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jay]人皮燈籠(11

11.


  505的崩落聲音有如爆炸後的石頭掉落聲,Jason想那邊現在一定忙得不可開交,他等不及看明天早上的新聞了……可惜他這邊還有別的事要解決。

  ——蝙蝠俠的手套有改過握力,它現在緊緊卡著紅頭罩的手腕彷彿他是一個即將要被摔出去的重物。


  Bruce就這麼抓著他不發一語,沒有回答Jason的問題,也沒有其他的動作。


  他證實不了當時他在小房間裡頭看到的影像是幻覺或真實發生的事,Jason的血液染紅了小丑的撬棍,他就在他面前狠狠地折磨他的孩子,Bruce再次感受到那場爆炸發生時所感受到的無能為力……

  從來沒有一個恐懼毒素可以這麼重擊他的內心,一直以來其實都不堅強的蝙蝠俠在包裝底下也只是個失去孩子的父親……

  反觀Jason,那樣的狀況下羅賓仍能無聲地挑釁小丑,他不懼怕他的存在、他也不懼怕自己的死亡。

  相對之下無法改變一切也無法讓畫面停止呈現的蝙蝠俠只渴求至少能過去擁抱他,對這名到最後仍舊非常勇敢的少年說他有多愛他,但他的手臂只能一次又一次穿過Jason與小丑……直到Jason推不動倉庫的門、看見炸彈倒數之後,畫面就變得一片黑暗……


  之後,他發現自己在翻開一片又一片燃燒的木板、鐵皮,灼熱的溫度在他手心燃燒,他對這場幻覺有感知了……黑暗過後的部份是蝙蝠俠的記憶,他能在自己的記憶中再次感覺到Jason還沒冰冷的身體……


  「我……」蝙蝠俠低下頭,他的左手向上舉了兩次,最終還是決定用Bruce的臉來面對Jason。

  「……」Jason被握住的手腕有點痛,只要想張開手就會感覺到肌肉在拉扯。

  Bruce深吸了口氣,「……今晚留下來,Jay。」


  Jason看了看梳妝鏡裡頭的老蝙蝠,紅色的影子已經不見了,只留有Bruce不知為何蒼老好幾歲的背影,他甚至直不起來他的肩膀。

  Bruce究竟看到了什麼?他是不是該再用碟仙讓女鬼附在蝙蝠俠身上?不然看這狀況老頭子又什麼都不肯說了……


  「我留下來做什麼?看來我之後不會再收到邀請函,一切都結束了。」

  Bruce沉下臉,他點點頭,「留著。」便放開他了。


  手腕被放開的Jason視線追著Bruce的背景而去,老頭子開始背對著他卸除盔甲,一件又一件。


  「告訴我你看見什麼,Bruce……你當時,抱著什麼?」Jason想不到任何可能的東西可以讓蝙蝠俠跪在地上那樣抱某樣東西。

  「……」Bruce回過頭,鋼藍色的眼中閃過一點憔悴,很快又被掩蓋下去,「你。」

  「什麼?」

  「你。」他重複一遍,轉身坐到床上去,盔甲下的人類肉身疲憊不堪地垮著,「我看見你。」

  「我怎麼了?」


  Jason開了幾次口,不是他在悲觀,他現在真的有點懷念被附身的Bruce了。

  那個會忍不住把內心裡的話說出來的老頭子多討人喜歡啊……

  可是仔細想想,稍早前在飛機上,Bruce的情商也沒這麼低,這次是因為什麼?——欲擒故縱?


  Jason抱著手臂咬咬唇,沉吟一下之後回想在那個昏暗房間裡頭的各種線索,老頭子抱著或抬著個東西,滿臉憂愁,他喊著……

  『……Jason……』


  Jason?


  紅頭罩拿下自己的多米諾面具,Bruce慢慢脫至只剩下內裡的無袖背心,蒼白的脖頸上是佩戴盔甲時留下的痕跡。


  ——Bruce再次經歷了他的死亡瞬間?


  Jason走過去,不曉得此時自己該不該開口,他在男人有點逃避的目光下面對蝙蝠俠坐到床沿,幫他解開了多功能腰帶。


  「你那樣的抱著我?」青年小心翼翼地說,邊說邊抬抬自己的雙手,「公主抱,真的?」

  Bruce沒有笑,Jason正著手替他解開下盤的盔甲,這個畫面有點違和,Jason不曾幫他卸下裝備(除了有攻擊意味的那幾次)。


  「我不只重跑一次我找到你時的記憶,Jason,」男人的眼珠沈重的黯淡著,「我還跑了一次……你……最後的記憶。」

  「……」


  「我愛你,Jason,我無法原諒我自己讓你發生這種慘劇,更無法原諒我自己的……無能為力。」Bruce輕輕握住Jason的手腕,將他的手拿開。

  Jason看著他,Bruce沒有說他的無能為力來自哪方面,是看著他活活被打死,或看著他活活被打死卻還是不去殺了小丑……?


  「所以,留下來,至少今晚……我接受分手,不過,我該把欠你的還你。」

  「……?」Jason眨眨眼,「你欠我什麼?」


  Bruce努力作出一點笑容,他的嘴角在笑,眼角卻非常無奈。

  Jason靜靜的看他離開床邊,去換了睡衣回來,鋼藍色眼中寫滿了疲憊。


  男人關上了房間的燈,依短暫記憶把青年攬進軟被中,緊緊地摟著他。


  「……」Jason覺得自己沒做任何反抗真的是瘋了,「這算什麼?」咋舌,「不是打個分手炮,睡分手覺?」

  Bruce將青年摟進懷中,輕輕吻了他燥動的眉間。


  「我愛你,Jason,我愛你。」

  「……」

  「我以為你知道我有多愛你,可是我什麼都不說你怎麼會知道?」

  「……」

  「你會獨自去衣索比亞是因為我沒有給你足夠的信任,我讓你覺得你若提出要求我也不會陪你,是我把你置於危險之中。」Bruce深吸了口氣,「你的死是我的錯,不是你的,我很抱歉,Jay。」


  Jason僵在Bruce手臂製造出的範圍內,雙手擺放在大腿兩邊,額頭被放在男人的肩膀上,他第一次聽見Bruce對他說這個。

  他的指尖在顫動,怕自己一吸氣就會發出太大的聲音,刻意緩慢地呼吸著;放在他後腦杓上的是Bruce寬厚的手掌,充斥於鼻腔的是Bruce身上凱夫拉裝備的味道……


×


  早晨鬧鐘響的時候,很不巧的,他們都還沒睡。

  Jason抓著Bruce背後的布料,在男人溫暖的懷中他像個溺水之人。


  從躺下到鬧鐘響之前,Bruce一次補足了他以前不曾給過的,好幾次Jason都想大吼他已經不是那個跟在蝙蝠俠身後跑的男孩了,好幾次他都想推開男人拒絕他越來越溫柔的聲線,可越到後頭他越不可制止地沈浸在裡頭……


  Bruce說話的對象是多年前那個沒有得到父愛的男孩,又像是現在的Jason,他沒有對任何人說出這樣的話過,即使是Alfred、即使是超人,也從不曾見過蝙蝠俠最柔軟的一面……

  Jason的喉嚨苦澀的緊繃著,這短短幾個小時內抱著他的人不是平時跟他在屋頂上吵架的那個人、不是在安全屋或俱樂部裡頭享受他的服從的人,而是一個見證孩子死亡、又欣喜他復活的父親……


  ……他以後該怎麼面對Bruce才好……

  Jason覺得自己真的會叫他Daddy了……




评论(12)
热度(64)

© 白灰灰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