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ijay]糾纏(15

15.


  Bruce並不是覺得家中閃光太多會有所壓力,只是Alfred總會用恨鐵不成鋼的眼神跟口吻跟他『談談』。好在晚上Stephanie有事無法參與Wayne家的晚餐,不然他連坐在家主的位置上都如坐針氈。


  晚上回到莊園Alfred正好準備好豐盛的晚餐,從來沒人質疑老管家怎麼辦到一個人弄出滿漢全席並且都能保持每一道菜熱騰騰的像剛做好一樣。

  「而且最可怕的是,除了下午茶之外,沒人看過Alfred吃東西。」Tim一臉認真地說。

  「您們總有讓我輕鬆愉快省心的時候。」Alfred說著說著放下了剛烤好的火雞。

  Wayne家原住民們都很努力在回想他們什麼時候讓這個永遠為他們操心的老管家有放鬆的時刻。


  「我希望你會在那時刻以外的時候也吃點東西,Alfred。」Bruce覺得背後好多箭,他想Alfred一直以來都這麼瘦跟他絕對脫不了關係。

  善解人意的Dick反而是說:「我會多讓你放心的,Alfred。」

  「您一直以來都非常讓人安心,Dick少爺。」


  聽見這句話讓Bruce再次中箭,連帶Tim也是,但他們兩個都選擇不回話,這時候還是別搭腔的好。

  他們往旁邊看去,Damian跟Jason並不是真的那麼安靜在吃飯,青年很認真在剝飯後的橘子,而Damian在吃他剝好的橘子,完全沈浸在兩人世界中不把其他人當一回事。

  「還想吃什麼?」剝完橘子的Jason拿起旁邊的手巾擦手。

  「看你想吃什麼就剝什麼。」Damian靠到椅背上慵懶的看著他。

  「你說你想吃橘子我才剝橘子,我剝了三顆!」連上頭的白白纖維都剝得乾乾淨淨,要消耗掉許多時間。

  「我只想吃兩片。」

  「你個混……」罵到一半發現Bruce跟Tim都在看他們兩個(Dick、Kori跟Alfred不知何時不在了),Jason繃著臉,雖然他也知道他們看他跟橘子無關,他還是有點尷尬地推出裝載剝好的橘子的精緻瓷盤,「要吃橘子嗎?」

  本來在旁邊呈現休息狀態的Damian立刻阻擋住他推出的瓷盤,「這是我的。」

  「你剛剛說你不吃!」

  「我不吃但還是我的。」Damian睨著他,「沒有人想吃你剝的橘子。」


  「咳……」Tim清一下喉嚨,「事實上,我想吃。能嗎?Jason?」

  Jason才要回話,就被Damian堵了回去:「這是我的!Drake,要吃你自己剝!

  「技術上來說,那是Bruce的。」

  「……」被點名的家主朝紅羅賓看過去,他一向覺得孩子們的事自個兒解決就好,只是橘子而已不用他出手才對……

  「父親的東西都是我的!」

  「你真該懂得分享的美德。」

  「我什麼都能跟我父親分享,除了Jason。但我什麼都不會分給你,Drake,尤其是Jason。」在最後一句加重了力道。


  「沒有人要跟你分享你男朋友!」Tim咬牙切齒,他真的太恨這個才進來幾天就用鼻孔看人的小混蛋了,「你也說兩句話!」對著Jason說。

  Jason笑了笑,不以為意,「他拐著彎說愛我的時候比直接說愛我還性感。」

  Tim直接給他一個白眼,「你白天的時候還不接受他懷疑我跟你有什麼!」

  Jason拿起一塊Damian的橘子,後者沒阻止他吃掉,「拜託別提起這個,因為當時他的矛頭指的是我,現在是你。」

  「不准!」Damian朝Jason低吼,「求!我以外的人!」

  Tim又翻白眼了。為什麼他的Stephanie今天晚上偏偏沒空?


  再次被矛頭指向的Jason吞下酸甜酸甜的橘子,緩緩移動肩膀靠近眼前的少年,刻意用不是很快的語速說:「拜託吻我,Damian。」


  Dick跟Kori幫Alfred端來飯後甜點的時候,只見Tim跟Bruce一臉絕望地討論橘子皮所含的纖維成份;而Damian跟Jason的氣氛很好,前者沒擺臭臉地摟著男友的腰,後者甚至在笑。


  「我錯過什麼了?」夜翼問。

  「跟你無關。」今夜有閃光的都是敵人!



  第二次的夜巡只有紅羅賓、蝙蝠俠跟這幾天剛開新帳號上線的馬爾杜克;Jason跟Alfred留在蝙蝠洞內,一邊討論宵夜的作法一邊幫蝙蝠家族做技術性上的支援;夜翼先生隔天還要上班,吃過晚餐後就跟星火一起回布魯德海文了~


  「老爺對Damian少爺有一定的期許,希望您可以了解,Jason先生。」

  Jason放下他的紅茶杯,眼睛依舊盯著螢幕,「當然,我知道,這就是『父母』——只要Wayne先生不要像Ra'sal Ghul或Taliaal Ghul那樣,我也希望Damian能得到父親的期望,我說的是『父親』,你明白我的意思。」

  「是的,或許是Tim少爺的能幹,以及Dick少爺的體貼,老爺近年越來越有時間能補足他年輕時未能給予的關懷,雖然偶爾我也覺得他該去向孩子們邀個功,而不是少爺們自己發現然後來表達他們的喜悅。」

  「……」怎麼好像在說Damian?Jason點點頭,發覺這對父子某方面真的很像。他跟Damian最差的時候也不知道主人為了他跟上頭兩老有過多少革命,因而埋下了導火線……只是他跟Damian是悲劇方面,蝙蝠俠跟他的羅賓們是樂觀面。


  「Damian一直知道父親的存在,我們也的確設想過蝙蝠俠的脾氣問題,畢竟我們從沒聽聞蝙蝠俠在黑暗中爽朗的大笑——我是說,我知道他很兇,可是到處都有剛入社會的新人,不是嗎?」

  「這點老爺也是個新人。」

  「好吧,他們的確是父子。」一言不合就開罵、打架,明知道對方都是新手親爸爸跟新手親兒子,一點面子也不留給對方。

  「萬分同意,先生。」


  「但是他們……」自己停頓了下來。

  「怎麼了嗎?」Alfred問,他不曉得Jason突然安靜的理由,青年在他旁邊看著紅茶杯沈思著。


  「好吧,我承認,有問題的確要說出來。」

  「是什麼讓您突然有這樣的想法?」

  「沒什麼,我只知道Damian他媽一爆發就是要洗腦Damian,而他外公則是要懸賞他的人頭……打架是小事,大概。」


  「關於少爺母親與外公的事,我很遺憾,Jason。」Alfred拍拍青年的肩膀,「您與他本不該經歷這些事,所有的一切。」

  Alfred提到『所有的一切』時,Jason想起了前兩年他跟Damian的風風雨雨,他眼睛的目光柔和下來,明亮的綠色中滿是溫柔。


  他這輩子沒有比遇到Damian更幸運的事了。

  他其實希望Damian能有一個普通的家庭,可是又有什麼樣的男人能讓Talia為之生子?只有那個在不平凡的人當中最優秀的一位,才能成為她的選擇,如果Talia的選擇有了變化,也不會出現願意為奴隸開闢道路的主人了。

  「已經過去了,Alfred。」

  「是的,」老管家沈靜一會兒,「想再來點餅乾嗎?」

  「當然~」


  就在Alfred轉頭的同時,原本相安無事的夜巡一行人,由Damian察覺出異樣……


  『有股甜味。』少年說,他向後看去,其他人似乎沒有發現。

  『什麼樣的甜?』

  『花香。』

  蝙蝠俠皺起眉頭,高譚一直都不是由花香建構,一年之中也不會有幾次看見蝴蝶蜜蜂等傳遞花粉的生物,多數更為大型的傳播骯髒的老鼠或蟑螂,那麼會被他們遇到、且算是移動式花粉的,就只有某個更大的……


  螢幕中突然從地面竄出綠色粗肥的藤蔓,Damian沒來得及跳開便被捲到空中去,但他反應比尋常人還要快上許多,在他還能跳到地面而相安無事的高度,他抽出腰間的佩刀,直接砍斷腳踝上的藤蔓。


  『你總有新的孩子幫你,蝙蝠。』毒藤女包圍在她的藤蔓之中,似乎有點不悅,『這孩子叫什麼?白羅賓?』


  Jason不自覺地噗哧笑出來。

  「這是個嚴肅的話題,先生。」Alfred邊說邊進了蝙蝠洞的其中一間小房間。

  「抱歉,我忍不住。」Jason還是笑著說。

  「如果我沒有即時製造出解毒劑的話,」Alfred拿著一個上頭有類似藤蔓綠色標誌的箱子回來,「容我先對您說聲抱歉。」

  「什麼?我中毒了?」

  「不,」Alfred打開箱子,「但您男友有極大的機率需要解毒。」

  「那……跟我的抱歉有什麼關係?」


  Alfred看到螢幕上蝙蝠俠已經先將落地的馬爾杜克護到身後,紅羅賓也在此時準備採取少年的血液,他轉頭看回還不名所以的Jason,「我會詳細跟您解釋,希望您不會驚慌。」

  「???」



评论(7)
热度(86)

© 白灰灰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