還不至於掉下床。」

  「聽起來像句抱怨。」才剛說完,Jason立刻制止男人回覆,「你不用說我知道你是。」


  Bruce沒有反駁,跟Jason一起挑了其他家具。

  他們的確都不想跟家裡人提到他們同居的事,解釋起來很麻煩,這件事跟Jason有共識也非常讓Bruce意外,他以為Jason這一年跟他秘密相依已經到了可以更進一步——也就是公開——才決定跟他同居的,結果青年依舊什麼也不說。

  不說很好,Bruce也懶得解釋那麼多,他喜歡跟Jason保有相同的祕密。


  Jason站在櫥櫃區域,眼前是一整套的系統櫥櫃,他沒過問Bruce就擅自決定了一套全白的櫥櫃與流裡台,拍下它的編號加入訂單之中。

  「等等,Jay。」Bruce拉回了準備去看浴室的青年。

  「幹嘛?」被扯住手臂的Jason回過頭。

  「我們用不到廚房。」

  「……」Jason看著他,兩隻眼睛瞪得比平常大一點,又比詫異時小一點,「你以為我給你帶吃的的時候我是去哪弄來的?」

  Bruce不疑有他,「外賣?」

  「哼,」Jason邊扯動嘴角邊給他一個白眼,「好吃嗎?」

  「還可以。」

  Jason點點頭,不容拒絕,「那我用得到廚房。」轉身離開。


  蝙蝠俠有0.05秒的瞬間驚訝原來那些都是Jason心血來潮替他做的宵夜,他一直以為是Jason順道去哪買的呢……

  下個瞬間他再次扯住Jason的手臂,青年有點不耐煩地被拉回來。

  「又幹嘛!?」

  「我沒看過你下廚。」

  「反正不是用會毒死你的食材。」他得意的說,「我每次看你吃下去都覺得要殺你還挺簡單的。」

  「不,才不簡單。」Bruce很快反駁,「你不會殺我。」

  「……」Jason不甘心地手環胸,他才不要接話他愛死他了怎麼捨得殺他。

  「我想到我有用得到廚房的時候。」男人走到青年面前,「所以你也得過問我的意見,這是『我們』的廚房。」

  「你什麼時候會用到廚房?炸了它的時候?」Jason下意識地往後縮了縮,男人突然壟罩過來的感覺很不妙。


  Bruce開始將Jason往櫥櫃逼過去,Jason也不明所以地往後退,老頭子怎麼說著說著臉色就比他難看了?他們剛剛提到什麼奇怪的關鍵字嗎?


  「你到底要……」輕微撞上流裡台Jason停下聲音,才要往後看自己撞到什麼的時候,Bruce的手臂比流裡台更早闖進他的視線,接著,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的屁股立刻被抱起來,推到流裡台上去——

  「嗯。」Bruce滿意地讓Jason修長的大腿放在自己腰邊,伸手摸摸流裡台的質感跟Jason的腰,「的確還不錯,就這組吧。」說完就走了。

  被留在流裡台上還沒錯愕完的Jason倏地臉紅……老傢伙什麼意思?他在暗示什麼?……廚房play?等等他買櫥櫃不是要拿來這樣用的啊……


  「先生,不好意思。」一位服務人員靠近,「可以請您從流裡台上下來嗎?」

  Jason簡直想拿Bruce的腦袋去撞牆,他腦羞成怒大吼:「幹嘛?承受不住重量啊!?」

  「不,當然可以,但是……」



  時間拉回現在。

  橘貓Jason坐在流裡台上,聚精會神地盯著Alfred將甜甜圈放進油鍋裡頭,聽見油鍋裡頭的滋滋聲他就特別激動。

  黑波斯Bruce側趴在不遠處的桌子上,有點想睡又不想睡的看著簡直想把前掌伸進油鍋撈甜甜圈的橘貓……他想念他們的流裡台了,Jason每次會坐在流裡台上都是被他抱上去的,雖然他每次都會爆羞地掙扎,最後還是會溫馴地妥協……


  “Jason……”

  “嗯?”橘貓沒有看他,繼續看著鍋裡頭的甜甜圈。

  Bruce沒想說什麼,Alfred剛剛已經提醒過了貓不能吃太多澱粉、吃糖也吃不出甜味,現在鍋裡頭的不是他們的點心,所以Bruce也沒什麼好告知的,Jason自己就知道那不是點心。


  “沒事。”Bruce放下腦袋,沒有再看過去。

  “?”Jason抬起頭,老頭子突然叫他又突然不說話了……不會是因為他一直關注甜甜圈不理他,要被孤獨死了?

  ——怎麼可能~

  Jason自嘲地笑笑,那個蝙蝠俠一個人被流放外太空也不會無聊死,只是被他冷落怎麼會孤單?


  Jason很快又把注意力放回被撈起來的甜甜圈,接下來的動作就是放到糖霜上了!

  橘貓過了兩秒往桌子上頭看去,黑波斯背對著自己,仍一動也不動。


  “……”是在鬧什麼自閉?


  橘貓跳下流裡台,輕手輕腳地走到桌邊再一躍而上。

  Bruce認真在睡覺,沒在耍自閉。


  Jason想到他會變成貓的原因,大概就跟他想養貓的理由沒差多少;而對寵物沒有興趣的Bruce變成貓,則是那個外星武器覺得……蝙蝠俠需要足夠的睡眠,如果高譚有油加利樹他會變成無尾熊,真是貼心的武器呢Jason簡直想給它拍拍手~

  ——不過也好,變成貓之後Bruce真的比較常在睡覺,Alfred都不知道要感慨還是欣慰了。


  “Jason……”

  “嗯?”Jason靠過去,輕輕地舔過黑波斯耳朵旁邊的毛。

  “沒事……”他抖抖長長的貓鬍子,半瞇著眼打了個呵欠。

  “你就睡吧,老頭。”

  “嗯……”Bruce閉上眼睛,又沉沉睡去。也不是他覺得Jason待得太遠了,就只是突然意識到Jason很寵他而已……



-tbc-


评论(9)
热度(106)

© 白灰灰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