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jay]人皮燈籠(12

12.


  鬧鐘要響第三次的時候,Bruce總算輕輕轉身,將放在枕頭附近的手機拿起,另一隻手仍沒放開Jason的背部。


  那不是鬧鐘,是Alfred打來的。看見老管家的臉出現在手機螢幕上,Jason的臉紅了起來,他將自己埋進男人飽滿的胸前,希望他只看到自己黑麻麻的頭頂,也希望在這種糟糕的光線下,Bruce不會發現他發燙的耳骨。


  「Alfred。」Bruce一邊安撫著Jason,一邊接了電話。

  Jason抖著背膀有點想推開Bruce,可他又不想要一走開就被發現自己眼睛的紅潤……媽的太尷尬了,他完全不想把頭抬起來面對Bruce。


  回想他還是個孩子的時候,回想他被蝙蝠俠撿回家,當上羅賓以及去法院辦理證明……然後發生那麼多事到現在,他從來沒有那麼真切地覺得Bruce是站在他這邊的……他一直以為所有一切都是自己一廂情願……

  現在Bruce在說愛他,在為他以前沒有做到的事道歉,……就在他們超越上級下屬、超越名義上的養父子、甚至超越仇人與復仇者,成為比普通肉體關係還更極端的關係後,他第一次覺得Bruce是愛著他的……


  這不是為了要跟他恢復為Sub和Dom的關係所說的話,Bruce把他當成一個孩子在安撫,把他當成十多歲、身高一米四、穿著名義上哥哥的舊衣服到處亂竄的那個孩子……


  「我醒了,Alfred。」Bruce低頭吻吻青年的髮窩。

  『很高興您的聲音聽起來如此有精神,老爺,請您記得您今天有個會議得出席。』

  「當然,Alfred,我記得。」


  聽見Alfred的聲音,Jason不自覺地摟緊男人的腰幹……太糟糕了,他好有罪惡感,即使Alfred本來就知道他們有一腿,Jason還是覺得自己似乎沒有達到老管家的期望……


  電話掛掉後,Bruce將手機放到一邊,兩隻手都擺到青年的背上,這個整晚跟他一樣都沒睡的青年,此時比當他的Sub還要溫馴。


  「就算你看到我怎麼死的,你還會愛我嗎?老頭?」Jason吞了口口水,「我是說,我們在公園長椅上……你說過的那種愛。」

  「愛。」

  「會愛到什麼時候?」

  「我不曉得,Jason。」


  Jason嘖了聲,「你要分手就隨便你,反正我本來就沒打算跟你在一起。」還真他媽的天亮之後說分手……

  Bruce沉靜了很久才點一下頭。


  「可是你……如果你是想通我們根本不可能好好在一起就算了,偏偏你不是。」

  「嗯哼。」

  「我期望的是……你要接受我們不再有關係,我不再是你的Sub,你要放下、看開,開啟新的一段感情或不再有愛人……隨便你,但是不要用那一副因為無法補償我就決定用讓自己心痛的方式來懲罰你自己,我不想也不需要背負你的負面情緒。」

  「……」Bruce艱難地笑了笑,這方面Jason倒是很敏銳,究竟是青年開竅了還是他沒那麼悲觀了?


  見老頭子沒有回應,Jason尷尬地說:「——我只是舉例。」

  「我知道。」

  聽到Jason的心得,Bruce的心裡其實是開心的,很大層面來說,Jason相信了他是愛他的。

  以往無論他說了多少次(雖然他也沒說)他愛Jason,青年都給他『此路不通』的反應,現在即使門檻高了點,Bruce覺得自己總算能走過去了……


  Jason咬咬唇,「我離開你你心痛嗎?……你知道我說的是什麼時候。」

  「……」Bruce深吸了口氣,Jason消失的體溫永遠會成為他心裡的一道疤痕,「很痛。」


  Jason好不容易讓自己冷靜的臉又紅了,「那……如果我們分手……」

  「很痛。」

  「……」


  Bruce第一次失去Jason時,他將所有的罪惡、所有的心痛都埋起來,全部都發洩在罪犯身上,即使他深刻地有過他跟小丑之間只能留一人的想法,最後還是沒有親自下手。

  對Jason來說他只看見了這個結果,但也接受了Bruce曾經有過的心力交瘁,仔細想想,男孩非常單純的只是在意Bruce有沒有愛過他。

  一直以來都對任何人事物隱瞞自己的蝙蝠俠,再次看到他最恐懼的畫面時,這些隱藏的情感再也藏不住——至少Jason,至少這個勇敢的、孤獨的在倉庫中再無氣息的男孩,必須知道他所有的悔恨與身為父親的愛。

  他已經失去Jason夠久了……


  「我不曉得,老頭,」Jason再次努力讓自己的心跳平穩,他從Bruce懷中抬起頭,「我需要一點時間。」

  Jason沒有看他,臉頰紅潤,在心裡做著需要跨出一大步才能決定的決定……Bruce記得這個表情、這個台詞——很久很久以前的那天,Jason在他的命令下把自己綁得很完美,穿上他給的西裝,與他一同出門,他就是用這樣的表情在思考……


  「不曉得什麼?」

  「我怎麼知道我在不曉得什麼……」Jason咕噥著,突然有點口乾舌燥,「我現在有點亂……」

  「哪方面的亂?」

  「我知道的話就不用時間了。」青年皺眉,他還是從男人身上起來了,「你浪費掉我寶貴的睡覺時間,我決定補個眠——你,快滾去開會!」


  叮咚~


  「什麼聲音?」Jason猛然抬頭,這個時間來什麼電鈴?昨天對面牆崩塌了都沒被問候,這個時間到底來什麼電鈴?

  「我叫的morningcall服務。」Bruce伸了個懶腰,青年離開他的身上,他瞬間覺得有點涼涼的,「還有早餐。」

  「……」huh?


  Bruce沒理會Jason的錯愕,還是覺得胸口空空地走去門口開門,他怕再躺下去會想把Jason再摟回來。


  開門後Bruce快速撇了一眼對面的505,505門還是關著的,但圍起了黃色的封鎖線條。

  門口送來早餐跟morningcall的是前一晚讓Jason氣嘟嘟的褐髮美女服務人員。

  「早安,Wayne先生~」

  「我以為妳這樣的女孩應該更注意自己的睡眠品質。」Bruce習慣性地朝她笑了笑。

  「還有五分鐘我就下班了,Wayne先生,希望您昨晚有個舒適的睡眠。」女孩在男人側身讓開時推了餐車進來,「畢竟昨晚造成了不小的風波,您這間是唯一一個沒有開門來查看的房間。」

  「我昨晚睡得很好。」Bruce面不改色地說。


  ——即使他走進客廳時,Jason刻意穿著浴袍(裡頭什麼都沒穿)從臥室慵懶地走出來,男人的裝模作樣還是一點兒沒變。


  看見房間裡多一位客人,服務人員有稍微愣一下,但她的專業使得她很快壓下自己不禮貌的注視。

  「早安,先生。」她將光亮的金屬盤子端到圓桌上。

  「早安。」Jason疊起他的膝蓋,然後對她身後的男人揚起誇張的笑容,「嘿,Brucy~你今天真的得去開會嗎~」

  「是啊,」Bruce的表情甜膩的專業,「或許我們可以一起去?」

  「才不要,無聊死了~」邪邪一笑,「你的開會對象都跟你一樣性感我就去~」


  同樣出生高譚的女服務人員對這樣的畫面見怪不怪,畢竟她面前的是高譚的特產,出櫃一陣子的花花公子跟他的男友(或一夜情對象)同時出現在一間總統套房也不會是什麼大新聞。

  「您的早餐已準備好,先生們,祝您們有個愉快的早晨。」她露出親切的笑容,推著餐車又走了出去。


  Bruce對Jason抬高一邊眉毛,後者在女孩轉身後聳了個肩。


  Bruce跟上即將離開的女服務人員,將厚厚的小費給她。

  「我不會說出去的,Wayne先生。」

  「妳知道我不在意,我反而比較在意看到封條出現在我的門口。」

  「真的非常抱歉,先生,昨晚地震過後本來有意要將您更換房間的,但您若睡得很熟,我們也不想要吵醒您。」

  「當然,我只是想知道,我應該不會被打斷行程,例如被警務人員請喝茶什麼的?」

  女服務人員抿了抿唇,「噢,我想應該不會,只是因為地震後有東西倒塌,所以暫時封起來而已。」


  但封的是警務封條,而不是提醒注意的封條啊……


×


  Bruce道別完女服務生回到他的客廳,Jason一邊打著呵欠一邊在吃早餐,睡意讓他嚼食的速度變得緩慢。

  「想睡就去睡吧。」Bruce坐到他旁邊,幫自己倒了一杯黑咖啡,從青年的桌前拿來了糖罐跟牛奶。

  「有點餓,想吃點東西。」青年的雙腿在桌子底下疊在一起,沒穿上室內拖鞋的腳踝白得明顯。


  Jason的眼球中有一點血絲,唇邊也冒出了一點點小鬍渣,柔軟的土司在他口中像黃金一樣難咬。

  身為義警,在事件還沒結束的時候,他們都沒有放鬆下來的習慣,他們理當要去注意破壞掉燈籠後會發生什麼事。蝙蝠俠本來應該親自去把兇手捆綁進警局、紅頭罩本來也有向兇手送一梭子子彈的計劃,現在全部延宕了……


  「有頭緒了嗎?」

  「什麼頭緒?」Jason死沉沉的回望他。

  「你還沒告訴我你在心裡整理什麼。」

  Jason疲憊地沉吟,「等我睡醒再說。」

  Bruce點點頭,沒有問是否他回來的時候Jason真的還在這裡等他,喝過咖啡後他彎起嘴角,享受他們之間最寧靜的一刻。



评论(14)
热度(60)

© 白灰灰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