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jay親情向]靜靜燃燒的夏夜.續(單篇完

brujay親情向

台詞混了一點點新52跟rb

-----------------------------


  讓Bruce的大腦從『我正在做夢,我夢到了Jason』轉換成『握操我沒在做夢!!』大概花了五秒的時間,這五秒時間長到足夠男孩在他的門口多罵幾句生動的髒話。


  「幹、幹什麼這樣看著我!」男孩暴躁又害臊地在他門口縮著身子,就是不肯進去,「我不是回來跟你聚首的老傢伙,你——你根本不、不把我當、當——操我跟你說這個幹嘛!我是回來復仇的!對!我現在只想殺了你!」

  「Jason……」仍在夢中的Bruce心痛的喊出男孩的名字。

  「閉嘴!我是回來跟你下戰帖!我會殺死你!用你意想不到的方式!等、等著瞧!!」剛好第五秒,他跑了。


  促使Bruce醒來的是另外兩聲跑步的噪音,空空的門口同時出現Alfred跟Tim緊張的臉。


  「怎麼了?Bruce?」Tim擔憂的走進房間,Bruce坐在床上同時跳了起來,「我們聽到吵鬧聲。」


  「……」Bruce立刻醒悟,他只花了半秒就理好頭緒,「封鎖莊園!Alfred!!」男人大吼出聲,「是Jason!!他……」

  「老爺,你需要……」

  「不!立刻封鎖莊園!」接著立刻衝了出去。


  Bruce快速消失在走廊盡頭,完全不是剛醒來的Bruce會有的活力,而是夜晚蝙蝠俠才有的精神。

  Tim跟Alfred互看了一眼,後者揉了揉男孩的肩膀,「老爺可能產生了點幻覺。」

  「我沒事,Alfred。」男孩說。


×


  可是當Bruce將那個才準備跳出柵欄就被捆回去的男孩丟進客廳時,世界就變了。


  Jason被五花大綁地放在沙發上,他縮在角落,耳根子在紅,卻滿臉氣憤。Bruce的臉色也沒好看去哪裡,他露出介於『活見鬼了』與『Jason!!?』之間的難看臉,瞪著沙發上死活就是不肯看他的男孩。

  「噢,天吶,」Alfred的手抖了一下,「是……Jason……少爺?」老管家的聲音空洞到他也不相信自己是不是真的有說話,他迅速看向Bruce,莊園之主的手指握成拳頭,頭皮緊繃。


  Alfred立刻過去,蹲在Jason的面前,略過Bruce仔細地檢查男孩的身體。

  「Jason少爺,你怎麼會……」Alfred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他眼前的男孩有張氣嘟嘟的臉,他在生氣,『活生生在生氣』,這真的讓人又驚又喜……

  「夠了,放開我,」Jason閃躲開老管家的手,「我不是回來跟你們上演家庭肥皂劇的!」

  「那你是,」一直沒說話的Tim默默地說,「Siri具現化?」

  「……」

  「……」

  「……」

  Jason、Alfred跟Bruce都同時往最小的男孩看過去。


  「怎麼了?我知道這個,只是當作沒看到而已。」Tim異樣的緊張,「我不會因為知道這個就被滅口吧?」

  Bruce揉揉自己的眉中,「不會有人被滅口,Tim。」男人放下手,指指兩個男孩,「Tim,這是Jason,Jason,這是Tim。」

  「我知道,新的羅賓。」Jason用鼻子哼了聲。

  男孩抿抿唇,忍著一股氣把他也能說出口的酸言酸語吞進肚子裡,僅說:「我該準備去學校了。」離開了客廳。

  「……」Alfred擔憂地抬頭看向Bruce,經Tim提醒老管家想起自己該載他出門了,可某方面他真的不覺得Bruce能搞定這件事,「需要我通知Dick少爺嗎?」

  「……先不用,Alfred。」


  Alfred點點頭,再看回Jason:「我……我很高興你能回來,Jason少爺,我們家,總算圓滿了。」

  「……」Jason咬著牙,突然滿出的愧疚弄得他有些難受。


×


  客廳只剩下臉很臭的Bruce跟依舊被綁在沙發上的Jason,氣氛不能更尷尬。


  Bruce有很多問題想問,跟死亡有關的至少就有一打,跟為什麼還能出現在這裡的也有一打,至於Jason來做什麼……Jason本人已經說過他的目的了:叫他起床,以及,殺了蝙蝠俠。讓人心暖又心痛的兩個極端,就跟『JasonTodd』本人一樣。


  Bruce開了口,Jason早一步把話堵回去,「我沒打算跟你說話!」

  「……」Bruce的臉更陰沉了,「我只有一個問題,你最好考慮好再回答我。」

  「……」

  男人走到他面前蹲下,收起了所有焦躁的表情,努力地讓眉頭放鬆,「你餓了嗎?」

  「……」



  Bruce解綁Jason後帶他去了廚房,他想Alfred的早餐應該早就準備好了,只是在等他早上起床而已。

  「來吧,我們……」Bruce頓了頓,輕微撇過頭不想讓男孩看見自己一閃而逝的脆弱,「很久沒一起吃早餐了。」

  「……」Jason警惕地看著Bruce把東西放進微波爐,他不是在警惕男人對廚房或對微波爐幹什麼,而是警惕他的溫柔……大概只有他剛被從街上帶回來的前幾周,Bruce才會用還算耐心的口吻對他說話。


  這個警惕甚至讓他忘了嘲諷。


  Jason坐到椅子上去,等著微波爐的倒數,他們安靜的像他們都不在這個空間內,只有微波爐運轉的聲音還存在。


  叮。


  Bruce打開微波爐,把裡頭的東西端出來,放到飯桌上,還拿來了碗盤,之後則是漫長的吃飯時間。


  味覺與嗅覺一直是最能引起人類記憶的感官,Alfred提供的早餐是Jason這輩子吃過最豐盛的早餐,他想起自己第一次使用早餐時是在飯廳的桌子上,旁邊是個頻頻阻止他吃太快的Bruce,Alfred則負責觀察他有沒有吃飽,好再送來其他食物。

  現在他們在廚房,Bruce坐在他對面,什麼也沒說、什麼也沒做,不問他為什麼沒死、不問他為什麼要殺死蝙蝠俠,就是坐在他面前,陪他、吃飯。


  Bruce是對的,自從他們開始很常在吵架,自從Jason很常被關禁閉室、或禁止夜巡後,他們就沒在一起吃早餐了,……Jason總會自己避開蝙蝠俠,只要他不想見到他的話。

  但他也不是不想見到Bruce,他很清楚,他們一見面就會吵架,不如就放對方跟自己清靜……

  從那時候開始算到現在,真的,『很久』沒一起吃早餐了。


  Alfred說過:『Jason少爺,我們家,總算圓滿了。』

  Jason大力搖頭,想把這句話從他腦中甩出去。


  「Jason?」

  「我在你的蝙蝠車底下裝了炸彈,顯然你到現在都沒發現。」

  Bruce放下自己的叉子,對蝙蝠車的防禦系統過於相信,他的確到現在都沒去檢查車上多了什麼或少了什麼,但聽到Jason的自白蝙蝠俠反而笑了。


  「笑什麼?」在不該笑的話題上笑,Jason反而有點媼怒。

  「你總是那個唯一敢動蝙蝠車的人,Jason。」

  「……」Jason的喉頭抖動一下,Bruce喊他名字的聲音是他記憶中的那種溫柔,Jason差點都要忘記這樣的感覺,就像Bruce第一次喊他『羅賓』那樣讓他感動……


  「對你的Siri說去吧。」

  「它不是真的,Jay,你才是。」

  「……」Jason的身體向後靠上椅背,臉頰又微微地竄紅,「你對我為什麼沒死沒興趣?」

  「我不確定有我時間談這個。」

  「是啊是啊,大忙人。」Jason嫌棄地翻了他一個白眼,浮上的紅暈全降了下去。

  「我只是……」男人又皺起眉頭,「如果你是一個有時限的魔法,我現在就沒有時間問你其他的問題。」

  「……!?」Jason驚訝地瞪向他,「你以為我是有形體的亡魂?你確定剛剛我還陪你吃了早餐?」

  「我從不相信運氣,我沒有一個美好的運氣能完成我的願望,當然包含讓你重新回到這兒,重新讓你健康的長大。」

  「……你……」Jason的膝蓋縮了起來,「你確實沒有!我沒打算回莊園!我不會待在你身邊!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我復活了!你看到的不是幻覺也不是魔法效應!」


  Bruce的表情在『復活』兩個字出現時呈現最黑的狀態,這個表情讓Jason的胸口又莫名悶疼了起來。

  「我明白了,……那你為什麼要叫我起床?」

  「……」

  「……」

  「……是……是……」降下去的紅暈再度竄上,Jason握住屁股底下的椅板,他本來打算把老頭子弄醒後就跑的,根本沒準備被抓到的說詞。

  「是什麼?」Bruce的眼神凌厲了起來,「倘若你覺得我把Siri改成你很不符合蝙蝠俠的行徑,你可以……可以明天早上也來叫我起床。」

  「……你什麼?」


  Bruce不動聲色地吞下口水,「就當證明你不是有時效的幻覺。」

  「我為什麼一定得證明?反正我之後都會找事給你做!」

  「好吧,既然這樣,在你開始給我找麻煩之前,」Bruce在Jason覺得刺耳的那三個字上頭說得特別用力,聽見男孩嘖了一聲,「我們換個地方。」


×


  那是Jason的房間,『生前』的房間。

  它還被保持著跟他離開時一模一樣,他們兩個站在門口,朝夏日陽光明媚的房間裡頭看進去。

  陽光斜照在屋內,卻沒有反射任何灰塵,光是這樣Jason就能判定Alfred究竟多久進來打掃一次了。


  Jason不想進去,這裡曾是他的歸屬,在他死後就不是了。他死後的歸屬是一具舒適得可笑的棺材與冰冷的泥土味,還有整整一年都漠視他的高譚街道、黑暗騎士。

  Jason再次咬住牙齒,他想轉頭就離開,握緊拳頭的時候卻握住了另一個溫暖的東西——Bruce的手。


  「你、你幹什麼!?」Jason倏地想抽開,Bruce不是用牽制的方式抓他的手腕,而是握住他的手掌跟手指。

  「我需要確認,Jason,確認我有你說的那麼幸運。」

  「你到底在說什麼!」

  「來吧。」Bruce牽著他,不催促、不強迫。


  Jason瞪著抓著他手的男人,他能感覺到從男人手心傳來的溫暖。


  男孩有點抗拒地低著頭,不甘願地往內走了一步、兩步。


  這也是Bruce在Jason走後第一次進來,這間是整個莊園最冰冷的房間,比無人居住的客房還要冷清,如果不是Alfred有定期在整理,陽光不會再照進這裡。


  「我先跟你說一件事。」Jason磨著牙,不曉得在蝙蝠俠抓住他的現在提這好不好,「我……我泡過拉薩路池。」

  「……」Bruce瞠大雙眼,所有負面的消息全部擠進他的大腦,但如果Jason說的是真的,就能解釋為什麼他恨Bruce。

  「沒錯,我恨你,我裝了炸彈那天就打算殺死你!」Jason對他吼了出來,「你根本不去注意我活著或死了,你訓練了新的羅賓,你在我死後,讓另一個男孩穿上制服上戰場!你讓他——」取代我……

  「Jason……」

  Jason搖頭阻止他繼續說下去,他本來想繼續吼的,他的手上繼續傳來Bruce的溫度,「你肯定在想我本來就瘋狂還是池水造就了現在的我,你肯定會擔心我本來就是這樣,如果我本來就是一個瘋子,你會……」


  你會……


  Jason看向Bruce,他僵直著手臂,什麼都沒問。


  不敢問或不該問,Jason判斷不了,他現在的情緒被大多的憤怒與焦躁佔據,剩下的是一股無處可發的疼痛。


  『你會對你的SiriJason說你愛他嗎?』


  Jason開了口,又閉口,以一個粗糙的『哼』做結尾。


  Bruce握著男孩的手,將他往室內帶。這個空間是他給Jason的,男孩沒擁有它太長的時間,以致於無法像Dick的房間那樣有那麼多東西,如果Jason那個時候沒有在他懷中漸漸冷去,這裡會留下更多時間的痕跡。

  「我常想著那把吉他,你擁有它的時候總會弄斷幾根弦;你喜歡我們收集初版書的傳統,你也偷偷藏著幾本,Alfred在整理你房間的時候全部找出來了;你的衣櫃中也該有越來越多的衣物、你的抽屜中也該藏著要給女孩子的情書或者收下來的情書;還有你的床上,夜巡後你偶爾會做惡夢,偶爾你也會睡得很好……」

  「……」

  「但是你沒有機會弄斷弦、沒有機會拿出你的收藏書跟我們炫耀、更沒機會成為一名青少年,Jason。」


  Bruce輕輕的在Jason面前蹲下身,伸出他寬厚的手掌,撫上男孩惶恐的臉頰,「而那些你該經歷的事,我本該有資格參與。」

  「去你……」

  Bruce拉住要撥開他逃走的男孩,將他擁入自己懷中,感覺到Jason在自己懷中掙扎,他安撫著男孩的後背,將他的頭靠在自己肩膀上。


  上帝,他上次這樣抱Jason是什麼時候了?運上飛機、入棺、下葬……?

  不,都不是……也不是Jason離開的時候……都不是……那遙遠到Bruce都要忘了,或許從來沒有過,但他可以發誓,這不會是最後一次。


  「回來,Jason,我們都需要你。」

  「……」

  「你變得瘋狂或越來越瘋狂都無所謂,留下來……」Bruce深吸了口氣,「留下來,別再次讓我失去你。」


  Jason在發抖,他的呼吸很輕微,不敢吸得太用力,他不想被聽見自己吸氣時鼻子裡頭的黏稠。


  或許只是在抹掉被摟痛而掉出的生理性眼淚,他的動作像他在點頭。


  「你先……」他抖著聲音說,「先把Siri改回Siri。」

  「嗯。」

  「然後……那個……是『嗯』。」

  「什麼『嗯』?」

  「那個……『嗯』。」

  「Jason。」

  「……」Jason支支吾吾地磨牙,「就……不是『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是『嗯』。」

  「……?」

  「……算了,沒什麼,」覺得尷尬的Jason立刻轉移話題,「你不問我是誰把我丟進池子裡嗎?」

  「這個世界沒幾個人能把你丟進池子裡,Jay。」Bruce放開了他,Jason避開了他的眼神,不想被看見紅紅的眼睛跟鼻樑,「來吧,Alfred不會跟我們計較我們吃過早餐後又吃爆米花,今天我放假,我們先去把那部電影看完。」

  「什麼電影?什麼放假?」Jason有感覺到Bruce在旁邊站了起來,他沒有面向男人,鼻頭紅紅的他現在很緊張。

  「我想放假就能放假;你感冒那天我們一起看的那部電影,你睡著了,沒看到結局。」

  「……」

  「Alfred回來剛好可以準備中餐,他會很開心你再次陪伴他的下午茶、讀書會。」Bruce揉揉男孩的黑髮,「下午,我們得一起去接Tim下課。」


  Jason總算抬頭了,緊繃著張臉,「我不……」

  「Tim是你弟弟。」

  「……」

  「你是哥哥,Jay。」

  「……」


  牽著Jason走出房間,Bruce突然醒悟般地看向一臉不甘願的男孩,「再說一次,Jason。」

  「……?說什麼?」

  「說『嗯』。」


  Bruce的藍瞳孔明亮得嚇人,Jason眨眨眼,下一瞬間便紅了臉。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他彆扭地想甩開手。

  「不是這句,是『嗯』。」

  「……」Jason的臉更紅了。


  男人放鬆他的臉頰,他們走在走廊上,往電影放映室前進。


  Jason低著頭,他的腦中還是有其他東西在叫囂,可是沒有一個的力量強過握著他的這隻手……大概吧,至少他覺得此時還可以再觀察觀察……


  「『嗯』,Bruce。」他皺著眉,臉很臭地說。

  Bruce笑了出來,「『嗯』,Jason。」




-end-


真的沒了!!

真的是親情向!!


评论(11)
热度(122)

© 白灰灰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