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jay]人皮燈籠(10

有紅頭罩之下中描述的家族之死穿插

每次寫戰鬥...都要提醒一次...我很不會戰鬥場面...

---------------------------------------------------

10.


  還真的沒有Jason想像中簡單,Jason在夜店的內部繞十分鐘,按著建築平面圖怎麼走也找不到燈籠所在的位置,潛入後台開關的蝙蝠俠似乎都不耐煩了。

  ——更正,是很不耐煩。


  『在你左邊!』蝙蝠俠低吼,他的螢幕上Jason鬼打牆似的一直繞圈子,紅頭罩旁邊有一條路一直與他擦身而過,還是沒擋起來的路,Jason沒有理由找不到!

  「我左邊沒有路!」Jason吼回去。

  『再往前走兩步!——停下!左邊!它沒有電子遮蔽、也沒有牆擋著,你該試著穿過去!』

  「穿過去?你要我像你身上的女鬼穿著你一樣穿過去?」Jason打開他的頭罩前蓋,用多米諾面具看他的左邊還是一面牆,「你怎麼不自己來這裡而我去後台?」

  『穿過去!

  「是一面牆!」Jason的手推了過去,他摸上去的感覺也是一面牆,硬邦邦、冷冰冰的,他大力拍了兩下,發出啪啪兩聲,「看見沒有!沒看見也聽見了吧!」多拍好幾下。

  他聽見通訊中傳來更加不耐的低吼,『你來後台!』

  「我早跟你說過了!


  Jason很快從他去到那裡的通風口鑽到地圖指示上的後台,後台顯示的監視器畫面中,確實他剛剛不斷鬼檔牆的位置有一條路,可他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手摸到的事實!

  蝙蝠俠從另一個通道去到了監視畫面拍攝的位置,紅頭罩在後台螢幕前站定位,他要看老傢伙撞得人仰馬翻!


  可惜不等他得意翹起嘴角,蝙蝠俠一點障礙也沒有地從那裡過去,連句廢話都沒跟他說。


  Jason驚訝地差點罵出WTF,雙手本來期待地舉在雙肩旁邊,突然頹喪地放下。

  「是是是,現在變成我是麻瓜了,很好我以後可以照鏡子而你不行!」他憤憤地指著監視畫面叫道。


  Bruce完全不理他,進到裡頭拍攝不到的房間。

  沒得到回應的紅頭罩開始搗鼓後台的系統,在電腦藍熒熒的一堆字中,找到了負責人的照片跟些許資料。


  「哈,老頭,我幫你找到明天得去開會的理由了~這間夜店的擁有人明天會出席會議~」現在只要把燈籠取下來,就能當作謀殺的證據。


  「你聽見我說話了沒?老頭?」

  無回應。


  Jason看一下時間,蝙蝠俠已經有三分鐘沒有跟他通訊了。


  紅頭罩才抬頭,就從介面中看到女鬼影像。

  「我操妳怎麼會在這!!」他的肩膀倏地抽動,「等等,妳在這的話——妳進不去?」


  女鬼在螢幕上搖搖頭。


  才剛搖完頭,夜店的警報大作,四處閃著紅色的光,Jason看回螢幕,女鬼已經不在了。


  「蝙蝠俠?」他對著自己的通訊吼著,「該死!回答我!」



  Bruce一進門便發現不對勁,裡頭是一個鐵皮搭出來的倉庫,光線不算明亮但能看清裡頭的人事物——人事物……裡頭有人。


  Bruce遠遠便一個被束縛在地上的熟悉男孩,曲著腿、裸著足,身邊佈滿了血跡——那是羅賓……

  ……是Jason……


  Jason身邊一個蹲下身去聽他說話、手握撬棍的背影,「嗯?你說什麼?」平常的問話聲音卻非常尖銳,『再說大聲點,孩子。』


  蝙蝠俠的腳步被釘在原地,這是一場幻覺,他非常明白,自己不能被幻覺帶出的影像給洗腦,可這個影像非常真實,就連那個背影抬起頭來的顯眼髮色也那麼清楚——


  『哼,真是沒教養!』小丑丟開吐了他一臉口水的羅賓,從懷中拿出手帕擦掉臉上的唾沫,『我應該好好教你禮節才對,』想了想,『不,我還是繼續打你好了~』


  「住手!!」Bruce衝了上去,明知道如果這是幻覺他肯定就中了圈套,他卻怎樣都無法直視Jason再次受摧殘……

  蝙蝠俠的計劃是握住那支舉高的撬棍,先阻止他再用最快的速度把小丑打到短期內不能行動,以帶Jason離開為第一要務——他不能再次從倒塌的鐵片木片中挖出他的羅賓,他不能……


  Bruce抓空了撬棍——或說它穿過了他的手,霎那間的錯愕過後蝙蝠俠另一隻手打算接住那即將打在羅賓身上的兇器,它還是穿了過去……Jason發出了悶聲,他的多米諾面具碎了一邊,露出眼球出血的眼睛,跟片體鱗傷都不服輸的面容……



  Jason動作迅速地在Bruce過去的那面牆上安好炸彈,他已經聽見警車靠近的聲音了,建築的守衛也開始在四處走動,可他顧不了那麼多,蝙蝠俠還在裡頭,一點通訊也沒有,如果不是他的追蹤器訊號還閃著,紅頭罩根本無法判斷他是否還在裡頭……


  砰一聲那面牆被炸開,他頂多只能搜尋裡頭十秒,然後就該離開了!

  紅頭罩衝進去,蝙蝠俠在裡頭,烏煙瘴氣中Jason吼了一聲他,只見Bruce面對自己跪下,彎身抱起了地上的什麼——什麼也沒有!空空如也!他彎著手肘向上看上去像在攬著什麼東西。


  「……Jason……」

  「???」紅頭罩在頭罩底下眨了眼,不是很明白老頭子現在是中了幻術還是接觸到致幻劑,或很倒楣的跑了半個地球還是碰到稻草人毒劑,「蝙蝠俠?」

  依舊無回應。


  然後紅頭罩聽見了厚底鞋奔跑的聲音,Jason衝了進去才要拖起地上的Bruce,就看見他背後那隔了兩層防彈玻璃外的紅色燈籠!

  Jason一咬牙,狠狠地扇了蝙蝠俠一個耳光,幾乎是在瞬間,他看見蝙蝠俠也咬牙了。


  「紅頭罩?」

  「門口給你!」


  蝙蝠俠很快就在朦朧硝煙中意會過來他的意思,衝去門外做疏通,Jason則對防彈玻璃做跟牆一樣的動作——他或蝙蝠俠本來該花點時間破解上頭的兩道密碼鎖的。


  Jason按下炸彈按鈕,再次砰一聲炸裂,防彈玻璃最麻煩的是它即使碎了也還是都黏在一起,紅頭罩盡可能地在角落踢開那片炸裂玻璃,把自己的頭罩丟進去再炸一次!


  第二聲爆裂過後第一面碎玻璃就比較好處理了,Jason從開了個洞的碎玻璃下方進到兩層防彈玻璃之間,於此同時蝙蝠俠也衝了進來……


  「你進來幹嘛?」話才剛落,只見門口的位置一支他熟悉不過的東西對準他們,「……那是火箭炮?」一間夜店的保全怎麼會有火箭炮?

  「趴下!」蝙蝠俠在外頭吼著,火箭炮於撞到碎裂的防彈玻璃轟地爆炸,凱夫拉包裹中蝙蝠俠基本上毫無損傷。


  「紅頭罩!」蝙蝠俠起身時只見一片火海,迷菸漫漫中紅頭罩被壓在被推開的防彈玻璃底下。

  「我……」Jason狼狽地咳著煙,「我還好……」


  Bruce鬆了好大一口氣,提昇過握力與抬舉力道的手套輕而易舉地掀開了沈重的玻璃,並將它往朝他們發射火箭炮的敵方丟過去。

  Jason從地上爬起,他的背部肯定要瘀傷大半。


  紅頭罩晃晃腦袋,火箭筒很貼心地在早已炸得有點碎的第二層防彈玻璃中開了一個口子,接下來只要遠距離弄熄燈籠就可以了!

  遠距離,當然了,蝙蝠家都是遠距離的天才——鉤索而言,紅頭罩對遠距離的武器又特別有研究,而且只要不是對著人的話,老頭子的潔癖還會稍微降低一點。


  Jason拔出他槍帶上的槍,由那個被破開的洞中朝燈籠射出子彈——砰!一發命中!紅色燈籠被打穿了個洞,裡頭的燈亮光被打滅。


  於此同時,警車也包圍住了夜店外頭。


×


  蝙蝠俠跟紅頭罩回到505跟515時天已經快亮了,Jason非常迅速地打包好所有的行李,Bruce控制好走廊的監控系統,他們兩個同時打開門,在三秒內把Jason的所有行李連同行李持有者全都運送到515裡頭再關掉控制。

  就在這個時候——地震了。


  晃得不是很大,但他們都同時感覺到有搖晃,然後就聽見有東西崩落的聲音……


  Jason看著那扇隔著他與走道的門,直覺是505裡頭那面牆在崩塌。


  「你相信風水嗎?Bruce。」

  「……」Bruce沒有回話,他的臉色並不好看,顯然也不想跟他討論風水問題。

  Jason轉過頭,蝙蝠俠正緊緊握著他的手,他們聽見了人員在走廊上奔跑的聲音、聽見了門外七零八落的交談聲,Jason卻滿腦子是他炸裂牆後蝙蝠俠跪在地上的姿勢……他的幻覺讓他抱著什麼?505裡頭兩位死者的其中一位?


  「老頭?」Jason出聲的時候Bruce將他摟了過去,「你在那間房裡頭看見了幻覺?」




-tbc-


應該要完結了……



评论(3)
热度(63)

© 白灰灰白 | Powered by LOFTER